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年30+

太阳夏
2018-04-14 13:54:16

图书馆里偶遇的书。几天前看完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习惯了芥川短小精悍的文风,再来看《三十岁的女人》, “德”开头的长人名让我“名盲”,大段的风景描摹让我厌倦,繁复的场面渲染让我出戏,历史背景的注脚让我头晕,初读时,有种华而不实之感,也有种憋闷受阻、气血不畅的感觉。后来看到知乎上有人说“巴尔扎克的小说开头像笨拙的女佣人在潮湿环境用火柴点柴火,划了好多次都失败了,就在她没有耐心的时候成功了,火焰照亮了整个房间。”觉得满贴切的。

《欧也妮葛朗台》在手机上看了一半,就像惊叹100年前那个“恶夫、恶子、恶父”的“傻子”芥川写下的文字能让100年后的我“心有戚戚焉”一样,那部巴尔扎克写于180多年前的、与我没有半干子关系的“法国资本主义建立初期”的作品也get到了我的某个点。所以在图书馆里一眼相中了老巴的这本书。果真纸质版的读书体验是手机不能比拟的,《欧也妮葛朗台》还没看完,《三十岁的女人》已经看完了。

作为一个30+的女性,首先是被书名吸引的。如前所说,最初开篇没有读下去,翻到目录,以为是一个个的短篇,就挑拣了主打篇《时年三十岁》来看。哇,一读,真真是金句连篇。描写的也是爱情最美好的阶段,引而不

...
显示全文

图书馆里偶遇的书。几天前看完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习惯了芥川短小精悍的文风,再来看《三十岁的女人》, “德”开头的长人名让我“名盲”,大段的风景描摹让我厌倦,繁复的场面渲染让我出戏,历史背景的注脚让我头晕,初读时,有种华而不实之感,也有种憋闷受阻、气血不畅的感觉。后来看到知乎上有人说“巴尔扎克的小说开头像笨拙的女佣人在潮湿环境用火柴点柴火,划了好多次都失败了,就在她没有耐心的时候成功了,火焰照亮了整个房间。”觉得满贴切的。

《欧也妮葛朗台》在手机上看了一半,就像惊叹100年前那个“恶夫、恶子、恶父”的“傻子”芥川写下的文字能让100年后的我“心有戚戚焉”一样,那部巴尔扎克写于180多年前的、与我没有半干子关系的“法国资本主义建立初期”的作品也get到了我的某个点。所以在图书馆里一眼相中了老巴的这本书。果真纸质版的读书体验是手机不能比拟的,《欧也妮葛朗台》还没看完,《三十岁的女人》已经看完了。

作为一个30+的女性,首先是被书名吸引的。如前所说,最初开篇没有读下去,翻到目录,以为是一个个的短篇,就挑拣了主打篇《时年三十岁》来看。哇,一读,真真是金句连篇。描写的也是爱情最美好的阶段,引而不发的、思绪万千的、百般矛盾的、患得又患失的、热切又矜持的、强烈烈而又怯生生的、战战兢兢而又心潮澎湃的、顾虑重重而又妙不可言的阶段。看着男女主从好奇、暧昧,到试探、钟情,到挣扎、痛苦,到沉默、嫉妒,再到感动、热泪,“双双进入爱情的天堂”,在“纯洁、羞怯的亲吻”中激动不已,最后在“愚蠢到了极点”的丈夫打岔中结成“犹如刚杀人的两个强盗之间”“可怕而且牢固”的联盟。这个短篇,瞥见一点“大导寺信辅”体会到的书本上的女性美,“透过阳光的耳朵”和“落在面颊上的睫毛的影子。”《廊桥遗梦》《失乐园》《昼颜》和周笔畅的《隔墙花》,甚至是杨绛先生的《洗澡》,描画了一种“被礼法隔离,却被天性结合”的“不倫の恋”。作为一个30+的女性,我不反感此类作品。

虽然看完已经很晚了,但还是忍不住翻了下一篇《上帝的旨意》。开篇又是大段的风景,直接跳过,开始看情节,一直看到“两三年之后”,才赫然反应过来,这不是《时年三十岁》男女主的sp吗。第二天再回过头来看《最初的失误》和《埋藏心底的痛苦》,感觉像看了一个前传。最后看了《两次相遇》和《一个有罪母亲的晚年》,那就是续篇和最终回了。看了介绍才知道实际上是老巴不同时间发表的六个短篇,在收入《人间喜剧》时统一了六个故事的主人公姓名,组合成《三十岁的女人》。怪不得,谈不上“无缝连接”,中间存有空白和矛盾,但想想看,人生不也这样吗,记忆也是不连续的、存有空白的,自相矛盾的地方,更是俯拾皆是。

在读《假情人》的时候,心中始终萦绕着豆瓣书友说的“禁欲系”。如此“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的男主,原来不是古言和都市言情的专利啊。最后的结尾,姑且叫“反转”吧,是我这个30+的女性读者喜闻乐见的,毕竟“哪位女子一生中有过这样离奇的遭遇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十岁的女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三十岁的女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