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的意义

烈日灼人
2018-04-14 01:13:44

失去生命并不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最糟的是失去活着的理由。——《悲伤的精确度》

北欧小说冷酷的氛围一如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气候💕

在图书馆“偶遇”这本书,《悲伤的精确度》这个名字一下子让我想起了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的《死神的精确度》就连封面也颇为相似。

读起来,整个故事很流畅,语言优美简练。

列夫•托尔斯泰以「Все счастливые семьи похожи друг на друга ,каждая несчастливая семья несчастлива по-своему.」开篇《安娜•卡列尼娜》;简•奥斯汀以「It is a truth universally acknowledged, that a single man in possession of a good fortune,must be in want of a wife.」开篇《傲慢与偏见》;查尔斯•狄更斯以「It was the best of times,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开篇《双城记》。而尤•奈斯博却在第一句说「我就快死了。」

北欧人似乎特别喜欢并且擅长描写生活中小角色的故事,从《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外婆的道歉信》到《悲伤的精确度》。许是生活的相对安逸,社会上关注更多的是那些平凡普通的个人,而且他们也很擅长描写平凡人的无奈。小说一开头,把哈利警探这样一个无论放置东方文化还是西方文化,一出场定是自带光环的角色,描写得并不高大伟岸。相反地,在国内,生存竞争如此激烈的社会现状就更容易衍生出类似于《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这样的文章。正如曾经某位女哲学家所说,从横向的角度,当下的民族性格通过宗教和艺术呈现;从纵向的角度,宗教和艺术对后期的民族性格又有一定的塑造作用。

大家都问生活有何意义,却没有人问死亡有何意义。——《悲伤的精确度》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悲伤的精确度的更多书评

推荐悲伤的精确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