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反映阅读品格

wu_chm
2018-04-13 21:29:43

当年金庸先生首次连载《书剑恩仇录》时,书中第五回《避祸英雄悲失路》中,周仲英之子周英杰,由于贪图对方一个精美的西洋望远镜,因而出卖了在他家地窖里躲藏的多位绿林英雄,待周仲英回家知道事情原委后,怒不可遏,甩手便将那个精美的望远镜摔了,不仅如此,在他让儿子拜别了母亲后,手刃了自己的亲子。

当年古龙先生在看到连载的时候,马上便看出金庸先生这段文字是从梅里美的小说中《马铁奥·法尔哥尼》化身得来——不过等到金庸修订之后再版时,这段便被金庸删掉了。(具体原文可参见陈舜仪整理《笑红尘》一书)

——是的,一位作家,要想写出的作品获得肯定,不阅读海量的作品显然是不可能的,而阅读过的作品,事实上,都成为了他们下笔时的丰富给养。

台湾作家三毛对此曾经有过一段深刻的描写:“许多时候,自己可能以为许多看过的书籍都成过眼烟云,不复记忆,其实它们仍是潜在气质里、在谈吐上、在胸襟的无涯,当然也可能显露在生活和文字中。”

这种文学上的痕迹无法逃避,哪怕你刻意避免读过的书和所经历的的时代——而你如果这样做,首先要做到的,恰恰就是要知道自己曾经读过的书,以及自己所经历的时代。

因此,本书作者刘国

...
显示全文

当年金庸先生首次连载《书剑恩仇录》时,书中第五回《避祸英雄悲失路》中,周仲英之子周英杰,由于贪图对方一个精美的西洋望远镜,因而出卖了在他家地窖里躲藏的多位绿林英雄,待周仲英回家知道事情原委后,怒不可遏,甩手便将那个精美的望远镜摔了,不仅如此,在他让儿子拜别了母亲后,手刃了自己的亲子。

当年古龙先生在看到连载的时候,马上便看出金庸先生这段文字是从梅里美的小说中《马铁奥·法尔哥尼》化身得来——不过等到金庸修订之后再版时,这段便被金庸删掉了。(具体原文可参见陈舜仪整理《笑红尘》一书)

——是的,一位作家,要想写出的作品获得肯定,不阅读海量的作品显然是不可能的,而阅读过的作品,事实上,都成为了他们下笔时的丰富给养。

台湾作家三毛对此曾经有过一段深刻的描写:“许多时候,自己可能以为许多看过的书籍都成过眼烟云,不复记忆,其实它们仍是潜在气质里、在谈吐上、在胸襟的无涯,当然也可能显露在生活和文字中。”

这种文学上的痕迹无法逃避,哪怕你刻意避免读过的书和所经历的的时代——而你如果这样做,首先要做到的,恰恰就是要知道自己曾经读过的书,以及自己所经历的时代。

因此,本书作者刘国重,著名的金庸小说研究家,通过熟读金庸小说和金庸得访谈随笔后,再对比金庸小说原文,探究出了对金庸小说有着深刻影响的作家及部分作品,包括:大仲马,斯格特,斯蒂文森,莎士比亚等人的作品,以及阿拉伯民间故事集《天方夜谭》等等。

而上述这些作品,归纳其共同特点,就是故事性很强,而金庸本人,就是说故事的高手,他能熟练的将这些成熟的桥段,化身在自己的小说中,并隐匿于无形。

说来轻巧,然而这样运用成熟桥段,其实难度很大:在金庸之前台湾的一批武侠作家,他们的武侠作品多以奇、诡、绝等作为卖点,往往一个故事,就是一件惊天阴谋,然而读者读到最后,往往发现造成整个故事最恶劣后果的那个人,就是故事中最不可能的那一个……而且在揭露完谜底之后,人顿时会感到索然无味,让人生成一种强烈的空虚感:因为这些书往往都是靠着故事情节推动,而不是人物性格——而读者在掌握了这一系列作品的套路后,往往书看了一半儿,就已经猜到了结局和阴谋的始作俑者……吊诡的是,越是最不可能的那个人,读者往往越容易猜得到……

但金庸小说出现,可谓破天荒,尤其是后期《笑傲江湖》等作品,完成了早期靠故事情节推动的探索阶段,可谓技巧更成熟,笔法更高明了,也许古龙这等阅读过诸多西洋小说的作家,能够瞬间识别出金庸作品脱胎于梅里美或者杰克·伦敦,但普通读者哪有那么轻易看出来呢?

更何况,倘若真以所谓的桥段进行罗列,那么我们如今所能看到的几乎所有作品(包括小说和电影),几乎都是运用所有证明可行的桥段进行的排列组合——甚至有极客统计,假如想要写出(拍出)好看的追逐场景,那基本只有57种追逐方法,因为通过前人无数血泪经验证明,只有这些追法好看,倘若不这样做,那你写出的这段内容,往往就是失败的。

所以除非再有创造性的作品问世,否则我们读到的所有小说,只要面世,其实就已经落入前人的窠臼了。

不过金庸小说不是没有它自己的问题,我最感兴趣的是学者傅国涌的说法:

他年轻时虽然读的是外文系,读过大量西方19世纪的文学作品,酷爱英国哲学家罗素的作品,还翻译过罗素的《人类的前途》,但一方面他的阅读本身是有选择的,他喜欢读那些故事性强的小说,对现代科学基本上是陌生的,对西方哲学也几乎没有涉猎,尤其对洛克、孟德斯鸠他们的政治哲学一片空白。他的知识结构是有严重缺陷的,很少受到西方近代文明影响。他自己崇尚天马行空、独来独往的自由,那只是一种类似庄子式的逍遥,最终还是走不出民本思想的胡同,以为靠好皇上就可以解决“人类的根本问题”。他的历史观,强调人民性,也同样是“民为贵”思想的另一种说法。包括他从否定权力到回归权力,他的美国观都可以从这里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我想金庸的最后一部小说《鹿鼎记》可以作为傅国涌这段话的最好注解。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金庸师承考的更多书评

推荐金庸师承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