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学的邀请》——我们并不能一错再错

Boninger~
2018-04-14 看过

《人类学的邀请》——我们并不能一错再错

我们在短暂的生命里过于重视实利,因此无数人碌碌无为地重复着工具般的生活,我们不曾思考生命的意义,更不曾因这样的发问而去追求生命的真相。于是,错误被一再重复,甚至被一再阐释和解读,错误甚至可能因此而变得美丽,但它依旧是个错误。“人类并没有走在一条能够完善自我的路上”。而我们并不能一错再错。

在18到19 世纪的西方世界,人们往往倾向于将地球看作是一个自创始以来一直不变的星球,这种观点促使他们通过由上帝创造的固定秩序(众生序列)来理解他们自身所处的世界。

科学家们在这样的观念下不断进行科学研究来维护这一观点,虽然他们惊奇于自己收集到的一些找不到活着的代表物的化石形式,但仍旧在众生序列的理论体系下创造了灾变说(这些灭绝的生物形态,是经由上帝之手实施的主要灾难)来解释这本来可以作为科学研究的突破口的发现。

也许这样一个万年不变的理论框架可以安稳人心,也许这种在搭好了的架子里面再添些装饰比较简洁易行,但违背真实的理论无论如何花哨都是谎言。幸好总会有人不满足于到此为止。比如赖尔。

赖尔通过地质学的研究,断定地球的物理属性来自稳定的、渐进的过程,并且,地球改变尽管是连续性的,但同时也是无向性和非进行性的。认真而严谨的科学研究比虚晃的论说更接近真相也更能深入人心,以致到今天我们普遍接受世界上没有什么永恒不变的事情,如果真的有,那一定是改变。

但是真理之所以来之不易,除去需要专业性的研究之外,还需要一颗纯正而又追求真善美的心,而后者总要比前者更加来之不易。错误总是被不断重复,并非因为错误的陷阱有多么精巧,而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着犯错的潜在动机——当追求安定变成懒惰,当放松自我变成懈怠,当创造想象变成撒谎……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犯错误的人,甚至,成为引领大家犯错误的人。

赖尔的结论不会让大家十分舒服地接受,尤其对于在众生序列中处于高位的人们。因为向来都是那些自诩优秀的人去定义优秀的等级,而比较或区分在他们那里成为划分秩序和获取名利的筹码,而非探寻意义的密钥。科学不会如此顺当地走下去,因为它有些时候正是跟以上这些针锋相对。

不过故事没有到这里就结束。

赖尔的发现引起了一些科学家的关注,顺着赖尔在地质学中的均变说和渐变说,有越来越多的科学家以求探究在生物领域中的变与不变,其间,就有大名鼎鼎的达尔文。他的自然选择已经家喻户晓,我想不需过多赘述,但与之伴随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则让人心惊胆颤——历史从不重复,但它总会有惊人的相似。

社会达尔文主义者抠出达尔文生物进化论中的“适者”,提出一个“新鲜”的词语:“适者生存”,又重新构造出一个新的社会秩序。这个社会秩序和众生序列有着惊人的相似,只不过终生序列里在人类之上仍有上帝,而在这个新的社会秩序里,“你”和“我”在先天里就已经有了不同。

错误有时候会孕育美丽,但即便错误美丽,它仍是错误,不过这仅仅是错误的少数情况,更多时候,错误本身带着骇人的后果——适者生存造就了新的种族的定义,并且顺理成章的构建了新的社会秩序。禁止通婚、优生学、种族歧视等等都顺势而来,而大行其道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以及各种大型屠杀,都可以成为这些思想的佐证。

还好,探寻真理的路仍在继续,博厄斯通过研究,发现:“所谓种族内部的人们,实际上存在更多的差异性,而所谓种族分类中的个体间,实际上存在更多的相似性。”这让种族学说失去了理论基础,并且他进步一提出,“种族并非生物性的,而是一种文化选择……种族不存在,但它又是存在的。”

这是一个令人鼓舞又略带悲伤的结论,因为虽然今天的我们已经开始认识到了这些划分的有害性,但这些有害的因素就像农药残留渗透到土壤中一样余毒不减。换句话说,那个新的种族的定义虽然已经被我们承认不是一种科学训练,而更像是一种价值判断,但这种价值判断已经在我们的观念中根深叶茂。“因为我们无论归属于哪个或哪些群体,我们不仅仅通过在生物种族的假设基础上选择我们的配偶来复制特定的生物特征,我们也在种族分类内部和周边种族中复制我们的行为,这些分类是我们自身创造出来并有力维持着的。种族是我们的生存基质,无论我们是否意识到。”

科学真理与假象迷雾之间的博弈在历史中曾经上演过无数多彩,今天也未曾停止。

我们因为实利而制造谎言,因为谎言去欺骗别人也欺骗自己,重复着看似理性实则工具的日子;我们因为懒惰和安于现状而放弃追求真理,在自己编织的温柔乡里麻木着自己,并不惜一错再错。“人类并没有走在一条能够完善自我的路上”,我们越来越背离自己本身。

我们不能这样。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人类学的邀请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类学的邀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