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性侵:从来就不存在一个思无邪的时代

胡大懒
2018-04-14 18:28:06

林奕含

其实我是个挺肤浅的人,找对象看脸,交朋友看心情,过日子看怎么舒服怎么来。所以我是一个会努力去规避与自己无关的负面情绪的人。上一次为“社会问题”伤脑筋大概是我高中时期赶上禽流感被隔离的时候,时隔九年,我再次感受到了这让我不舒服却无法忽视的话题、事件——性侵少女。

我不是最近才接触到这个让人割肤痛体的纯恶词汇,在大二的时候和辩论团的司马姑娘曾经就某纸媒措辞“嫖宿幼女”的事情激烈的讨论过,她当时言之凿凿样子,说:“性侵幼女就是犯罪,用嫖宿就是把幼女放在妓女的位置,这样的表述真的好恶心。”然后过不久,嫖宿幼女罪被取消了。大概就是那时候开始,我开始规避这样的话题,仅仅是谈论就让我感受到十分不适,每次谈论,都好像是一个全身半麻的人眼睁睁看着自己截肢一样。

可因为一本书,又让我重新正视了这些与“性侵”相关的内容。然后便

...
显示全文

林奕含

其实我是个挺肤浅的人,找对象看脸,交朋友看心情,过日子看怎么舒服怎么来。所以我是一个会努力去规避与自己无关的负面情绪的人。上一次为“社会问题”伤脑筋大概是我高中时期赶上禽流感被隔离的时候,时隔九年,我再次感受到了这让我不舒服却无法忽视的话题、事件——性侵少女。

我不是最近才接触到这个让人割肤痛体的纯恶词汇,在大二的时候和辩论团的司马姑娘曾经就某纸媒措辞“嫖宿幼女”的事情激烈的讨论过,她当时言之凿凿样子,说:“性侵幼女就是犯罪,用嫖宿就是把幼女放在妓女的位置,这样的表述真的好恶心。”然后过不久,嫖宿幼女罪被取消了。大概就是那时候开始,我开始规避这样的话题,仅仅是谈论就让我感受到十分不适,每次谈论,都好像是一个全身半麻的人眼睁睁看着自己截肢一样。

可因为一本书,又让我重新正视了这些与“性侵”相关的内容。然后便知道了:从来就不存在一个“思无邪”的时代!

一本书:《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书本封面半页鉴

当时陪弟弟去书店买书,那是顺手拿起来看的一本书,封面是旖旎的粉色,有一只迷蒙的小鹿,在渴慕溪水,或许是在草地上觅食,只是那草地或溪水,是沉泞的黑,背底的色是幽深的蓝。这是我现在才能说出的形容。刚拿的时候,只是觉得粉色的封面,可爱的书名,应该是一本欢快的言情轻小说。然而,我的愚蠢竟也是如此的肤浅。

全书讲述了两个故事,一个是伊纹满怀“爱意”在家暴中忍耐,最终失去孩子,从那坚韧的爱中脱离出来,重新拥抱毛毛——毛敬苑;另一个是13岁的少女房思琪,被补课老师性侵,在此种境遇中,反复缠磨自己,反复解脱又捆绑自己,最终发疯的故事。

两个故事中,还穿插了其他不难琢磨,但难以言说的人性之恶:将伊纹介绍给钱一维的张太太,“协同互助”的性侵老师团之一的女老师蔡良,缺席旷课了性教育的房家父母,叫郭晓奇“小三去死”的网友……

读完后,忍不住得想埋怨:这个世界怎么了?

【文段节选】

思琪说:“我已经脏了,脏有脏的快乐,要去想干净就太痛苦了。”

思琪还说:“我不能只喜欢老师,我要爱上他。你爱的人要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是吗?思想是一种多么伟大的东西!我是从前的我的赝品。我要爱老师,否则我太痛苦了。”

【自欺欺人,只是为了能够支撑自己活下去。】

李国华发现:“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连她都觉得是自己的错。罪恶感又会把她赶回他身边。罪恶感,是古老而血统纯正的牧羊犬。”

【这该死的万恶渊薮,这该死的对罪恶感的忠诚。】

思琪夜夜梦魇失眠,说:“老师,你这样南征北伐我,我的身体对床六亲不认了。”

【为什么要靠近床,那是孕育罪恶的地方。】

思琪的文学性不等于感性,她看着李国华心想:“她可以看到欲望在老师背后,如一条不肯退化的尾巴——那不是爱情,可是除此之外她不知道别的爱情了。……她只知道爱是做完之后帮你把血擦干净,她只知道爱是剥光你的衣服但不弄掉一颗纽扣。爱只是人插进你的嘴巴而你向他说对不起。”

