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 1984 9.3分

读书笔记

面包树下听宇
2018-04-14 16:41:29

1984

📜致将来或者致过去,致那个思想自由的时代,致那个求同存异、毫不孤独的时代——致那个真理尚存、历史无法被抹杀的时代:

从一个千篇一律的时代,从一个孤独的时代,从老大哥的时代,从一个双重思想的时代——向您致敬

📜思想罪并不导致死亡:思想罪就是死亡。

📜如果其他人都接受党强加的谎言——如果所有的记录都如出一辙——那么这个谎言就会被载入历史,成为真相。党的口号如是说:“谁控制过去,谁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谁就控制过去。”

📜“过去,”他想,“岂止是被篡改,实际上是被毁灭了。”因为,如果除了你自己的记忆之外不存在任何记录,你又如何确定哪怕是最显而易见的事实呢?

📜党竭力消灭人类的性本能,如果无法消灭,便要将其扭曲化、肮脏化。

📜如果他们不觉悟,就永远不会造反;如果他们不造反,他们终不会觉悟。

📜无产者并不需要强烈的政治观念。只要他们拥有最原始的爱国心,在需要他们延长工作时间或者降低供应定量的时候,唤起这种爱国心,让他们接受即可。当他们变得不满时,有时候他们的确会不满,但由于他们缺乏整体观,只能对显示琐屑的事情感到不满。那些真正的大

...
显示全文

1984

📜致将来或者致过去,致那个思想自由的时代,致那个求同存异、毫不孤独的时代——致那个真理尚存、历史无法被抹杀的时代:

从一个千篇一律的时代,从一个孤独的时代,从老大哥的时代,从一个双重思想的时代——向您致敬

📜思想罪并不导致死亡:思想罪就是死亡。

📜如果其他人都接受党强加的谎言——如果所有的记录都如出一辙——那么这个谎言就会被载入历史,成为真相。党的口号如是说:“谁控制过去,谁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谁就控制过去。”

📜“过去,”他想,“岂止是被篡改,实际上是被毁灭了。”因为,如果除了你自己的记忆之外不存在任何记录,你又如何确定哪怕是最显而易见的事实呢?

📜党竭力消灭人类的性本能,如果无法消灭,便要将其扭曲化、肮脏化。

📜如果他们不觉悟,就永远不会造反;如果他们不造反,他们终不会觉悟。

📜无产者并不需要强烈的政治观念。只要他们拥有最原始的爱国心,在需要他们延长工作时间或者降低供应定量的时候,唤起这种爱国心,让他们接受即可。当他们变得不满时,有时候他们的确会不满,但由于他们缺乏整体观,只能对显示琐屑的事情感到不满。那些真正的大的罪恶,他们反而注意不到。

📜一切都隐没于迷雾之中。过去已被抹掉,而抹掉这一行为本身又被遗忘,谎言就变成了真理。

📜他拿起那本儿童教科书,看一眼封面上老大哥的照片。老大哥那双有穿透力的眼睛也注视着他。好像有股巨大的力量压向你——那种力量刺穿你的头颅,恐吓你的大脑,迫使你放弃你的信仰,也几乎要说服你去否认那些说明你尚有知觉的证据。

📜对于上百万的无产者来说,彩票即便不是他们活下去的唯一理由,起码也是主要理由。这是他们生命中的欢愉所在,是他们愚昧的证明、止痛的灵药和大脑的刺激物。只要涉及彩票,那些平时不会读不会写的人就都能解开复杂的运算题,有着惊人的记忆力。

📜也许党的内部早就腐烂了,只有表面维持着光彩,它之所以煞费苦心地提倡艰苦朴素与克己奉公,不过是为了隐藏内在的罪恶。

📜“你听清楚了。你有越多的男人,我就越爱你。你懂吗?”

