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主义”的兴衰

沈尘
2018-04-13 14:37:07

“交通史观”是本书一大特点,也有书评写了,不再赘述。就想谈谈其他方面。

黄仁宇在《中国大历史》中将中国朝代的兴衰归结于“数字目管理”,英文是mathematical management。宫崎市定则将“民族主义”放在了核心的位置,元的建立是因为汉人未曾有坚固的国民意识,满人建立清朝,也是满人的民族主义亚服了汉人的民族主义。日本民族团结的诞生,则是两次蒙古来袭的结果,“神风”打退了蒙古侵略者,也把“武家”/军人的势力提到很高的位置。

自宋以来,中国周边各民族风云变幻,宋代汉人未有团结的民族意识,疲惫地纠缠于各外族之间。直到元末,中国消极的国民意识才开始觉醒。明朝的兴起是汉人民族主义的首次成功。但这里面有个矛盾之处,一方面是蛮夷低于汉人的民族思想;另一方面是儒家君臣名分的大义思想。元末、清末都有这个问题,“攘夷”还是忠君,汉人处于一种矛盾挣扎之中,当清朝覆灭时,不少汉人还自杀殉国,如国学大师王国维。

宫崎这种思想的延伸,其实蛮容易被军国主义所利用的,我也可以了解宫崎当时写这本书,特别是前半部分的时候,是受到军国政府的压力,为侵略亚洲各国进行合理化辩护。但宫崎还是保持了学者的独立性,没有对日本文化

...
显示全文

“交通史观”是本书一大特点,也有书评写了,不再赘述。就想谈谈其他方面。

黄仁宇在《中国大历史》中将中国朝代的兴衰归结于“数字目管理”,英文是mathematical management。宫崎市定则将“民族主义”放在了核心的位置,元的建立是因为汉人未曾有坚固的国民意识,满人建立清朝,也是满人的民族主义亚服了汉人的民族主义。日本民族团结的诞生,则是两次蒙古来袭的结果,“神风”打退了蒙古侵略者,也把“武家”/军人的势力提到很高的位置。

自宋以来,中国周边各民族风云变幻,宋代汉人未有团结的民族意识,疲惫地纠缠于各外族之间。直到元末,中国消极的国民意识才开始觉醒。明朝的兴起是汉人民族主义的首次成功。但这里面有个矛盾之处,一方面是蛮夷低于汉人的民族思想;另一方面是儒家君臣名分的大义思想。元末、清末都有这个问题,“攘夷”还是忠君,汉人处于一种矛盾挣扎之中,当清朝覆灭时,不少汉人还自杀殉国,如国学大师王国维。

宫崎这种思想的延伸,其实蛮容易被军国主义所利用的,我也可以了解宫崎当时写这本书,特别是前半部分的时候,是受到军国政府的压力,为侵略亚洲各国进行合理化辩护。但宫崎还是保持了学者的独立性,没有对日本文化进行过度的美化。

就中国国民性的问题,宫崎其实说的不错,武力征服中国的外族如元、清,在中国历史上是有其合法性地位的,汉人出于儒家道德,需要臣服于君主。那么这个外族,如果是日本人,是不是也同样有资格呢?这种观念很容易被军国主义利用,特别是腐朽的清朝终于灭亡,民国期间军阀混战,一切都看不清楚。恰如满人自认为得天下是因为明朝自身灭亡,清朝从逆贼手中夺回正统,救人民于水火,将其执政权合法化一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亚洲史概说的更多书评

推荐亚洲史概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