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迹

fs
2018-04-14 11:16:07

胡塞尔:意向性 意向结构 现象还原 内时间意识 晕圈

《逻辑研究》的两可性,一方面生发出现象学的纵深,一方面这种生发总要连着点什么,在《声音与现象》中,德里达抓住这个连着点,淘洗出 再 趋别 印迹 书写 等,这个连着点 大有可思之处。(尼采和海德格尔有时也有类似缠斗,不同处是两人同时还有着宏阔眼界)

海德格尔的 源 域 生发性 形式显现——解释学 上手中吐露的在世存在

尽管可以说是从胡塞尔那里生发出,但宏阔的眼界,对在世存在的敏锐,亦有从亚里士多德来

梅洛 庞蒂 身体的原发性,在症状中透露的躯体和精神之源来,身体在海德格尔那里还沉迷在世界中,在这里,身体 有了一个笔顿 (同样可以形式显现的发挥)

德里达 《声音与现象》 贴身胡塞尔 ,恰恰是胡塞尔的那个连着点上有生发性,没有完全的境域化,如果那样,就用不着贴上去了。贴上去,本就是在胡塞尔那里,粘连得非常紧,在世-先验主体 ,这里面有张力,光靠一端没法解决,不能纯靠境域化,也不能纯靠康德以来的先验性。

再笛卡尔那里有一“我思”纠缠,再黑格尔那里有一 绝对精神——主体(客体) 纠缠(辩证法),再胡塞尔那里有 在世——先验主体 纠缠(现象直观)

这样的 再,又不仅仅是 再,又有康德一顿笔,尼采一转笔,海德格尔一回笔,德里达一粘笔

暗示着仍旧需要借助宏阔的眼光,说不定这光会来自黑眼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现象学导论七讲的更多书评

推荐现象学导论七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