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理学 伦理学 8.8分

《伦理学》笔记

CWW
2018-04-13 21:44:19

属性是在知性看来构成实体本质的东西(Def.4,Ⅰ),但实体是绝对无限的,是自我规定,自我决定的,但是知性只能认知有限事物的有限属性,所以就不得不在有限的基础上去理解实体无限的本质,这就说明不是实体因为无限有这样或者那样的属性,而是我们的知性必须在自己的属性上理解无限的实体。

永恒就是说存在属于事物的本质(Def.8,Ⅰ),这就是其存在就是他的本质,就在他自身之中,不受外物的决定,也就是说在他之中,就可有独立地可以肯定自身的本质,这样,他的存在就是必然,而必然就是永恒。

实体先于分殊(Pr.1,Ⅰ),实体是,由其界说,在自身之中,不需要外物去理解的存在,而分殊,就其界说,就是通过他物才能理解的东西,这条命题,无非是界说的在形式逻辑上的演绎,其内容都在“自明”的界说与公则之中,这一方是体现了形式逻辑对知识的扩展毫无帮助,始终就是自说自话的同义反复(书中大部分证明和绎理都是如此),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一个事实,斯宾诺莎看似数理式的严谨逻辑实际是他独断前提的一种掩饰,而他最有

...
显示全文

属性是在知性看来构成实体本质的东西(Def.4,Ⅰ),但实体是绝对无限的,是自我规定,自我决定的,但是知性只能认知有限事物的有限属性,所以就不得不在有限的基础上去理解实体无限的本质,这就说明不是实体因为无限有这样或者那样的属性,而是我们的知性必须在自己的属性上理解无限的实体。

永恒就是说存在属于事物的本质(Def.8,Ⅰ),这就是其存在就是他的本质,就在他自身之中,不受外物的决定,也就是说在他之中,就可有独立地可以肯定自身的本质,这样,他的存在就是必然,而必然就是永恒。

实体先于分殊(Pr.1,Ⅰ),实体是,由其界说,在自身之中,不需要外物去理解的存在,而分殊,就其界说,就是通过他物才能理解的东西,这条命题,无非是界说的在形式逻辑上的演绎,其内容都在“自明”的界说与公则之中,这一方是体现了形式逻辑对知识的扩展毫无帮助,始终就是自说自话的同义反复(书中大部分证明和绎理都是如此),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一个事实,斯宾诺莎看似数理式的严谨逻辑实际是他独断前提的一种掩饰,而他最有价值的思想,也就是他的这些独断,而不是其生搬硬造的几何式体系。而在他几何式证明体系不那么有逻辑的时候,也是他思想真正内核暴露出来的时候,正是这些无非纳入形式逻辑演绎的洞见,构成了斯宾诺莎的独特思想。

在自然中一切事物都必须通过其属性得到理解(Pr.9 Sch.,Ⅰ),不如说,一切事物就是他们的属性,而这些属性是在一切事物属性的关系中得到理解的。

神必然存在(Pr.11,Ⅰ),这一条是循环论证到无以复加的命题:

  • 神是绝对无限的实体
  • 实体的本质包含存在
  • 存在属于本质的事物必然存在
  • 神必然存在

这条循环论证也引出一个问题:存在究竟能否作为事物的一个属性去理解?这样讲,事物无非是事物的属性/性质,用事物的性质去解释事物的存在,在存在是一个属性的前提,无非是同义反复,如果说,实体必然存在是因为实体的本质包括存在,那无非是在说,实体有存在的性质,所以实体存在,完全的同义反复。

神由自身本性的法则而动(Pr.17,Ⅰ),这就是是说,自因并不是一自由意志去决定(determine)一切,而是指自身就是决定-纯粹的决定本身-万物由它而始,俱在其中,也就是说,只有作为纯决定,自身规定自身的法则,自因者(神)才可以不被决定/限制/划分,而这决定绝不是自由意志的古怪念头,只能是必然性的必然性。 个别事物是神无限属性通过分殊以一定的方式的体现(Pr.25 Co.,Ⅰ),这就是说,个别是无限的有限表达。

自然中没有偶然(Pr.29,Ⅰ),但是,由偶然的不可能构成的必然性的必然性,不正是使纯粹的偶然的可能性成为可能呢?

