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录

shimmer
2018-04-13 22:07:12

吃饭的时候,医生的妻子讲述了他的冒险经历,讲述了遇到的一切以及他的应对方式,只是没有说他把仓库的门关上了,他都给自己找的人道主义理由,也不太相信。

外面的世界怎么样?戴黑眼罩的老人问医生的妻子回答说,外面和里面没有区别,这里和那里都一样,少数人和多数人也都一样,我们的现在和未来都没有区别。

从前我们还看得见的时候也有盲人呀,相比之下要少,而且通常只具有看得见的人的情感,因此盲人们以别人的感情去感觉,不像真正的盲人,现在则不同,现在出现的是真正的盲人的感情。

确实不多,我们都很不愿意承认,但生活中这些肮脏的事实,在任何小说中都必须加以考虑,如果肠子平平静静,任何一个人都有这种想法,例如争论眼睛和感情之间是否存在直接关系,责任感是否是良好视力必然结果,但是当自己琢磨着我们的时候,当肉体由于疼痛和痛苦,不肯听从我们指挥的时候,就能看到我们自己渺小的兽性了。

我们不该忘记,在精神病院的时候,我们过的是什么生活?我们所有的人,各种凌辱都忍受过,甚至干了那么多下贱的事,同样的事也可能在这里发生,当然形式不同,在那里我们还能以其他人的下贱行为为自己开脱,而现在则不然,现在我

...
显示全文

吃饭的时候,医生的妻子讲述了他的冒险经历,讲述了遇到的一切以及他的应对方式,只是没有说他把仓库的门关上了,他都给自己找的人道主义理由,也不太相信。

外面的世界怎么样?戴黑眼罩的老人问医生的妻子回答说,外面和里面没有区别,这里和那里都一样,少数人和多数人也都一样,我们的现在和未来都没有区别。

从前我们还看得见的时候也有盲人呀,相比之下要少,而且通常只具有看得见的人的情感,因此盲人们以别人的感情去感觉,不像真正的盲人,现在则不同,现在出现的是真正的盲人的感情。

确实不多,我们都很不愿意承认,但生活中这些肮脏的事实,在任何小说中都必须加以考虑,如果肠子平平静静,任何一个人都有这种想法,例如争论眼睛和感情之间是否存在直接关系,责任感是否是良好视力必然结果,但是当自己琢磨着我们的时候,当肉体由于疼痛和痛苦,不肯听从我们指挥的时候,就能看到我们自己渺小的兽性了。

我们不该忘记,在精神病院的时候,我们过的是什么生活?我们所有的人,各种凌辱都忍受过,甚至干了那么多下贱的事,同样的事也可能在这里发生,当然形式不同,在那里我们还能以其他人的下贱行为为自己开脱,而现在则不然,现在我们在善与恶面前人人平等,请你们不要问我,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在失明症还是例外的时代,我们从每个行为中都认识到这一点,所谓正确错误,只不过是对我们与他人关系的着眼点不同而已,这也不是指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一点不容置疑,请原谅我这番伦理道德方面的论述,你们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在盲人世界里有眼睛是什么滋味,我不是女王,绝对不是,只是个生来注定目睹这悲惨场面的人,你们能感受,而我既能感受,又能看到。

我想我们没有失明,我想我们现在是盲人,能看得见的盲人,能看但又看不见的盲人。

如果你能看,就要看见,如果你能看见,就要仔细观察。——《箴言书》

在这里,我们是另一种狗,通过吠叫和说话声相互认识,而其他方面,长相,眼睛,头发和皮肤的颜色,通通没有用,仿佛不存在。

我们所有人都软弱的时候,重要的是我们还会哭,在许多情况下哭是一种获救的方式,有的时候我们不哭就非死不可。

如果我们不能完全像正常人一样生活,那么至少应当尽一切努力不要像动物一样生活。

争斗从来都是失明的一种形式。

“我们被迫生活在这个地狱里,在我们自己打造的这个地狱中的地狱里,如果说廉耻二字还有一点意义的话,应当感谢那个有胆量进入鬣狗的巢穴去杀死鬣狗的人。” “是这样,但是廉耻不能当饭吃。” “不论你是何人,你说得对,总有人用恬不知耻填饱肚子。但我们呢,我们已经一无所有,只剩下这最后一点当之有愧的尊严,至少我们还能为享有本属于我们的权利而斗争。”

“政府还在吗?” “我不相信还有什么政府,即使有的话也是个想统治盲人的盲人政府,也就是说,虚无企图把虚无组织起来。

即使灾难降临在所有人头上的时候,总是有一些人比另一些人生活得更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失明症漫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失明症漫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