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需要诗和田野

晴天小朱
2018-04-14 11:42:40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我看过很多精神科医生。根据他们的说法,我是一个高功能抑郁症患者,伴有严重的焦虑症、中度的临床抑郁表现以及会引发轻度自残的冲动控制障碍。我患有回避型人格障碍(和严重的社交焦虑症差不多)和偶发的自我感丧失症(它让我感觉自己彻底脱离现实生活,虽然还没有到“这种迷幻药真是太棒了”的程度,但是也已经不止于“我想知道我脸上现在是什么表情”和“要是能够再次体会喜怒哀乐的感觉该有多好啊”之类的想法)。我患有类风湿性关节炎,自身免疫方面也存在一些问题。轻度强迫症和拔毛癖(一种想拔光毛发的冲动)就好像撒在我这样一个精神失常的魔鬼蛋上的辣椒粉。

在一些人的眼中,珍妮是“弱者”,是“怪人”,她的一些反常举动与胡思乱语让她与其他人格格不入,周围人的嘲笑与孤立,外界的不理解,非但没有击垮她,反而令她更加坚强,她将自己各种荒诞离奇的文章和对话汇集成本书,在不可能的地方发现乐趣,并用幽默的方式真诚地公开讲述着自己与这些可怕事物朝夕相处的故事,为我们带来不可思议的欢笑与感动。同时,她还在网上发起了一场名为#高兴死了#的全民运动,告诉大家不要陷于痛苦的泥沼,即使面对惨淡的人生低谷,我

...
显示全文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我看过很多精神科医生。根据他们的说法,我是一个高功能抑郁症患者,伴有严重的焦虑症、中度的临床抑郁表现以及会引发轻度自残的冲动控制障碍。我患有回避型人格障碍(和严重的社交焦虑症差不多)和偶发的自我感丧失症(它让我感觉自己彻底脱离现实生活,虽然还没有到“这种迷幻药真是太棒了”的程度,但是也已经不止于“我想知道我脸上现在是什么表情”和“要是能够再次体会喜怒哀乐的感觉该有多好啊”之类的想法)。我患有类风湿性关节炎,自身免疫方面也存在一些问题。轻度强迫症和拔毛癖(一种想拔光毛发的冲动)就好像撒在我这样一个精神失常的魔鬼蛋上的辣椒粉。

在一些人的眼中,珍妮是“弱者”,是“怪人”,她的一些反常举动与胡思乱语让她与其他人格格不入,周围人的嘲笑与孤立,外界的不理解,非但没有击垮她,反而令她更加坚强,她将自己各种荒诞离奇的文章和对话汇集成本书,在不可能的地方发现乐趣,并用幽默的方式真诚地公开讲述着自己与这些可怕事物朝夕相处的故事,为我们带来不可思议的欢笑与感动。同时,她还在网上发起了一场名为#高兴死了#的全民运动,告诉大家不要陷于痛苦的泥沼,即使面对惨淡的人生低谷,我们也仍然要怀有阳光一样的心态,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去迎接接下来的每一天。

现代人,或多或少的都存在着精神类疾病。有时候,生命就像是一场永无休止的轮回,面对生命的逝去,我们需要去思考,去了解生命的真谛。我们每天是要按着别人的眼光“规矩”的活着,还是要用自己的方式“疯狂”的活着呢?希望大家翻开本书,寻找属于自己的答案。致所有在黑暗中行走的人和那些在阳光下行走却把一只手伸进黑暗里陪我们一起前行的人:更光明的日子正要到来。更清晰的未来正要到来。而你也会在那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高兴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兴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