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咏叹调——读《一封陌生女人的来信》

悦笙乐衣
2018-04-13 19:35:41

古今中外但凡谈到爱情大抵都说的是两个人的故事。爱情中的男男女女在相互的互动中演绎出各种爱情样式。有男追女,有女追男,有二女抢一夫,也有众男为一女,当然还有所谓男与男、女与女的耽美故事,仿佛让人觉得,只有在你来我往、你情我愿、出双入对、相怨相杀中才能让爱情显得格外引人入胜、轰轰烈烈。尤其是中国人在写爱情故事时,对爱情的圆满结局似乎有超乎寻常的执念。看中国的那些传奇小说,主角一定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而且不管过程如何曲折,结果一定是有情人终成眷属,负心人终遭报应。这一点,就连被誉为“中国的莎士比亚”的汤显祖也未能免俗。《紫钗记》中的霍小玉与李益实际中其实是以悲剧收场,李益抛弃了霍小玉,霍小玉伤心而亡,但在汤显祖笔下却愣是在黄衫客的促成下终得圆满。《牡丹亭》中明明一大半故事写的都是杜丽娘的单相思,是一个女孩的爱情梦想,却在最后生生拉成了一个才子佳人大团圆。人们在写这些爱情故事时仿佛预设了这样一个前提,爱是两个感情缺失的人的相互拯救。只有最终由回应,有具体落实对象的爱才是真正的爱情,仅有有去无回的爱将无法把一个人才这种残缺中拯救出来。但看《一封陌生女人的来信》却给我们提供了另外一种爱情形态——一个人的爱情也可以达到至纯至美的境界。

说实话,《一封陌生女人的来信》其实并不是一个特别好改称电影的小说。因为这个小说的90%的篇幅都是完整记录了一封信。这封信与其说是写给那个她爱了一辈子的小说家R先生,倒不如说是写给所有小说读者的一封自我剖白。在小说中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这个女人的名字,读信的那个男人也不过是个代号,也少有正面描写,完全都是这个陌生女子的内心世界。这与电影语言要求对话,画面和冲突的要求都相去甚远。但就是这样一个特别难改成电影的小说却被中外导演多次改编成影视作品,这不能不说是其文字魅力之大,动人之深。一个自始至终都没有名字的女人,因一个虚妄得像影子一样的男人,构建了想想中的完美爱情,最后为这个爱情倾其所有,奉献一生。这样的女人,若是在现实中,可能大多数人都会觉得她傻吧!确实,在生活中我们会嘲笑那些单恋的人。这种还未开始就凋谢的畸形情感能叫恋爱吗?它能达到爱情的完满境界吗?可即使最理智,最铁石心肠的人,看了那封饱含十多年深情的绝笔情书,也会怅然若失,潸然泪下。谁也不可否认,单恋也很美。人们在二人互动的的爱情可以升华,也能互相伤害,但单相思的爱情却是一种永恒。它无需依傍,自给自足,永无残缺,永远闪着玫瑰色的光芒,让拥有它的人即使行走于地狱的黑暗也甘之若饴。

“在这个世界上大抵没有什么东西能比得上一个孩子那份神圣而不为人所觉察的爱情了,因为这种爱情是安静温顺的,不寄予太多希望,不奢求得到回报,有些曲意逢迎,又饿委身屈从,还带着新鲜的热情奔放;这和成年妇女的那种太过热烈,在不知不觉中索取贪婪的爱情完全不同。只有孤独和纯粹的孩子才能把全部热情集中起来,毫无保留地付给一个人,而其他的人在复杂的人情世故中早已把感情消磨殆尽,他们已经丧失了谈论真情的能力。”