“完全理解。”

“我恨纯洁,我恨善良。我不希望在任何地方看到什么美德。我希望每个人都堕落到骨子里。”(温斯顿)

“啊,亲爱的,我太符合你的口味了。我自身就堕落透顶。”

“你喜欢做这事吗?我不是说单跟我,而是指这件事本身。”

“我热爱这事。”

这就是他最希望听到的话语。不仅出于一个人的爱,还出于动物的本能,那种简单、毫无差别的欲望,那是一种能将党摧毁的力量。

📜他扯开盖在她身上的制服,仔细观赏她洁白如玉的肉体。他想,要是在以前,男人看女人的身体,动了欲念,就这么简单。可如今,既没有纯洁的爱情,也没有真正的欲念。没有任何感情是纯粹的,因为任何事情都会掺杂着恐惧与仇恨。他们的拥抱是一场战斗,高潮就是一次胜利。这是给党的当头一击。这是一次政治行为。

📜党之所以要提倡禁欲,不单单因为性本能可以开辟另一番天地,完全不受党的控制,所以只要有可能,性就必须被摧毁。最重要的是,对性的压抑能够导致人产生歇斯底里的情绪,而这样的情绪经过诱导与刺激很容易转变为对战争的狂热与对领袖的崇拜。

📜“做爱时,你耗尽了力量,而后,你会感到欢愉会,对任何事情都无所谓了。他们无法容许你有那样的感受。他们要让你时刻保持充沛的活力。所谓的游行示威、欢呼呐喊、挥舞旗帜,这些只不过是被压抑的性的另一种宣泄方式。如果你真的心中充满无限欢乐,你还会在乎老大哥吗?还会为了三年计划、两分钟仇恨会或者其他混蛋的破烂玩意儿感到兴奋与激动吗?”

📜这番话说的太有道理了,他想。禁欲与政治的正统性之间,的确有一种密不可分的直接联系。因为,如果不是有被压抑的强烈的性本能作为动力,还有什么办法能够将党所需要的党员的这些仇恨、恐惧与盲目维持在一个合适的水平呢?性冲动对当来说是极端危险的,党必须加以利用。

📜但党所做的最可怕的事情是让你相信,单纯的本能冲动或者感情毫无意义。

📜“这是他们唯一无法做到的事。他们可以迫使你说任何话——但是他们无法强迫你相信这些。他们不能钻进你的内心。”

📜他想到那永无休止的电屏幕。虽然它夜以继日、不眠不休地监视着你,但如果你头脑清醒,你就可以战胜它。

📜从长远来看,等级社会必须以贫困和无知作为基础才能维持下去。

📜有史以来,约自新石器时代结束以来,世上的人可分为三种:上等、中等和下等。这三种人又可各自往下细分,他们被冠以无数各不相同的名字,他们的相对人数与他们对待其他人的态度因时而异,但是社会的基本结构从未发生过改变。即使经历大动荡或似乎无法逆转的改变,这个模式总能自我恢复到原样,就像陀螺仪一样,无论你将它推往何方,最后总能保持平衡。

这三类人的目标永远无法调和。上等人的目标是维持他们现有的地位。中等人的目标是夺取上等人的地位。下等人,如果他们还有目标的话,那就是要消除一切差异,建立一个完全平等的社会。因为下等人终日为生活所苦,奔忙劳作,无瑕他顾,偶尔才会注意到自己日常生活之外的事情。就这样,轮廓大致相同的斗争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贯穿着整个历史长河。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上等人的权力似乎牢不可破,但迟早会有这样的一刻,他们或是对自己丧失了信心,或是对他们能够进行有效的统治丧失了信心,抑或二者兼而有之。这时中等人就会标榜为自由和正义而战,将下等人拉入自己的阵营,一起推翻上等人的统治。一旦他们的目的达成,原先的中等人就会将下等人踢回他们之前的被奴役地位,自己摇身一变成为上等人。不久,一个新的中产阶层就会由其他两个等级中的一个或者两个中分离出来而形成,于是新一轮的斗争开始了。这三个等级的人中,只有下等人从来没有片刻地实现过他们的目标。如果说从古至今,整个历史中从未有过物质上的提升,那也未免有点夸大其词。即便在现在这个衰退时期,一般人较几个世纪前人们的生活水准也要高出许多。但是不论是财富的增长、统治的温和、社会变革抑或是流血革命,都未曾使人类接近完全平等一步。从下等人的观点来看,历史的变迁顶多意味着掌权者的名字变化而已。

(看完这段话流下了绝望的泪水,原来早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奥维尔就已经把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则看得这么透彻了。自己恍恍惚惚活了二十多年,今天才明白,作为这个世界的下等人中的一员,一直被玩弄于股掌之间而不自知。)

