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好汉们的孝、慈、爱,和那些被抹去的配角

余鹧鸪
2018-04-14 11:28:40

金圣叹评论林冲,说他“只是太狠”,“算得到,熬得住,把得牢,做得彻”。其实,这几句未尝不可视为一种小说写法,比如施耐庵写《水浒》。

林冲火并王伦,尊晁盖为首之后,想起接娘子上山,于是派人到东京。然而,干事的人回报几句话,就了结了他的娘子、丈人、女使,断绝了他跟原来家庭的一切关系:“直至东京城内殿帅府前,寻到张教头家,闻说娘子被高太尉威逼亲事,自缢身死,已故半载。张教头亦为忧疑,半月之前染患身故。止剩得女使锦儿,已招赘丈夫在家过活。访问邻里,亦是如此说。打听得真实,回来报与头领。”

金批道:“颇有人读至此处潸然泪落者,错也,此只是作书者随手架出、随手抹倒之法。”这种了结方法,就像林冲在山神庙报仇之后,“再穿了白布衫,系了搭膊,把毡笠子带上,将葫芦里冷酒都吃尽了,被与葫芦都丢了不要,提了枪,便出庙门投东去”,将上项事端收拾得干干净净。

但是,人终究不是物,这样“随手抹倒”,纵然是于情节发展和人物塑造已无作用的配角,也“只是太狠”。林冲听了东京的消息,“潸然泪下,自此杜绝了心中挂念”。当初二人婚后,“不曾有半些儿差池……未曾面红耳赤,半点相争”,就算念想已断,也不能真的忘情

...
显示全文

金圣叹评论林冲,说他“只是太狠”,“算得到,熬得住,把得牢,做得彻”。其实,这几句未尝不可视为一种小说写法,比如施耐庵写《水浒》。

林冲火并王伦,尊晁盖为首之后,想起接娘子上山,于是派人到东京。然而,干事的人回报几句话,就了结了他的娘子、丈人、女使,断绝了他跟原来家庭的一切关系:“直至东京城内殿帅府前,寻到张教头家,闻说娘子被高太尉威逼亲事,自缢身死,已故半载。张教头亦为忧疑,半月之前染患身故。止剩得女使锦儿,已招赘丈夫在家过活。访问邻里,亦是如此说。打听得真实,回来报与头领。”

金批道:“颇有人读至此处潸然泪落者,错也,此只是作书者随手架出、随手抹倒之法。”这种了结方法,就像林冲在山神庙报仇之后,“再穿了白布衫,系了搭膊,把毡笠子带上,将葫芦里冷酒都吃尽了,被与葫芦都丢了不要,提了枪,便出庙门投东去”,将上项事端收拾得干干净净。

但是,人终究不是物,这样“随手抹倒”,纵然是于情节发展和人物塑造已无作用的配角,也“只是太狠”。林冲听了东京的消息,“潸然泪下,自此杜绝了心中挂念”。当初二人婚后,“不曾有半些儿差池……未曾面红耳赤,半点相争”,就算念想已断,也不能真的忘情吧?作书者“把得劳”,不肯再给他一点儿暖色,让他到死都是孤身一人。而且就算死,也不放他干净利落地死,让他得了风瘫,直延挨半年才了。在通往死亡的漫长时间里,他躺在那里,会细细地想起那些被抹去的人,和被抹去的事吧。

与林冲同是被逼上梁山的,还有霹雳火秦明。

秦明原是青州指挥司兵马总管兼统制使,朝廷“又不曾亏了秦明”,“生是大宋人,死为大宋鬼”,因为“红头子敢如此无礼”,受命攻打清风寨,被花容和宋江定下计策,擒到山寨里。

宋江这帮强盗,一面稳住秦明,请他吃喝宴乐;一面断他后路,着人假冒他去攻打青州城。事后方把计策说明,是“一张口难说两家话,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也是小说的常见套路,引逗读者的手段。实际上,秦明在清风寨里酣睡,和假秦明在青州城下杀人放火,是同一夜的事。在真秦明沉沉的睡梦中,他的一家老小祸从天上来,因这条计策无辜被杀。

