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补给

lady oracle
2018-04-13 15:49:56

我叫维克托。

坦白讲,我其实个很普通的人,没有做出过什么了不起的事,以至于就算在我妻子的书里,我都有些面目模糊……是的,她居然一句也没写我那英俊的脸孔。我好像通晓税务,经营贸易,还有点醉心于日本文化,我妻子说我讲日语的样子令她紧张,但我想这只是她想摆脱与异族沟通的借口,我哪有那么可怕。

我有的只是一份似乎收入不错的工作,一个可爱的女儿,一个摆满动物标本和喵星人的家,以及一个状况不断,但,犀利无比的妻子。

在我看来,作为一个没有专业知识的“正常人”,所有对抑郁症患者的揣测、臆想,都是一种“鸡同鸭讲”的隔膜。中国人说“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是的,你没在那条绝望的河里呛过水,你就不会懂那种窒息那种疼。我妻子说得很对,“ ‘只要打起精神’是全世界公认的最无效的治疗抑郁症的方法”。抑郁症是种精神疾病,是严重的生理失调,和失去肢体的某部分功能一样痛苦,所以别再劝他们开心一点,或是多一点笑容了,就像你没法对维纳斯说“这并没有多么困难,把你的手拿到医院重新接上”。

所以,我以我的妻子为荣。尽管,我仍然认为她古怪又难缠,还谋杀了我的不少睡眠,这些事过会儿再谈。她被囿于在精神疾病的“OA

...
显示全文

我叫维克托。

坦白讲,我其实个很普通的人,没有做出过什么了不起的事,以至于就算在我妻子的书里,我都有些面目模糊……是的,她居然一句也没写我那英俊的脸孔。我好像通晓税务,经营贸易,还有点醉心于日本文化,我妻子说我讲日语的样子令她紧张,但我想这只是她想摆脱与异族沟通的借口,我哪有那么可怕。

我有的只是一份似乎收入不错的工作,一个可爱的女儿,一个摆满动物标本和喵星人的家,以及一个状况不断,但,犀利无比的妻子。

在我看来,作为一个没有专业知识的“正常人”,所有对抑郁症患者的揣测、臆想,都是一种“鸡同鸭讲”的隔膜。中国人说“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是的,你没在那条绝望的河里呛过水,你就不会懂那种窒息那种疼。我妻子说得很对,“ ‘只要打起精神’是全世界公认的最无效的治疗抑郁症的方法”。抑郁症是种精神疾病,是严重的生理失调,和失去肢体的某部分功能一样痛苦,所以别再劝他们开心一点,或是多一点笑容了,就像你没法对维纳斯说“这并没有多么困难,把你的手拿到医院重新接上”。

所以,我以我的妻子为荣。尽管,我仍然认为她古怪又难缠,还谋杀了我的不少睡眠,这些事过会儿再谈。她被囿于在精神疾病的“OASIS”里,时而在X区的流星舞厅里劲歌热舞,时而又位移至Y区的死亡星球里险象环生,最见鬼的是,这一切都不由她自己切换,完全是随机出现的,她这个玩家能做的着实有限,甚至不比观众多多少!她九死一生的活下来,并不是因为什么外挂,什么魔方,什么鬼娃娃恰吉炸弹……而是全凭着一股韧劲儿,看看她的人生法则吧~~“我要疯狂的高兴起来,出于纯粹的愤怒”,“享受当下还不算糟糕的时刻,因为糟糕的时刻即将来临”,“像多萝西.帕克和亨特.S.汤姆猫一样的人也一定在挣扎,那种挣扎只要没把我摧毁,就会使我更坚强”。

她努力生活着,不让自己在战斗中失败、沦陷,并且一直在试图拯救更多人,想帮助更多人“凭借一己之力,把自己拽出封闭的散兵坑,看着自己的伤口痊愈,并记住太阳的模样”。我不知道,在未来的某一天她的银丝带军团能否吹响集结号,占领制高点。但我会帮助她,尽我所能的帮助她,打赢这场我并不理解的战争。她的敌人是看不见的精神疾病,而我能做的是给她更多爱的补给。哪怕,那些“补给”意味着,要安抚她因为一个多义词而引发的关于“怀上天鹅之子”的惊惧,要忍受她尖叫着在深更半夜对熟睡的我猛砸,要习惯于在我视频电话会议时背后会突然出现某只狂喜的浣熊尸体......

但我依然会支持她,就像我会为过敏的她,去做某项手术......

(看书吧,只有这样,你才能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高兴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兴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