📜中等人总是打着平等的旗帜去闹革命,一旦用武力推翻以前的暴政,他们自己就建立起新的暴政。

📜一如往常,中等人将上等人推翻,变成上等人;但是这次新的上等人有了长远的谋划,他们要永远盘踞高位。

📜电视的发明,以及使同时发送与接收变得可行的技术的发展,彻底宣告了私生活的终结。

政府不仅能够强迫民众完全服从国家意志,而且能使其在所有问题的看法上保持绝对统一,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他们早就认识到,使寡头政治稳定的唯一基础就是集体主义。财富和特权如果是部分人共同所有,保卫起来就更加容易。本世纪中叶叫嚣得震天响的“取消私有制”,其根本意义就是将财产集中到少数一批人手上。

📜统治集团只有在四种情况下才会被推翻:被外来力量征服;管控不严;民众起来造反;疏于防范,任由一个对现实不满的中等阶层出现并强大;自身丧失了统治的信心与意志。

📜寡头政治的真正意义不在于父子传承,而是死者加诸生者的某种世界观与生活方式的延续。

📜篡改历史最重要的原因是确保党的一贯正确性。

而且要使党的预言在任何情况下都是正确的。这还需要确保党在理论上或者政治关系上从未发生过任何变化。如果党承认自己改变过思想或者修改过方针政策,那就相当于承认自己有缺陷。

📜在我们的社会中,最洞明世事的人往往也是对现实世界茫然无知的人。通常说,了解越多,越容易迷惑;越是聪慧,头脑越发糊涂。一个明显的例证就是,社会地位越高的人,对战争越是歇斯底里。对战争的看法最接近理性的是那些居住在争夺地区的人。对他们而言,战争不过是一场连绵不绝的灾难,如潮汐一般,在他们身上来了又去。至于哪一方会取得胜利,他们漠不关心。他们很清楚,改朝换代仅仅意味着他们为新的主人做同样的工作,而新的主人待他们也一如从前,没有任何差别。

📜头脑的清醒无法用数字来统计。

📜你们已经死去,未来属于他们。

📜这一记闷棍起码解答了一个问题。不论什么原因,你绝不会希望增加自己的痛苦。在遭受痛苦的时候,你只有一个希望,那就是停止痛苦。天底下没有什么事情比肉体折磨更令人难以承受了。在痛苦面前没有英雄,他徒劳地捧着被打残的左臂在地上痛苦地翻滚,一遍又一遍地这样想。

📜所以,温斯顿,你必须停止幻想后代会为你平反昭雪。后世人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存在。你在历史洪流中的所有痕迹都会被擦的干干净净。我们会把你化为乌有,让你永远消失。你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登记册上不会有你的名字,活着的人不会记得你。过去没有你,将来也不会有你,你被消灭了。你从来没有存在过。

(读到这段,心中伤感之情油然而生,历史上曾经有过多少人被这样抹去了痕迹,他们为了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付出了一切,而我们却连他们曾经存在过都不知道💔)

📜他知道奥布莱恩接下来会说什么:党不是因为自身的利益而追求权力的,党只是为了民众的利益。民众都是些软弱无能的可怜虫,不能忍受自由,也不敢面对事实,所以他们必须被更强大的人统治,对他们进行有计划的欺骗。

📜人类面临两个选择:幸福或者自由。面对大多数人来说,幸福比自由好的多。

📜党是弱者永远的监护人,是具有献身精神的一批人,他们作恶是为了美好的终究到来,他们牺牲自己的幸福是为了他人的幸福。

(虚伪)

📜“现在我来明白告诉你这个问题的真实答案是什么。答案是:党追求权力完全是因为它本身。我们对别人的利益没有兴趣。我们只对权力感兴趣。财富、物质享受、长生不老或者幸福的生活,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诱惑,权力,我们只对纯粹的权力感兴趣。纯粹的权力到底是什么意思,很快你就会明白了。我们与以前所有的寡头政治都不同,那就在于我们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其他所有的寡头政客,哪怕那些跟我们看似相同的人,也都是些懦夫和伪君子。德国的纳粹党和俄国的共产党在方法上与我们非常相似,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勇气承认他们的动机。他们假装,也许他们自己也真的相信,他们夺权是逼不得已,他们掌权的时期不会太长,不久就会出现一个自由平等的天堂。我们与他们不一样。我们很明白,没有人夺取政权是为了之后主动放弃。权力不是手段,权力就是目的。建立专政不是为了捍卫革命,而进行革命就是为了建立专政政权。迫害的目的就是迫害。拷打的目的就是拷打。权力的目的就是权力。现在你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一个人要怎样才能完全控制另一个人呢?”

