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血 少年血 8.1分

梦话

还云_N
2018-04-13 16:54:38

这是一个小镇,它不南不北,不沿海也不深居内陆,需要特别说明的一点是,它并不位于地震带上,因此许多年后,人们把那次地震的缘由归结于采矿挖空了地下。

晚上十点,张如常的回家,从他的车间到工厂大门要走很长一段路,地面上摊开的雨水反映着路灯的光,水浅的地方光断断续续,而水深的地方光清晰明朗。他一路上就沿着那断断续续的光走,不知怎么昏了头,一脚踩进水坑,带沙的雨水黏在他脚底。

他刷了牙,用肥皂洗脸,用的是香皂,自从他住到城里以来,就再也没碰过硫磺皂。他也曾经学着城里人买过几支洗面奶,但总用不习惯,觉得挤在手心里头对着搓半天,费事儿,不如他用肥皂洗脸,油垢和灰泥之下的面容使他新奇与快乐,他对着镜子重复眨眼和皱眉的动作,一张口一闭嘴喉结就上上下下的滚来滚去,这证明我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了,他想,似乎没有几年前的夏天,还有人摸着他的头喊他“小张”,他如今比泡在水里的竹笋长的还要快。他舒舒服服的看着他的大脚板,叉开的脚趾头,脚底泥沙和雨水的凉意似乎还在,尽管他已经用他的香皂细细把脚洗过,这将成为他今夜唯一的遗憾,但没有什么能妨碍他快活的钻进被窝,光秃秃的比泥鳅还要滑。

在那个不知道是睡

...
显示全文

这是一个小镇,它不南不北,不沿海也不深居内陆,需要特别说明的一点是,它并不位于地震带上,因此许多年后,人们把那次地震的缘由归结于采矿挖空了地下。

晚上十点,张如常的回家,从他的车间到工厂大门要走很长一段路,地面上摊开的雨水反映着路灯的光,水浅的地方光断断续续,而水深的地方光清晰明朗。他一路上就沿着那断断续续的光走,不知怎么昏了头,一脚踩进水坑,带沙的雨水黏在他脚底。

他刷了牙,用肥皂洗脸,用的是香皂,自从他住到城里以来,就再也没碰过硫磺皂。他也曾经学着城里人买过几支洗面奶,但总用不习惯,觉得挤在手心里头对着搓半天,费事儿,不如他用肥皂洗脸,油垢和灰泥之下的面容使他新奇与快乐,他对着镜子重复眨眼和皱眉的动作,一张口一闭嘴喉结就上上下下的滚来滚去,这证明我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了,他想,似乎没有几年前的夏天,还有人摸着他的头喊他“小张”,他如今比泡在水里的竹笋长的还要快。他舒舒服服的看着他的大脚板,叉开的脚趾头,脚底泥沙和雨水的凉意似乎还在,尽管他已经用他的香皂细细把脚洗过,这将成为他今夜唯一的遗憾,但没有什么能妨碍他快活的钻进被窝,光秃秃的比泥鳅还要滑。

在那个不知道是睡着还是醒着的瞬间,他感受到了床在摇晃,楼板在晃动,该死的,准又是楼上那个女人又在和哪个野男人,他曾经无数次爬在窗口看见交缠的大腿,不同的头发长短和相同的光。这是他童年隐秘的泥巴,死死的糊在他胸口,他可以用终其一身的时间对其咒骂,但不能否认自己在看到那束光时不可遏制的冲动与快乐,它从身下上升,撕扯着他的脑子。这一切都没错,只是他忘了他已经从那个农村的土屋中搬出来了。他来到了城里,但每一夜他合上眼睛,梦自然会把他带回去,他爱着做梦,同时又极其痛恨做梦,因为他会情不自禁的把梦的内容大声讲出来,他捂不住他羞愧的隐秘,只能用一块泥巴把它们糊起来。

他同样也听见那些高声刺穿的尖叫“快跑啊!快跑啊!”那不像他自己的声音,管他呢,他沉睡着的面孔上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这是我自己的梦,而我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男人,是一个认真而有担当的好男人,我不再是那个说梦话的男孩了。梦像一团白乳胶,把他黏在里面,他就在这里面游泳,眼前是太阳的白光,我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不是一个说梦话的人,他高声的宣布,并且不为此感到任何羞耻。他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喊“快跑啊!”,又或者人们为何要冲他大喊,难道他们看不见自己在游泳?

他的尸体被挖出来的时候满脸漆黑,抹去灰之后人们看见他的笑容,这成为人们怜悯他的另一个理由,他是在多甜蜜的梦中死去的呀。这个十八岁的男孩,或者说是男人。因为人们的仁慈与可怜,他们希望他的脚趾是在死亡之后才被砸断的,那只被雨水浸没过的脚趾。

张就是这样在睡梦中给砸死的,每个人都认为他死于那场地震,似乎也确实应该是这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少年血的更多书评

推荐少年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