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买花

陈怒
2018-04-14 09:21:55

达洛维夫人说她自己去买花

我乘坐公交车,光线一点一条一面投射在我光裸在外的肌肤,这一刻没有美,无暇顾及肌理明暗排布 ,满心苟且和急躁

花店的人和想象里的不一样,不是苛薄的尖牙长舌妇,而是和善的在蚕豆花里微微笑的女士。空气里都是香气,宴会的成功讯息似乎在此间氤氲

这次的教师我不太喜爱,长得不够令人欢喜还缺了份傲气,没有点艺术的矜贵,不过此刻的艺术已一文不值,一切都被金钱浸润,允许我用一下这个每个时代都存在的论调

她抱着花束推开门。邦德街,这条名不见经传的街上停着一辆金贵的车,仿若天神降临人间,一生只有一次相隔两米的机会

我对自己的画比较满意。其实比较此词的范围是在很到非常之间,但我难以启齿,我用此来掩饰自己的傲慢

喷气飞机在伦敦上空写字,但市民难以辨认。达洛维夫人朝家走去,街边的长条凳上有彼此折磨的夫妇、乡下来的少女和打板球的男孩们

我常责怪别人傲慢,但自己或许更甚,但我大概是可以理解和尊重。我的前方和后路都绵延不绝,看,我又用了大概这种同类词

意大利嫁来的妇人奢求丈夫被治愈或是干脆早点去世,她让他看着医生建议他看的板球比赛,他的眼里都是其他,其

...
显示全文

达洛维夫人说她自己去买花

我乘坐公交车,光线一点一条一面投射在我光裸在外的肌肤,这一刻没有美,无暇顾及肌理明暗排布 ,满心苟且和急躁

花店的人和想象里的不一样,不是苛薄的尖牙长舌妇,而是和善的在蚕豆花里微微笑的女士。空气里都是香气,宴会的成功讯息似乎在此间氤氲

这次的教师我不太喜爱,长得不够令人欢喜还缺了份傲气,没有点艺术的矜贵,不过此刻的艺术已一文不值,一切都被金钱浸润,允许我用一下这个每个时代都存在的论调

她抱着花束推开门。邦德街,这条名不见经传的街上停着一辆金贵的车,仿若天神降临人间,一生只有一次相隔两米的机会

我对自己的画比较满意。其实比较此词的范围是在很到非常之间,但我难以启齿,我用此来掩饰自己的傲慢

喷气飞机在伦敦上空写字,但市民难以辨认。达洛维夫人朝家走去,街边的长条凳上有彼此折磨的夫妇、乡下来的少女和打板球的男孩们

我常责怪别人傲慢,但自己或许更甚,但我大概是可以理解和尊重。我的前方和后路都绵延不绝,看,我又用了大概这种同类词

意大利嫁来的妇人奢求丈夫被治愈或是干脆早点去世,她让他看着医生建议他看的板球比赛,他的眼里都是其他,其他是他燃烧的生命

英国人如此喜爱板球,我首次知道。干瘦而常常手舞足蹈的卡的夫教授让我试图拥抱这个国家,但愿望通常没有这么容易实现,尤其这种涉外的孤独愿望

门铃响了,彼得来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从他去到印度之后 这是第一次见面,百感交集

对,英国佬带了很多习惯给阿三,语言、运动、食物,但这个民族还是散发着咖喱、神油和狐臭味

她哭了,无法抑制的。彼得说他恋爱了,对象是已婚妇女,她想到了他在船上迎娶的新娘,但又感激他们俩没有结婚。对,幸好他们没有结婚。

我不该如此有偏见。我对每个人都有偏见,看长相看才华看身世甚至只看国家,但谁不是啊。我再次看见自己,在路边的反光玻璃窗上,衣服松松垮垮,手里拿着画,芸芸众生里的自己

彼得离开了。离开时他看见了伊丽莎白,他有些愤恨她用了“我们的”伊丽莎白这个形容。我们的,在强调一些无法改变的现实。他眯眼想起在伯顿的时光

有些习惯保持了很久,有些喜爱的用词也割舍不掉,很多年后再看之前有些习惯用语幼稚无比,但有些就漂亮如初。爱人不是,爱过的人身上丧失了所有光芒。没有爱人,也不羡慕别人有爱人,心止如水

我像个瞎子走在水流里 眼睛所及之处皆是雾气升腾 有只手拉住了我妄图给予我帮助 接着是来自另一个人的帮助 世界大概要大同了吧 我也做了一点点一点点不及灰尘的善举

彼得恐惧狂喜激动 为什么

是克拉丽莎 他说

因为她就在眼前

太阳穴有点跳动和疼痛 为什么

是生活 我说

因为它就在眼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达洛维夫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达洛维夫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