斯宾诺莎认为任何事物都不具备内在的目的(App.,Ⅰ),科学主义认为万物没有目的,万物都可以被还原成具体的数量,和这些量之间的关系,这与斯宾诺莎提出的因果关系的绝对必然性无异,这并非不是一种自洽的世界观,但是,科学主义者往往剥离了斯宾诺莎体系中对自由的界定-自由是对必然性的理解,把自由的内涵偷换成了自由意志的自由,一面用斯宾诺莎体必然性系必然推出的不可能之物-自由意志-作伦理的支撑,一面又用斯宾诺莎的体系的另一必然要素-反目的论-构筑伦理价值,使用一个体系的一要素,而抛弃另一必然关联的要素,这种主义的意识形态说教性质可见一斑。

一物运动改变,但部分的关系不变,此物不变(Pr.16,Le.6,Ⅱ),A之所以是A,一是因为其形式,也就是各部分间的关系与比例,另一方面,是因为其在诸事物中所处位置,也就是其与他物的关系与比例。

心灵会有由一物直接想起另一物(Pr.18,Sch.,Ⅱ),这就是记忆的运作模式 - 联想,通过事物意象的关联,我们的记忆得以呈现,这就是为什么摆脱图像的抽象思考困难的所在。

人们对同一事物有不同的意象(Pr.40,Sch.,Ⅱ),这就是为什么建立在意见上的对话是不可能的,人们讨论的并非事物本身,而是事物于自身的关系,这也是“形而上学”地思想是不可能的原因,有限的心灵不能完全清晰地理解万事万物的联系与运动,每个人都是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对事物的意象,即便是形成了抽象的概念,也仍旧是以思考意象的方式处理概念 - 片面,静止,自以为是。

对于偶然性的认知是出于对必然性的无知(Pr.2, Sch.,Ⅲ),这就像是“必然性的狡计”,正是出于对万事万物因果关系的无知,对事物必然性链条的不充分了解,偶然性成为了人认知的世界的必要概念,而实现偶然的可能性则不可避免地引入了目的的概念,这个道理是很浅显的,如果万事万物是必然的,则显然不需要有任何目的性的观念存在,凡事只有在只是可能的情况下,才会涉及目的的概念。引申开,理想作为一种特殊的目的,是对未来实践的观念,如果这观念是真实的,则它一定符合自身的对象,而这一对象 - 未来实践,对于心灵,也是必然存在的,这样讲,真理想必然伴随着实践,真观念的对象是必然存在的,理想就是要实现这一存在的真观念。

通过共同判决,我们才能断定正义与否(Pr. 37,Sch.,Ⅳ),但对任一事物,我们没有统一的判决,也没有对如何判断的统一意见,更没有在如何实现判决内容的方式上达成一致。 斯宾诺莎认为构成一切情绪的三要素:欲望,痛苦,快乐。

欲望:由人的任何一个情感所决定发出的某种行为,可以视为人的本质。人的自然倾向是保存自身,从这点出发,人在不同情状下有不同的行为去保有自身的存在,而人的情感无论如何获得都是一种作为人的本质的情状,因此决定了相应的行为去保存自身。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本质(essence)的欲望指代了“情感-行为”这一关系本身,是一种形式,而只有当欲望作为人的本性(nature)时,“情感-行为”这一关系才具备了具体的内容(Pr.55,Ⅲ 中就指出“一人不会因为他人不属于自身本性的德性或活动的力量产生嫉妒的感情”,“人们会因为抚养的方式会更加容易去仇恨和嫉妒”。显然,对于斯宾诺莎,在情感中人的本性是不同的,是可以后天培养的,虽然之后斯宾诺莎用人性去指某种人类共有的性质,但这是建立在普遍理性指引的前提下),所以说,人的本质并不等于作为“情感-行为”关系具体内容的人的本性。因此欲望在这里具有双重涵义,作为本质时是普遍的人的本质,作为本性时时个体所具有的特殊本性。

