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的人性

shimmer
2018-04-14 13:02:39

失明症漫记这本书讲述了当失眠成为一种流行病,散布在整个城市中时,城市中的人们的生存状态。

故事的开始是一名开着车的普通人,他在红绿灯时,突然感觉到眼前只能看见牛奶一般的海洋。他失明了,而他的失明和其他人眼前出现一片黑暗不同,他的眼前是全白的。

随后,一名行人搀扶她回到了家里,却开走他的小汽车。

他的妻子陪同他去诊所看了眼睛,但是完全没有得到任何有益的结论。

随后失眠症像一种流行病一样开始在城市中蔓延,比如说搀扶他的行人,为他治疗的医生以及在诊所里看病的其他患者,都陆续发现自己的眼睛蒙上了一层牛奶般的白雾。

越来越多的失明症患者人数,引起了政府的关注,政府就在一个工厂开设了一个隔离区。 它主要分为两块,那一边是关已经确认的患者的区域,另一边则是可能已经被感染的一些市民的区域,他们之间有一个中间地带。并且政府认为,如果说在受感染的人中间出现了眼睛已经瞎掉的这样的情况,他那边的人自然而然的就会把他踢出去,从而自己会到已经失明的患者的那一边,就不用他们费心费力了。而他们派出了几个士兵来把守这个地方,而会在一日三餐的时候,给他们提供一些食物,同时防止有人迈出警戒线

...
显示全文

失明症漫记这本书讲述了当失眠成为一种流行病,散布在整个城市中时,城市中的人们的生存状态。

故事的开始是一名开着车的普通人,他在红绿灯时,突然感觉到眼前只能看见牛奶一般的海洋。他失明了,而他的失明和其他人眼前出现一片黑暗不同,他的眼前是全白的。

随后,一名行人搀扶她回到了家里,却开走他的小汽车。

他的妻子陪同他去诊所看了眼睛,但是完全没有得到任何有益的结论。

随后失眠症像一种流行病一样开始在城市中蔓延,比如说搀扶他的行人,为他治疗的医生以及在诊所里看病的其他患者,都陆续发现自己的眼睛蒙上了一层牛奶般的白雾。

越来越多的失明症患者人数,引起了政府的关注,政府就在一个工厂开设了一个隔离区。 它主要分为两块,那一边是关已经确认的患者的区域,另一边则是可能已经被感染的一些市民的区域,他们之间有一个中间地带。并且政府认为,如果说在受感染的人中间出现了眼睛已经瞎掉的这样的情况,他那边的人自然而然的就会把他踢出去,从而自己会到已经失明的患者的那一边,就不用他们费心费力了。而他们派出了几个士兵来把守这个地方,而会在一日三餐的时候,给他们提供一些食物,同时防止有人迈出警戒线。

为了更好的照顾医生,那医生的妻子假装自己也得上了失明症,住到了隔离区中,在隔离区中还有几个主要的人物,比如说一个戴墨镜的平时从事卖淫服务的一个女士,那还有一个是曾来诊所看病的一个斜眼小男孩,但是他妈妈没有医生的妻子那么样的想法,于是他是一个人来到了这里,还有第一位失明者,他的妻子,以及偷车贼。刚开始的时候,大家虽然害怕,但是并没有意识到会非常的黑暗,众人的生活状态同进来之前也相差不是很远。比如说偷车贼的手,仍然不是很干净,他就去摸那个戴墨镜的女人的胸部,结果能戴墨镜的女人就很生气,就把她的鞋扎进了他的大腿当中。但在这几乎全是由盲人组成的群体当中,他们没有找到任何的消毒工具,以及止血布,也就没有能为偷车贼进行相应的比较合适的处理,所以最终在几天之后,偷车贼因为感染而濒临死亡,他又由于爬出去而被士兵打死。

情况开始变得越来越糟糕,比如说永远吃不饱的饭,在没有人看得见的世界里,失去了自尊的人们到处的排泄物, 维持尊严成了这个世界当中最困难的事情。未能拿到食物,他们尝试和士官们谈判,可是士兵们无动于衷,甚至甚至因为在放食物的时候看到了一些患者而开枪,从而射杀了大量的盲人。

