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女人却又离不开女人的男人们

罗芒
2018-04-13 20:26:04

这是一张概念专辑,如题,写了各种各样的独身男人。严格的说,他们是目前没有妻子,或者没有与之关系亲密的女人,一起睡觉的女人是有的。名为没有女人的男人们,实则每一篇都在讲男女关系,女人的身影在男人的生活中挥之不去。

《驾驶我的车》

一个鳏居的男演员家福,请来一个车技超好的北海道24岁妹子渡利当司机。妹子说不上漂亮,打扮中性、话不多、车技好、好抽烟,原生家庭很不好,父亲出走、母亲酒驾致死,所以为人孤僻、与世界有隔膜。这样两个人的组合,很相宜。一段时间后,两人互相吐露内心的伤痛。

家福有漂亮的妻子,已去世。他知道她生前发生过多段婚外性关系,但一直没有说破,妻子去世后,他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一来心中气愤且无处发泄,二来想弄明白妻子为什么要和别人睡觉。之后他接触了妻子的最后一个性对象高槻,想弄清楚原委,也想报复高槻。他发现高槻对妻子也爱得很深,念念不忘,两人以似友非友的奇特关系一起喝了一段时间酒,最后既没弄清楚疑惑,也不想报复了。只是依然伤痛难平。

伴侣和别人睡觉,不说实际发生或实际看到,光是想想都让人心痛到窒息。“自己缺乏别人所能给予的东西”会让人失望、绝望和愤怒,两性之间的占有欲也会令人发狂。所以,家福无论再怎么佛系,大概一辈子都无法释怀了。事已发生、刺已埋下,再怎么回避再怎么视而不见,都会有再被扎疼的一天。

《昨天》

和《挪威的森林》中木月、直子相似的悲伤爱情故事。当然,故事内核不一样,解决也没那么悲惨。一个无法接纳自己的东京男生木樽,辛苦学得一口关西腔,对未来很迷茫,无意考大学,不想失去青梅竹马的漂亮女友又怕她另找男友,于是撮合女友和“我”谈恋爱,“我”和女友当然没成,他们也无可避免地分手了。木樽最终没有考大学,去了美国各地做日本料理。

木樽有种种烦恼,不认同自己的身份、不喜欢既定的成长道路、对爱情走向看得透但无力挽回。女友有看看外面世界有多大的欲望,是他怎么优秀都填不满的,毕竟他不能变成另一个人;最起码的,他得考上大学,而他又不愿意。在种种困惑夹击下的少年,容易疲倦到逃避,表面看起来乐观向上满不在乎,其实心中满是无力掌控生活的无力感,这事他心中最理想的解决方法就是,离开这一切,从零开始。

《独立器官》

一个多金的不婚男人,多年来自如地游走于多个女伴之间,生活、事业和性关系都井井有条,最后动了情、被骗了钱、也丢了命,真正的为爱而死。

女人可能真的有这么一个独立器官,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谎,且不会有心理负担,如果是真的,那可真叫人失望。

《山鲁佐德》

一男一女,男的不出门,女的为他定期采买做家务、做爱,然后给她讲故事。七鳃鳗的前世故事有点魔幻,需要动用各种感官去感受它。私闯暗恋的男生的家的故事很私密,也很有趣,一般人大概不会这样去疏导自己无处安放的爱意,这个故事和《重庆森林》王菲部分很像,这个行为会让人上瘾,需要外力去解救,男生家换锁解救了她。

这对男女是因为什么产生联系的,小说中并没有交代,仿佛他们的没有过去的两个人。他们的相处也仿佛带任务性,唯有故事,才是两人深层交流的场所。

《木野》

前半部分写实,后半部分就有点虚幻了,像是要把木野的心理疗伤过程写实化。

木野是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跑鞋推销员,无意撞见妻子和自己关系最好的同事做爱,内心受创,离职、离婚、办酒吧去了。和《驾驶我的车》里的家福一样,很佛系,对被绿这种事没做出过激反应,独自离开。默默承受,都是典型的村上小说男主。小说后面部分,木野出游,渴望和人有联系,一个人漫无目的的流浪时,之前不形于色的伤痛才汹涌而出无法遏制。

《恋爱的萨姆沙》

致敬卡夫卡的《变形记》,萨姆沙在清早从甲壳虫变回人了,重新学习作为人的的生存法则,行动和认知都得慢慢学习。对人世茫然无知、毫无成见的他,爱上了上门修锁的佝偻女孩。

讽刺的是,他作为甲壳虫的时候,家人不以为怪,把它关起来,屋子封得严严实实。他醒后,家人听到开门声,却不顾外面战乱的危险,停下早餐,跑出家门,并叫来修锁匠。他成了比战争更恐怖的人,被视为怪物的他,也只能爱上被兄弟性骚扰、被歧视的佝偻女孩了。

《没有女人的男人们》

午夜得知旧恋人的死讯,“我”成了失去女人的男人们之一。恋爱过的一方从这世界上消失,才是恋情的真正的终结。

这本小说集中,中意《驾驶我的车》《昨天》《独立器官》《山鲁佐德》《木野》这五篇,看来我还是更喜欢写实的东西,或者是想象力不够丰富,感觉迟钝。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没有女人的男人们的更多书评

推荐没有女人的男人们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