痛苦:心灵过渡到较小完满的转变。完满性可以被理解为实在性(Def.6,Ⅱ),一物的实在性愈多,他能够存在的力量也就愈多(Pr.11,Ⅰ),而心灵所能思想的事物也就愈多,他的实在性也就愈多,也就愈完美(Pr.1,Ⅱ),因此当人身体活动的力量因某物减弱或受到阻挠时,此物的观念也就阻挠或减弱心里思考的力量 (Pr.11, Ⅲ),心灵也就过渡到较小的完满性。但是,从较大完满过渡到较小完满,决不是改变了此物的本质,如果一个人因完满性的增加而失去了人的本质,他就失去了以一定方式存在并行动的原因,那么这变化前后两者也就因根据不同而无法比较,所以完满性增减与否考察的是以人的本性而言人是否完成的性质, 一个理想的人的本性的模型可以被设定的话,那么人的完满性就可以以此为基础的考量,俞趋近于这模型的就是较为完成,也就是较为完满,俞远离的则较不完满。

绎理:人的本质与本性的关系可以视为形式与内容的关系,本质决定人之所以是人,本性表达人的具体内容,或者说,让我们把人与其他事物区分开的人的特性所具有的普遍形式(一个抽象)是人的本质,而这些特性(具体内容)是人的本性或性质。所以,这就不奇怪具有多样性与可塑性的人的本性与普遍性的本质可以在同一概念上得到体现。

快乐:心灵过渡到较大完满的转变。其理同上。 斯宾诺莎证明对个人利益的理智追求会必然走向对全体人类利益的必然追求

欲望是人的本质(Emotion 1,Ⅲ),也就是求自我保存的自然倾向。这种自然倾向要求人去追求自身利益,也就是自我保存,而这种自我保存的自然倾向就是德性的基础(Def.8,Ⅳ),所以一个人以为能够愈多地保存自身,德性也就愈多(Pr.20,Ⅳ)。但是,如果我们说我们的行为是出于德性,也就是我们的本质或本性,我们就必须对本质有正确的观念(Pr.23,Ⅳ),对一事物有正确的观念就是理解其本质,通过其原因就能了解其结果,不需借助外物,在这种状态下,心灵是主动的(Def.1&2,Ⅲ),行为也就出可以单独由本性得到理解,也就是出于德性,反之,由被动的情感所决定的行为就不能说是出于德性,因为被动的感情涉及了外在的事物,心灵也就无法通过对自身的理解而获得正确的观念,所以只有在理智的指引下去行动,生活,保存自身,我们才能于德性完全相符合。因为只有当我们主动时,对本质的理解是完全通过自身的,才有了正确的观念(Def.1&2,Ⅲ),从而可以由事物的共同概念和正确的观念本身获得观念,而这就是理智(Pr.40 Sch.2,Ⅱ)。

因为任何事物保存自身的倾向就是一事物本质(Pr.7,Ⅲ),一事物之所以是这一事物,就是这一事物在保存“是其所是”的本质,这样看来,事物的自我保存是其本质,也是在保存其本质。而人的心灵的自然倾向是自我保存,而要被保存的本质,在理智的运行下,就是去努力清晰明白地理解事物,获得正确的观念。

须知当一事物与我们本性相符合的时候就对我们有利(Pr.31,Ⅳ),也就是有利于我们的自我保存,因为与我们本性相符合的事物,就可以通过一些共有的属性而得到理解,就代表与我们有共同点,而显然我们本性当中不存在对自身保存不利的东西,所以此种事物不会对我们不利,同时,因为万物的本质都有自我保存的自然倾向,因此我们与这事物的共同点也不会与我们自我保存毫不相干,所以与我们本性相符合的事物对我们的自我保存有利,而万物当中与我们本性最相符合的莫过于其他由理智指引的人(Pr.35,Ⅳ)。

虽然人的本性由于被动情绪的主导可以有所不同(Pr.33,Ⅳ),但是由理性指引的人是主动的,也就是说他的行为是完全可以通过其本性而决定,而不受外因的干预,所以他的本性是其行为最直接的原因。这样,由理智指引的人的本性总是相符的(Pr.35,Ⅳ),他们会一致的认为什么对他们的存在不利,什么是有利的。对理性指引的人来说,他所努力追求的无非是去理解,这种德性是对每一个由理智指引的人相同的(Pr.36,Ⅳ),而最有利于心灵去理解的事物是其他由理智指引的人,因为他们的本性是相符合的,所以一个理智下的人会想要其他人去追寻理智,也就是去理解,因为与自己本性相符的事物是有利的,这样看来,他所追求的,他同时也希望所有人追求(Pr.37,Ⅳ)。他们的利益也是共同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伦理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伦理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