而某人为了争夺食物,开始侵入受感染者的地盘,几百个受感染者,无一例外全部成为了盲人,最初的宿舍中也因此住入了一个患白内障的老人。

这时出现了一位持枪的盲人,他成为了这个地盘的首领。他以枪作为威胁来抢夺分到的食物,并且要求每个宿舍的人要把他们值钱的东西全部都交过来,按照交东西的价值来决定他们可以分配到的食物的多少。这种趋势愈演愈烈,从要有价值的东西到了要女人。属于你所在的宿舍,要求其他宿舍的成员中的女性全部都要到他们宿舍来,相当给他们轮奸。失去了自尊的人们,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所有的女性基本几乎都同意了一个建议,那即使提出反对的男性也被其他人指责是以大家的牺牲来换取自己的利益。医生的妻子尽管能够看得见,但也别无他法,而依然是给首领进行了口交。第一宿舍的一名女性,在被轮奸之后直接死亡。在第二宿舍的女性遭受同样的命运的时候,医生的妻子忍无可忍,使用一把剪刀杀死了首领,当时正在给首领进行口交的那名女子表示,将誓死追随着医生的妻子。然而当这些女性被拯救出来之后,当回到宿舍之时,医生的妻子却没有被当做是拯救者的一个角色来对待,反而是被认为是破坏了这样的一种平衡。一些男性指责说,本来他们可以通过出卖自己肉体的方式来换取食物,这再好不过,那么现在这样刺杀首领之后,食物的问题更加难以解决,甚至有人提出说要把饿证明杀死首领的女人直接送到首领的宿舍去来赎罪,从而来让他们能够获得足够的食物。这是患白内障的老人站出来制止了这个肮脏的想法,并指出这是他们最后的尊严的保存方式。

原首领所在宿舍的盲人会计成为了新的首领,持有枪械。而该宿舍的成员将床垫挡在门口,为了防止其他宿舍的人进来抢夺他们的食物。 而其他宿舍的人急于寻求食物的一个目的,然后自愿组成了一些志愿者来进该宿舍抢夺食物,结果死伤了大约两三人。后来在首领被杀死时为其口交那名女子,放了一把火,烧掉了那个宿舍。整个隔离区成了一个火海。哦,有什么病史之说,被火烧死,不如被子弹打死,失望能够逃出这个隔离区儿,或者如果不行的话,就直接被士兵的枪打死,让他们发现士兵已经不在了,是因为整个城市的人都已经患上了失明症。

第一宿舍的人逃到了这个充满着恶臭的城市之中,发现街道上的混乱,并没有比隔离区好多少。他们首先去到了戴墨镜女子的家中,而她是希望我去寻找她的父母,没有看到她的父母,却看到了之前楼上的一名老太太,他表示这幢房子中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了,他现在是以吃生肉为生的。

医生的妻子前往超市去为他们寻找食物,发现超市的东西已经被盲人们所一抢而空,他发现了还有个地下室中并没有人去过的痕迹,于是他只身前往地下室,搜集到了一些食物之后离开。因为希望把该地点作为他们比较长久的一个食物的来源,所以他并没有把,地下室还有食物的消息告诉在场的盲人,那,闻到味道的盲人都来追逐它,它就使劲跑,最终终于和其他的人汇合。

一群人最终来到了医生的家中,那作为唯一一个能看得见的人医生的妻子为他们安排起居,然后在一次下雨当中几个女人就是在阳台上洗净了之前肮脏的衣物以及事他们的身体。

医生的妻子带着一两个人再次前往超市的地下室去寻找食物,没有想到,由于他当时的一个失误呢,那整个地下室已经充满了去追寻食物的盲人,而且都已经是死尸的状态,他感到胆战心惊。

最后在一个晚上,而且第一个失明的盲人,在睡梦当中突然恢复的是他的视力,那其他的人也依次恢复了视力,而医生的妻子面对着这整个苍白的天际,却感慨,这其实大部分人还是在失明。

我首先想说的是人性,那其实在这里面,我觉得对人心的刻画非常的深刻,基本上没有一个人是非黑即白的。或者在这个场景当中,其实人性的层面,更多的被兽性所替代。比如说其中刻画得最多的医生的妻子,虽然说他在这其中只是像一个引领着大家往前进的一个女神一样的形象,但是他其实自身有非常多脆弱的,甚至说有一些阴暗的层面。比方说,他在去超市的地下室拿完食物之后,并没有告诉其他的盲人,那虽然说他通过了其他各种借口,比如说如果告诉他们的话,可能会引发踩踏事件,这样的一些理由来安慰自己,但是其实他后来也说,他知道这些,其实只是借口而已,他是希望自己和在乎的人能够生存下来。又比如说,他在这其中,作为一个唯一能看得见的人,却并不是一个最幸福的人,甚至我觉得他是一个最不幸的人,因为他不仅要感受这样的,而人性的一个残忍,他甚至要亲眼看到这样一个人性的龌龊和残忍,而且他不可以不看。他之前一直不愿意告诉其他的盲人自己是能看得见的,就是因为这种责任其实是非常巨大的,一个人很难成为其他所有人依赖的一个源泉。他在看到地下室的饿尸横遍野的情况的时候,整个人瘫软在地,仿佛死了一般,其实我对就能反映出他内心巨大的一个无力感,甚至是比其他的盲人更加的无力。