两条线继续各自向前,第二日天明,秦明回到青州城下,看到军士用枪尖挑起老婆孩子的头颅——一明一暗、一松一紧的两条线合在了一起,让秦明“气破胸脯,分说不得”,“恨不得寻个死处”。不仅断了后路,而且也断了挂念,无奈之下,他只好落草。

秦明说:“你们弟兄虽是好意要留秦明,只是害得我忒毒些个,断送了我妻小一家人口!”可以说,秦明和他妻小的仇家实是宋江一伙人,没有这一桩事,即使秦明因征剿任务而死,他们也还能活下去。但是身为英雄好汉,被宋江花荣看上,“不恁地时,兄长如何肯死心塌地?”这样的“逼上梁山”,不比林冲式的“逼上梁山”少见。

宋江这班好汉,本来就“只爱学使枪棒,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紧”,所以看得妻子儿女不是活生生的人,只是一个称呼,一件摆设,房舍桌椅那样的随时可换之物,大概他也理解不了夫妻之间的情分吧。他对秦明说:“若是没了嫂嫂夫人,宋江恰知得花知寨有一令妹,甚是贤慧。他情愿赔出,立办装奁,与总管为室。”就像石崇打碎了王恺的珊瑚树,另取出更大更好的任他取择一样。秦明“被他们软困以礼待之”,就算与妻子十分情重,也不好再翻脸。江湖义气最重,是《水浒》豪杰们的法则,若是因为妻小跟别的好汉冲撞,恐怕要被整个江湖耻笑了。

宋江有一个绰号,叫“孝义黑三郎”。他是出了名的大孝子,路上听说父亲殁了,当即拿头撞墙,哭得昏过去;刚入梁山大寨,就要去接父亲团聚,为此即使路上有个闪失,也“死而不怨”。其实梁山泊这些人,人生的两个基本点就是:对父母的孝——引申开去,对虚无缥缈的皇帝的虚无缥缈的忠;对得到认可的江湖好汉的实实在在的义。

像铁牛这般粗鲁的汉子,见众兄弟“这个也去取爷,那个也去望娘”,也思想起自己的老娘来,说:“偏铁牛是土掘坑里钻出来的?”要接了老娘来山寨上快活。宋江当初要迎宋太公,立刻就去,不听任何人意见,但是铁牛这样,他就劝阻起来。如此看来,这些英雄好汉,不仅缺少对妻子的爱、对孩子的慈,连别人的孝、慈、爱,也一并不在考虑范围内。除非用得着了,如要诱骗别的好汉上山,把他的老小接来;有必要的话,就把他们也算作后路,一并了断掉,像秦明的老小。

秦明很快就娶了花荣的妹子,或许不久就有新的孩子了吧。但在晚上入睡之前,他会想起以前的妻小吗?作书者是观照不到这些的。《围城》里写道:“汪处厚在新丧里做‘亡妻事略’和‘悼亡’诗的时候,早想到古人的好句:‘眼前新妇新儿女,已是人生第二回,’只恨一时用不上。”钱钟书在书里讽刺这样的做派,在生活中也特立独行:“假如我们再生一个孩子,说不定比阿圆好,我们就要喜欢那个孩子了,那我们怎么对得起阿圆呢。”这是他的“痴气”,恐怕很多人是难以理解、更难施行的。

当然,《水浒》这样的书,本就不能这样苛求。好汉们的行径,被抹掉的人物,都是作书者的“随业架出、随业抹倒”。正像《约伯记》里,“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的约伯,因为上帝和撒旦的无聊赌约,七个儿子、三个女儿全都死掉了。虽然后来蒙大福,约伯有个更大的家业,又有了七个儿子、三个女儿,但原来那十个孩子何其无辜。因此不能够喜欢上帝,正如不能够喜欢梁山好汉。然而不能不承认,这是两种好书。作书者对笔下的人物够狠,呈现他们的无情和缺憾,让他们经受各种磨难,将他们随手抹去,如同世间的真相一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水浒传(全二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水浒传(全二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