【这爱的形状扭曲,没有着了象,却漏出了赤裸裸的肮脏。】

怡婷一口气把衣裤脱了,眼睛里也无风雨也无晴。“老师,你强暴我吧。”像你对思琪做的那样,我要感受所有她感受到的,她对你的挚爱和讨厌,我要做两千个晚上一模一样的噩梦。“不要。” “为什么?拜托强暴我,我以前比思琪还喜欢你!” 我要等等我灵魂的双胞胎,她被你丢弃在十三岁,也被我遗忘在十三岁,我要躺在那里等她,等她赶上我,我要跟她在一起。抱住他的小腿。“不要。”“为什么?求你强暴我,我跟思琪一模一样,思琪有的我都有!”李国华的脚踢中怡婷的咽喉,怡婷在地板上干呕起来。“你撒泡尿照照自己的麻脸吧,死神经病母狗。” 把她的衣服扔出门外,怡婷慢慢爬出去捡,爬出去的时候感到金鱼的眼睛全凸出来抵着缸壁看她。

【因为我们曾经一无所觉,所以我们永远一无所觉。弥补也需要被赋予权力,而我们都是无权力者。】

揭露李国华真相的郭晓奇,网友对她说:“第三者去死、还不是被插的爽歪歪、所以你拿了他多少钱……” 原来,人对他者的痛苦是毫无想象力的,一个恶俗的语境——有钱有势的男人,年轻貌美的小三,泪涟涟的老婆——把一切看成一个庸钝语境,一出八点档,因为人们不愿意承认世界上确实存在非人的痛苦,人在隐约明白的当下就会加以否认,否则人小小的和平就显得坏心了。在这个人人争着称自己为输家的年代,没有人要承认世界上有一群女孩子才是真正的输家。那种小调的痛苦其实与幸福是一体两面:人人坐享小小的幸福,嘴里嚷着小小的痛苦——当赤裸裸的痛苦端到他面前,他的安乐遂显得丑陋,痛苦显得轻浮。

【叫嚣着自己的痛苦,想要从世界处博得更多的同情和爱。可能量守恒说:给了你们这些无关痛痒的人,真正疼痛难言的人,要如何自处呢?他们唯有忍耐吗?】

伊纹说:“忍耐不是美德,把忍耐当成美德是这个伪善的世界维持它扭曲的秩序的方式,生气才是美德。……我们没有办法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诚实的人是没办法幸福的。”

【进过深渊的人,看不见彩虹。】

这样的一个故事,写的却全是真实。

对于此书的文学性,我一个肤浅的言情小说爱好者,不敢过多评论,只觉得这文学有切肤之痛,又有不可忽视的沉重。全书对于性和家庭暴力的描写,总让我有十分违和之感,明明里面所有的情感都是扭曲的,却偏偏努力去把人性塑造成“光辉”。关于爱,关于因为爱而忍耐的暴力,关于被爱,关于因为被爱而不得不接受自己的悲哀去爱。

我从没看过将伤痛写出阳光的文字,耀眼而又刺目的疼。我不能接受她用这么凄美的言喻来糟蹋自己,却又觉得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更好的文字能记录那些。

你有选择——像人们常常讲的那些动词——你可以放下,跨出去,走出来,但是你也可以牢牢记着,不是你不宽容,而是世界上没有人应该被这样对待。

——伊纹

两种情绪:挖心的痛苦,无能的愤怒

2017版封面

在书评中看到人们说:“为什么一定要等到人死了才开始在意他的痛苦。”

林奕含的逝去,让我们看见她的痛苦,可为什么还没有让我们看见那些濒临死亡的痛苦。逝者已去的故事听的太多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少一些负面的压力,多给生者一些发声的勇气。

在这种性侵少女的案例背后,我们感受最多的是“挖心的痛苦和无能的愤怒”,而这些对那些濒临枯萎的花儿,一点帮助也没有。

孙雪梅

最近看《奇葩大会第二季》,接触了两个人物。一位是在做“女童保护”的公益人孙雪梅,另一位是微博网红“科学家种太阳”。两个人,一个努力用行动去赋予女孩、少女坚强自保的能力;一个用剥离自己曾经伪善的外衣,通过讲述自己曾经差点化身禽兽性侵同学的事,去告诫女孩,有80%的罪恶,隐藏在亲戚,朋友的身上。亲近的人,也可能是潘多拉魔盒。

女童保护教了一句女孩自卫时说的话:“这里不能碰,你想坐牢吗?”这样简单的一句话,我从小到大没有学习过,我也没有教给自己的妹妹们。我们在性教育里曾经缺席,却不能永远旷课。我们不希望看见更多的房思琪,也不希望失去更多的林奕含。

去年的时候曾经看过《白夜行》,当时匆匆读完,就是当成了推理故事,可是现在想起来,全书的故事之始,是年幼的雪穗被亮司的父亲性侵。

人类的内心是一篇沃土,种仇,就会生恨,生怨,生千重梦魇,生万种业狱。整个社会白夜行,亮司和雪穗是彼此的光,那什么可以成为社会的光?是法?是人?