‘通过令他受苦。’

“一点儿也没错。通过令他受苦。单是服从远远不够。除非令他受苦,否则你怎么知道他是遵从你的意志还是听从他自己的意志?权力就在于要使人痛苦,使人感到耻辱。权力就是要将人的思想撕得粉碎,然后再按照你需要的模式重新组合起来。”

📜“那么,你现在开始明白我们要创造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了吧?这种世界,正好与以前老派改革家所构想出来的愚蠢、享乐的乌托邦完全相反。一个充满恐惧、背叛、折磨的世界,一个践踏与被践踏的世界,一个臻于完善却越来越冷酷无情的世界。在我们这个世界,进步就意味着痛苦的升华。以前所有的文明都爱标榜自己是建立在博爱或公正的基础上的。我们则建立在仇恨之上。在我们这个世界中,除了恐惧、狂暴、得意、自我贬低之外,人类再不会有别的情感。其他所有的情感都会被我们摧毁。实际上,我们已经将革命前遗留下来的思想习惯彻底更改了。我们隔断了父母与子女、人与人、男人与女人之间的联系。丈夫不敢信任妻子,父母与儿女之间互不信任,朋友之间的信任与友谊不再。而且到了将来,根本不存在妻子和朋友这样的定义。孩子一生下来就会被从母亲身边带走,就好比我们将鸡蛋从母亲的窝中拿走一样。性本能将会被消灭。生殖行为将会变成一年一度的手续,就好比每年得重新签发配给证一样。我们会消灭性高潮。我们的神经病学家已经着手研究这个课题。除了对党的绝对忠诚之外,任何忠诚都不存在。除了对老大哥的爱之外,任何爱都不存在。除了在打败对手的时候,不会在其他时候看到笑容。没有艺术,没有文学,没有科学。当我们无所不能时,科学就无用武之地了。美和丑也没有分别。没有好奇心,也没有生命行进的欢愉。其他所有的乐趣都不复存在。但是始终——不要忘了这个,温斯顿——对权力的迷醉始终存在,而且会越来越沉醉,越来越细腻微妙。时时刻刻,你都能享受到胜利者的快感以及践踏无还手之力的敌人的快感。如果你要构想关于未来的图画,就想象一只皮靴踩踏在一个人脸上吧——永永远远。”

(这段文字想起了之前看的一部美剧《使女的故事》)

📜这是一个恐怖的世界,这也是一个狂欢的世界。党的力量越强大,就越发不能容忍异己。反对的力量越弱,相应的镇压手段就越严酷。

📜文明是不可能建筑在恐惧、仇恨和残酷之上的。这样的文明不可能持久。它没有生命力。它会土崩瓦解。它会自动灭亡。

📜他在日记本上放了一粒灰尘,自以为很谨慎,可是他们也在看完日记后小心地将灰尘放回原处。

(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句话。)

📜我们坚信下述真理不言自明:人人生而平等,具有造物主所赋予的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自由与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民创造了政府。而政府之正当全力来自人民的认可。基于此,一旦任何政府背离这些目标,人民就有权利改变或者废除它,再组建新的政府《独立宣言》

之前就听说过这本大名顶顶的书,所以大一的时候就买下放在书架上了。第一次读,读了50多页,不知所云,弃。第二次读,读了100多页,无感,弃。经历了2017年,在2018年的四月开始看这本书,这才领会到这本书为什么这么神了,和大多数人一样,看书的过程绝望,恐惧,失落,愤怒。一本写于20世纪上半叶的书,却在20世纪下半叶的某个国家将书里的情节一一还原。就在昨天,微博管理员才发布了一条通告,把黄暴和同性恋相提并论,今天,一篇名为《渣浪你好,我是同性恋》的文章迅速被删,让我想起了《1984》的开篇:这是一个清冷的四月天,钟刚刚敲了十三下。这本书有太多太多让我陷入深思的话语。阅读这本书应该也会成为我整个大学期间难以忘记的体验。奥威尔说:

文明是不可能建筑在恐惧、仇恨和残酷之上的。这样的文明不可能持久。它没有生命力。它会土崩瓦解。它会自动灭亡。

文明如此,一个政党亦然。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1984的更多书评

推荐1984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