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 罗生门 8.7分

叹为观止

流浪の小圆头
2018-04-13 20:06:13

前天看梁文道的说书栏目《一千零一夜》,最新几期讲到京都文学,谈了三个代表作:三岛由纪夫的《金阁寺》、川端康成的《古都》和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上个月在京都旅行时读了《金阁寺》,《古都》先放一边,昨天又看了遍黑泽明的电影然后再读这本小说。

“罗生门”原来是一个笔误,本来是“罗城门”,就是京都朱雀大道上南端的一个城门,几经焚毁,现在已经没有了,成了社区游乐场。但因为文艺作品太有名,超越了原本的实体,把它延生成一个类似“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比喻义。而且电影《罗生门》讲的不是小说《罗生门》的故事,是芥川龙之介的另一篇小说《竹林中》,《罗生门》是另外的故事。为什么张冠李戴,我就不得而知了。

《罗生门》的故事很短,写一个家将因世道艰难被主人扫地出门,失业之后穷混潦倒的他对未来感到茫然(正如现在的我),除了武力又没别的本事(这点不像我),来到罗城门躲雨顺便思考人生,得出宁可饿死也不做坏事的结论。然后他看到了一个老妇人在罗城门上拔死人尸体上的头发做假发,觉得她很坏,抓住她质问。老妇人说,反正我拔头发这位也不是什么好人,她抓蛇做成蛇干冒充鱼干来卖(为什么我觉得……挺好的啊!),而且我

...
显示全文

前天看梁文道的说书栏目《一千零一夜》,最新几期讲到京都文学,谈了三个代表作:三岛由纪夫的《金阁寺》、川端康成的《古都》和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上个月在京都旅行时读了《金阁寺》,《古都》先放一边,昨天又看了遍黑泽明的电影然后再读这本小说。

“罗生门”原来是一个笔误,本来是“罗城门”,就是京都朱雀大道上南端的一个城门,几经焚毁,现在已经没有了,成了社区游乐场。但因为文艺作品太有名,超越了原本的实体,把它延生成一个类似“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比喻义。而且电影《罗生门》讲的不是小说《罗生门》的故事,是芥川龙之介的另一篇小说《竹林中》,《罗生门》是另外的故事。为什么张冠李戴,我就不得而知了。

《罗生门》的故事很短,写一个家将因世道艰难被主人扫地出门,失业之后穷混潦倒的他对未来感到茫然(正如现在的我),除了武力又没别的本事(这点不像我),来到罗城门躲雨顺便思考人生,得出宁可饿死也不做坏事的结论。然后他看到了一个老妇人在罗城门上拔死人尸体上的头发做假发,觉得她很坏,抓住她质问。老妇人说,反正我拔头发这位也不是什么好人,她抓蛇做成蛇干冒充鱼干来卖(为什么我觉得……挺好的啊!),而且我做假发也是迫于生计,不做我就饿死了。家将听完老妇人的说法,立刻打消了不做坏事的念头,扒光了老妇人的衣服,说我拿你衣服去卖,不然我也会饿死。

小说《罗生门》到这里就写完了,是一个讲世道人心的故事。

电影《罗生门》和小说《竹林中》比起来增加了一些内容,多了最后报官者自述的反转,但无所谓,反正还是同样的主题。小说当时出来读者以为是推理小说,还苦苦思考到底真相是什么——毕竟柯南说了,真相只有一个。后来发现自己被作者耍了,作者就是要讲没有真相这件事情。

不过,这本短篇小说集中我最喜欢既不是《罗生门》也不是《竹林中》,而是《地狱变》,讲著名的屏风画师良秀为了画一个地狱主题的屏风走火入魔。他故意虐待徒弟,看他们在眼前痛苦的样子,然后作画。画到八成快完工时遇到瓶颈,然后去找大人,说想在屏风正中央画“一辆槟榔毛的牛车从空中坠落之景”、“车中坐着一位雍容华贵的夫人,在烈火之中披头散发,痛苦不堪”。大人说好办,众人去到一座无人居住的庭院准备烧车。大人说车上绑着一个犯过事的侍女,来烧吧,烧之前你去看看她的样子。良秀走近一看,竟是自己女儿(大人曾试图纳他女儿为侍妾不成)。然后大人下令点火,火柱之前,良秀起初备受煎熬,突然流露出莫名的光辉,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独女被烧死的样子,回家画出了《地狱变》。画成,悬梁自尽。

“令人叹为观止。”这是小说最后一位高僧看完屏风后的评价,也是我读完小说的感受。

这个故事讲艺术跟死亡或者悲剧的关系,不好说这种风气是不是发源自日本,中国更久远,比如干将莫邪剑的故事也是差不多意思,还有一句话叫“朝问道,夕死可矣”。西方也有,古希腊悲剧,尼采也说,“一切文学,余爱以血书名。”但在追求艺术的过程中,闻到夕死的中国人不多,日本人发扬光大了,直到今天还是这样。有时候这就是艺术家在用自身传奇性与艺术作品互相成全的举措。天人合一。

《鼻子》和《山药粥》两篇读完我没什么感觉,反而记得了后面《侏儒的话》说鼻子的:如果埃及女王的鼻子是歪的,那么历史有可能会改写。《侏儒的话》是芥川龙之介一些短短长长的主题思考,谈及自然、艺术、社交、恋爱与死等等,也谈些其他本土和外国作家如雨果、莫泊桑等。很多警句,他说,“少年时代的抑郁是对全宇宙的傲慢”。

而有一篇《河童》是魔幻故事,写一个人去了河童国(类似水鬼吧)的见闻,爱丽丝梦游仙境,基本就是借妖怪在嘲讽人类社会,比较有意思的是河童哲学家的语录:

“我们热爱大自然,可能是因为大自然既不憎恨我们也不妒忌我们。”

“我们最想引以为豪的东西恰恰是我们不曾拥有的东西。”

介绍河童国的法律,犯罪的人一旦失去犯罪动机便宣布无罪——就是你为一个人去偷东西,然后那个人死了,你偷东西的动机就不成立了,你就成了另一个人,所以你无罪。

我竟然无法反驳。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罗生门的更多书评

推荐罗生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