暁の寺 暁の寺 评价人数不足

《暁の寺》

YoungSend
2018-04-14 19:21:23

在151页,暁の寺被用作唯識論的一个比喻,形容其繁复精密。在152页,三島将作为活着的活动的本质的阿頼耶識的活动比做滝的流动,这使我重新看待在春の雪和奔馬里就出现的重要的瀑布这一景象,清顕家的池中岛上的瀑布,瀑布口有一具黑狗的尸体,三輪山(?)里的一个瀑布,勲在瀑布下洗澡,本多看到勲腰间的黑痣。以及他在153页想及的他在印度中部的Ajanta石窟看到的两个瀑布。

虽然不是在这里第一次写,但觉得是读晓寺得来的一个启发,所以再记一次:“最近查字典时发现两对兄弟,因为是兄弟,我就有点记着,一对是釈迦和阿難(多聞第一),一对是無着和世親,后一对兄弟二人是唯識論的祖师。釈迦和阿難使我想到耶稣和小雅各,阿難既是佛陀的弟弟,又是佛陀十大弟子之一,小雅各同样,既是耶稣的弟弟,又是耶稣的十二门徒之一。”这使我想进一步展开宗教或学派和兄弟的有意思的关系。阿難的多闻第一,是因为他总是和佛陀呆在一起,亲耳听到佛陀的教诲最多,在佛陀去世后的第一次对佛经集结的讨论里,扮演了判断佛陀是否曾说过某段话的很重要的角色。小雅各是耶稣去世后的,耶路撒冷主教。我不知道小雅各面对保罗所提出的犹太人以外的人归信基督教时不用行割礼的提议是否支持或反对,但他大概是十分犹豫的(在《耶路撒冷三千年》里对这个场景有描写)。弟弟的角色,多了一种约束自我并维持维护(而不是发展)兄长的涵义。

第189页写道本多在御殿場买了一大块土地后的心情:微風に箱根の残雪の棘が含まれているこの春寒も、他ならぬ自分の庭の寒さであり、一面の芝生に印される二人きりのうすい影の寂寥も、他ならぬ自分の土地の寂寥であると感ずること、彼は私有財産制の奢りの実質を、初めて我が手に握ったような気がした。即使微风里带着箱根残雪的尖刺的春寒,那也是自己庭院的寒意,映在草地上只有两人身影的寂寥,那也是自己土地上的寂寥。当他这样想时,似乎才第一次掌握了私有财产制奢侈的实质。我读到这句话时,觉得自己是很想变成有钱人的,以及非常希望拥有自己的一户建。一户建和住在高层公寓楼里还是很不一样,土地和其他财产也很不一样。如果我有钱,我就买地,建房。我希望可以在日本的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买一块地,建一个房,我的物质上的最高人生目标!希望自己四十岁可以做到!像于进桑家那样。写到这里我又觉得不那么强烈地这么想了,我想象苏枕书在京都的家,拥有一个和室的小家更适合吧!再回东京想租一个带和室的房子,没有洋室也没关系,我想在和室里读书和睡觉!对苏枕书说的一句话印象极深,大意就是珍惜现在,因为现在的(满足)日子总是要很快结束。这种意识从我研究生期间极其珍惜寒暑假的读书时间起就刻在我体内了,周末和平日晚上尽量专注地读书,并非一种规划,只是源自不久会来到的卷入一种变化里的念头带来的紧迫感,虽说是紧迫感,却并不是焦虑的紧迫感。反而可以说是一种能使我不焦虑的紧迫感,今天过一个满足的一天,平静地等待第二天的来临,变不变都没关系。

虽然唯識論和神学大全我都完全不了解,但是与唯識論相关的重要人物,例如玄奘法师,会让我联想到托马斯·阿奎那。在《神学大全》的作者介绍里看到这样两个链表:教父哲学——奥古斯丁主义——神秘神学——柏拉图传统,经院哲学——托马斯主义——理性神学——亚里士多德传统。有点为自己的直觉开心了!

第220页形容讲完一套理论的今西时说他有一种“告白してしまった人間の卑しさ”,就是说善于利用坦白这一手段的人的一种卑小。三岛真的是非常非常敏感敏锐的人,张爱玲也是这样的人。我也曾意识到自己的坦白里有一种卑小在,就是突然发现坦白是一种很好用的工具。我自己有一个清楚的变化的脉络,大概是从大学开始,我意识到坦诚是一种能取悦自己取悦人的做法,同时我也就明白了其中包含的卑鄙。在我意识到这丑陋后,我觉得它成了让我羞愧的一个做法,我觉得我有努力地想要剔除它。同时,面对利用坦白这一手段的人,我也能很快地知道。归根到底,必须是只取悦自己的,而因为是只取悦自己的,也就不会有面对观众的虚伪幻觉了。想了想,三岛的这种戳人的刻薄,仅仅没有用在清顕、勲、本多三个人身上。聡子应该也没有。那么就是清顕、聡子、勲、本多身上。其他人,如松枝侯爵夫妻、梨枝、蓼科、飯沼、菱川、堀、槙子,则都对准了戳。

读到第334页的这一句:昔清顕が絶対の不可能にこそ魅せられて不倫を犯したのと反対に、本多は犯さぬ為に不可能を設えていた。なぜなら彼が犯せば、美はもうこの世の中に存在する余地がなくなるからだった。也许是受近来多个遭到性侵而自杀的年轻女性受害者的事情的影响,对三岛的这句话深有感触。这句话的意思是:曾经清显受到绝对的不可能的吸引而做了不伦之事,与之相反,本多为了不犯下这样的事而设置了不可能。因为如果他犯了,这个世界上也就不再有美存在的余地了。令人痛苦的是,这句话却像是在说结束自己生命的女性的生前的处境。我是一个男性,我能够做的是保持对侵害者的愤怒,以及对自己成为做出兽行的变态的任何苗头的反省和掐断。

读到第380页一句:今にして明らかなことは、本多の欲望が望む最終の物、彼の本当に本当に本当に見たいものは、彼のいない世界にしか存在し得ない、と言うことだった。只因为三島在这里用的「本当に本当に本当に」,也许是唯一一次。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暁の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