这段《一封陌生女人的来信》中的话,犹如最美的爱情咏叹调,道出了这种爱情的真谛。一部歌剧中,独唱的咏叹调往往是最迷人的乐章,在爱情中独角戏也往往是一个人精神最美的时刻。“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在爱情的独角戏中,正因为那份不计回报的相思让这份感情像水晶一样干净剔透,正是因为没有实在的对象才让人有无限想象。人们只有在独自吟唱爱情咏叹调时,感情才没有一丝一毫的虚伪做作,灵魂才是最干净美好的。就像到了春天,花要开,树要绿,一切那么自然,却成就了一片万紫千红。这片万紫千红在并不知道自己是否会迎来蜂蝶,却先让自己的生命丰盈起来,让后用这片丰盈从容过完自己的一生。这个过程中,蜂蝶不是目的,也不是终点,只是过程中的一个自然而然的发生。一切皆是因为生命本身的自我充实。

人们的爱情往往也是这样。即使是在两个人的爱情中,也往往需要爱情双方先发现了自己的爱情,然后怀着这样一份心境,在黑暗中不断的寻觅试探才找到了自己的爱人。在爱情的想象中,人们看到了生命中最隐秘的渴望,最完美的自己。给自己想象一个完美的情人,满足自己未能达成的心愿。即使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也换不回爱人的一次回眸又有什么关系呢?终究这是一场和自己心灵的对话。现实中的对象不过是个寄托物罢了。当这个寄托物变成现实,反而会让这种爱情的感觉死去。因为现实并不属于我们的想象,也无法成为我们的一部分。我们可以在想象中把爱情想象成我们喜欢的样子,满足我们的所有愿望,但在现实中却永不可能都向我们的愿望而实现。即使我们承天之幸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那个心目中的完美情人,可一旦这种爱的感觉在其中一方心中不再能滋生,爱情其实已在双方的交往中死去,。爱情生命力枯竭的一方犹如吸血鬼一样,不断索取吮吸另一方爱的能量直到将对方的爱也耗尽,最终将爱情化作一片灰烬。

“现在,我要把我整个的一生都倾诉给你,说起来,我这一生活着的真正意义是从我认识你的那天才开始的。”这个陌生的女人的一生犹如王尔德笔下的夜莺。夜莺为了给爱情找一朵红玫瑰,生生将一朵白玫瑰用心头血浇灌成红玫瑰。而这个陌生的女人却用白玫瑰诉说了一生的相思。白玫瑰的花语是孩子般纯洁忠贞的爱情,而陌生女人就是这样一朵白玫瑰,爱得纯粹,爱得深沉,只愿“那一缕来自我的爱情的微弱呼吸包围着你”。她第一次走进R先生的房间,徜徉在那些书本中就如杜丽娘邂逅的那场游园一样,充满了期待和好奇。在当中她撞见了自己的爱情,于是回来为自己编织了一场梦。那个梦属于现实中的一个人,但那个人却总也记不得她。她努力再三地要把这个梦寻回来,但却坚持爱情应该是美好的,轻松的,愉悦的,所以次次在关键时刻都不强迫那个人记起,永远给那个人留下一个洒脱离去的背影,保留一份完整的美好。即便是为他生了小孩也不愿成为他的累赘。只是把这个和他相关的生命当做自己爱情的延续,美好的信物。在这个故事里,男人只是一个影子,而真正重要的是女人自己。若他记得固然是好,不记得也没关系,因为女人心中的爱情之光从未熄灭,她始终是幸福的。相反,那个游戏人生的男人,终其一生都缺乏爱的能力,于是像一个流浪儿一样到处乞爱,却总是露水姻缘,一无所获。他的生命中从来都唱不出像那个陌生女人那样感人肺腑、动人心魄的咏叹调,活着其实犹如行尸走肉,毫无意义。陌生女人虽然最后还是因伤心而亡,但终其一生感情都是真挚丰盈的。这份单恋虽让她低进尘埃里,却比那个男人更伟大。那种从爱情中生出的强大生命力从文字中透出来,从歌声中唱出来,从心灵中溢出来,感动的不仅仅是那个从不懂爱的R先生,还有我们这些所有获得或未获得尘世幸福的人。

“过去那样的相逢或别离,已然很好,不管怎么着,总之很好……我要为此感谢你,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息。”自己的丰盈的情感填满自己的心灵,从此幸福不用乞求他人的怜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个陌生女子的来信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陌生女子的来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