我觉得对人性的批判必须要建立在一个而有特定社会秩序的一个基础之上的。就宏观层面,有些人会觉得说这部作品可能是批判了一个社会的黑暗,政府的一个冷漠无情,但其实而如果设身处地的想的话,如果我们被放到一个这样的境地之下,那社会政府其实并没有更加好的处理方法。那在微观层面的话,其实,嗯,我有一个点特别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在第一宿舍的时候那医生就在某天晚上和戴墨镜的女子进行了性交。而妻子在旁边却没有任何的伸缩,感到欺骗,感到生气的这样的情绪,只是觉得很悲凉,很无力。放在正常的一个这样的语境之下,可能无法理解,但是在当时这样一个特定的任何人都看不到希望,依靠着自己最本能的想吃东西,想性交这样一个基本的一个需求的层次来看的话,其实也批判不了什么。只能为人性的脆弱所哀叹罢了。

嗯,我觉得文明也是一件非常脆弱的事情,当所有的人都失去了视力之后,比如说像我们之前的之前所认为,非常牢固的文明,比如说音乐那写作其实都变成一件非常虚无缥缈的东西。比如说他们在隔离所的时候,患白内障的老人怎么带台收音机,但是却没有人,几乎没有人赞成说用这台收音机去听音乐,而大家更想要的是了解外面的动态,他们希望的最终还是自己有一天能够最基本的生存下去,而不是说获得更高的一个艺术上的体验。

在这样的一个境地之下,我觉得人和人的差距被很大程度的磨平了,只有少数的一些特质被还能够显现出来。偶然性更趋向于向自己内在的兽性妥协,比如说,嗯,要求女性为他们提供性服务的那群男性,比如说,希望把医生的妻子所供出去的那一些可耻的男性,比如说,为了怕被感染,而是我杀了大量盲人的士兵。每个人做事的目的已经不是说为了保持自己的尊严,而是只要能够存活下去就可以了。嗯,书中仅闪现着少量的一些两只的出现的瞬间,比如说是患白内障的老人为医生的妻子所挺身而出。老师说,如果这部小说中没有医生的妻子,这样一个能够看得见的人的存在的话,而我认为这个社会真的将会变成原始社会那样弱肉强食的存在,比如说像戴墨镜的老人这样的一个角色,其实我觉得根本就不会赢得大多数人的一个赞同,反而他可能会成为一个替罪羔羊。所以在我看来,这部小说其实在极端的环境下依然保持这一点乐观的态度吧。

这篇小说语言我觉得非常值得说一说,那首先是他的所有人物都没有任何的名字出现,而都是以比如说第一个失明者,医生,医生的妻子,这样一些概括性的词语出现。而我觉得这个就体现在他所说的,当人们失明之后,他们的名字,他们的自身已经不复存在了,他们只是成为了一个,生存着的东西,这样的一个层面的存在。

另外它的后半部分基本上是没有说分段这样的形式,就比如说是一大段,然后其中有穿插着不同的人的话语,比如说饿得吧嗒吧嗒,然后a说,b说,那甚至有时候这个谁说的这几个字都不是很明显,你可能会根本看不出是到底这句话是谁说的,只会觉得非常的混乱,而这种混乱,我觉得就反映了当时的环境,心境,这样的一种混乱,这种混乱其实就能够很生动地被你体会到。

书中也有好几个让人感觉比较感动的点,比如说戴墨镜的女孩最终和患白内障的老人走在了一起,尽管在失明之后,那种当时悲惨的境遇,而特殊的感情激发的一个来源已经不复存在,但是他们仍然选择拥抱彼此。

比如说当戴墨镜的女孩,为自己提额,偷车贼一角而导致其感染死亡的时候,拿医生的妻子就安慰他说,而如果每一件事情都要考虑任何的可能性的后果的话,那么可能你生存的每一分每一秒你都不会做任何的事情了,因为所有事情都有可能有不好的结果。嗯,虽然其实我觉得这种话可能并不会对当时绝望境地中的女孩起到一个非常大的一个作用,但是也从一定程度上宽慰了他内疚的心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失明症漫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失明症漫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