媛忆曾虚幻 回眸已枉然

叶子
2018-04-14 看过

《一个人的朝圣2:奎尼的情歌》,初看来,全书绝大部分篇幅均是奎尼在病榻之中的执笔之作,想来叫做情书能更合适些,但作者却用了情"歌"……

此前的第一部是以哈罗德的视角,写他收到罹患癌症中奎尼的书信后一路徒步由南至北穿越整个英格兰的故事。一路脚下的颠簸崎岖,还有哈罗德一英里一英里之间,于己之心路的升华,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一抹炽亮的圆弧。而今读毕第二部,从奎尼的视角娓娓道来这一切的前因后果。读前本想着,又再来一条弧线,便可以闭合成一个完美的圆环。可谁想,奎尼的情歌是一簇黄金螺旋线,配合哈罗德有力的外延,螺眼便直指心间……

和第一部较为明快温馨的风格不同,奎尼的心路历程充斥着痛苦与逃避,还有那对于哈罗德的那种望而不可及的虚无,特别是奎尼在脑海中对于往事的脉脉诉说与现实中患病无法自理的强烈反差。

自从哈罗德"在文具柜里"找到奎尼,她的心里便"全部都是你"。然而哈罗德已婚的事实,还有那种"真正的绅士"的魅力,"哈罗德式"的微笑让她无法开口,最终她也还只是那个"只是副驾驶上倒着唱歌,吃薄荷糖的人"。二十年,奎尼自母亲那里继承的秉性:不断的逃离、抛弃,可无论怎样的"断舍离",海边的度假小屋也好,皇家舞厅的赝品水晶吊灯也罢,都没能从心底里把哈罗德的影像拽出去。

奎尼深深爱着哈罗德,这是真的,而他们两个永远不可能在不给予对方丁点伤害的情况下在一起,这同样也是无法改变的,于是奎尼选择把伤害留给自己。在啤酒厂,她便一次次地为哈罗德充当纳赛尔的挡箭牌,帮他留住工作,甚至最后为他定罪被辞退;同时她无意中结识了戴维,哈罗德的儿子,无法得到哈罗德的情感转移到了对戴尔的关照上。奎尼对于戴尔的无限容忍与迁就就好像毛姆在《人性的枷锁》中描写菲利普之于米尔德里德那种旁人无与理解的"爱护"。在米尔德里德不知是第几次的不辞而别之后,菲利普终于决心与她决绝;而戴尔深陷抑郁自缢而死的终了,也使得奎尼同哈罗德的纽带也几近完全断裂,于是,海滨小屋的逃离,疗养院,送葬人。

奎尼对于哈罗德那种全然不求回报的爱,那种大背景似的感情在两人相处的每分每秒都流露着,可惜哈罗德最终可能也不会知道。原想着第一册的结局美满感人,这一本也会续写那种温馨的结局,可情歌诉说的,却是如泰坦尼克和化蝶梁祝那般隔世之恋,现在的我,则真心地希望哈罗德永远也不要解开奎尼的手稿,留住自己的一点真心,继续坚强的走在路上,坚强的生活下去。

我想书中除了无处不在流淌着的忏悔与愧疚,也有着人们之间的小温馨,病房。在得知哈罗德要一路走来,奎尼病房里的所有人,无论是修女还是病人,虽然性格迥异,人生经历各不相同,还有各种奇奇怪怪的脾气。可大家却都是以自己的方式"咆哮着",为奎尼加油,为哈罗德加油,为自己和同伴的生命加油。他们都是危在旦夕的病人,也许今天睡前的晚安就是这一生的诀别,太多的灵车,送葬人的咖啡,吊唁的亲人,修女们看似麻木了,其实只是不愿再把心中的痛苦展示出来---还有其他的人需要她们微笑着送来营养奶昔,继续前进。有人说医院的墙壁比任何教堂都见证了更多的忏悔,奎尼和她特殊的朋友们在疗养院看着石竹花,盼望着哈罗德之角,数着芬妮的无数帽子,也在各自参悟着愈发珍稀的生命之意。

乔伊斯把它唤作《奎尼的情歌》是因为,这书中一切的往昔之忆,那些和"有着法文名字的修女"一起和打字机奋笔疾书的日日夜夜,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小时,全部都是奎尼在脑海中虚幻出来的。原来这一切只有奎尼一个人听到了,而现实中映射的却是一箱数量巨大的,密密麻麻布满铅笔涂鸦的纸张。奎尼的情歌,是奎尼用生命美好的二十年凝成的旋律,从心底向哈罗德吟唱起,她真挚而又让人惋惜的情,就像她在"信"的开头写的那样:必须要让你知道所有的事。奈何,世人再也无法窥视她那二十载而不竭的潺潺情爱,奎尼带着她脑海中翻滚澎湃的情歌去往了天边,或许那里她可以再次见到戴维,再次翩翩起舞。真的希望,这次,是她最后一次逃离……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一个人的朝圣2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人的朝圣2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