科学家种太阳说:每个人都有可能面临人性的深渊,我们每个人都是防止自己跌落的最后一道防线。

最近还有一个备受关注的事件:“高岩自杀”。高岩去世已经二十年了,现在有人开始为她声讨教授“沈阳”。具体细节已经不需描述,在这样的一个故事里,剧情大概就是一个年少女孩,一个年长的男人,巧舌如簧的欺骗,夺取比生命更沉重的尊严。

可能是相关的事情终于积累的太多了,可能是舆论发酵终于到了质量变的边缘,正义的声音真的很多。有很多听起来很有教育意义的题目:“要优雅善良,也要利刃和锋芒”、“要善良,但更要拒绝色狼”……

如果女孩,女生,女人,在罪恶发生之前,能够有力反抗,能够独立反抗,那真是一件好极了的事情。可造物主给了女人百炼钢化绕指柔的能力,却并不能让她在冶铁的熔炉中自我拯救。

百般叹息之后,能说的也不过是“女孩,一定要小心些,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不要随意亲近任何人。”

透明人:我都没有原谅他,为什么上帝可以替我原谅他

黑色记忆

前段时间姜思达主持的采访节目《透明人》采访了一个在“橙雨伞”反性侵组织工作的女生。这个女生是一位真实的性侵受害人,她不敢露出自己的脸,只是在马赛克后糯糯的说:“我是大陆版的房思琪。”

整个采访视频十分钟,却讲述了三个最重要的问题:

一是性侵70%发生在熟人之间,并公布了“女童保护”的一起调查数据,平均每天发生性侵大概是1,21起,每一起后面,大概还隐藏着7起不为人知的黑暗故事;

二是指出了性侵的本质“暴力和控制”,权利上的统治,不敢说,不能说,再叠加贞操观念对女性的束缚捆绑,逼迫她们丢了尊严,跪地苟活。

三是指出了性侵事件中亲近关系的立场,“父母并非一直站在子女这一边”,在社会关系,在族群关系中,面对施害者的地位,想想孩子可能不健全的心智,让他们总是想否认这种事实,或者说即使接受了事实,也不愿意声张。所谓的脸面和未来发展的选择,是这个社会给少女尊严遮羞布的最后撕扯。

我曾经听过很多家长说:“拐卖孩子的就应该判处死刑。”在他们没有孩子的时候,他们并不关注拐卖孩子的人会被判处什么刑法。那么性侵犯,到底应该被如何惩处呢?这不是我,或者是我们可以直接决定和选择的事情。但是,至少我们可以选择不原谅,选择不宽恕,选择趾高气昂的指责,选择歇斯底里的谩骂,选择不顾一切的诅咒。

这不是我们内心的狭隘和放不下,这是罪恶留在心底,而我们用力抹去的唯一证据。透明人中的女生说那个人在性侵她的那个期间内,突然沉迷宗教,然后在某个大型的宗教节日中去受洗了。受洗就意味着所有的罪恶被神所赦免。

可是她是怎么想的呢? 她说:“我都还没有原谅他,为什么上帝可以替我原谅他!”

人类,是自私且有限的。所以我们清楚的知道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应该得到没关系;不是每一种赎罪都可以被赦免。有些罪恶需要永远被人所鄙视和不耻,不是为了延续仇恨,而是为了以儆效尤。

就像是一朵花,被人打了一针,迅速的成熟并且凋谢了。

花儿般的女子都凋谢了,泥泞的罪恶沼泽为什么还没干涸。

全文至此,四千余字。谢谢你的耐心,我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只是看了书,看了个案,看了采访,看了太多的相关信息,然后十分疼痛,写了一堆质问,却也并不求结果。

写的过程中与一位学习法律的朋友深入的探讨过,当时我迷茫又颓废,对社会丧失信心,但总算是被劝醒。

我深知这社会不存在完美的法律,制度,规则,规范。但发生的每一个悲剧以及每一个被关注的个案,都是让人性和法理再次深度融合的契机。我无法感谢以此换来的社会发展,但我期待这个社会永远趋于完善,无限接近于至善至美。

以上文字仅为个人观点,欢迎探讨,无力辩驳。

备注:

1、 文中诸多选段,出自《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2、 女童保护的代表“孙雪梅”,微博网红科学家种太阳的言论出自奇葩大会第二季【现节目全面下线,能否观看还要等待结果】

3、 《透明人》第四单元第六期——采访性侵受害人。【该节目现在在微博还能找到观看,之后未定】

4、 文中所举案例:高岩自杀,暂无定论。

5、 关于“嫖宿幼女罪”:

嫖宿幼女罪(刑法第360条第2款),是指嫖宿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行为。1997年刑法修订,嫖宿幼女罪成为了单独的刑法罪名,与原来刑法中的强奸罪相区别。

2012年3月,全国妇联副主席甄砚认为设置“嫖宿幼女罪”不利于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呼吁废除嫖宿幼女罪。继2010年和2013年全国两会之后,2014年在两会期间孙晓梅第三次建议“取消嫖宿幼女罪”。

2015年8月29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删除嫖宿幼女罪的规定。

2015年10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确定罪名的补充规定(六)》,对适用刑法的部分罪名进行了补充或修改,其中删除原罪名1个,即嫖宿幼女罪。

公众号:胡大懒

微博号:Lazy_胡大懒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