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场 笑场 7.3分

不是我幽默,是你们爱笑。

远山
2018-04-13 12:55:40

未曾开言我先笑场,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

人生确实没有意义,但人生有美,梦幻泡影嘛,本来就是美的。

道理很难讲清,人会自己成长。

都看的很明白,都活的很不明白。

东西时间长了就不再只是东西了,东西赔的起,时间赔不起。

东西没有高下之分,全在人心一念,你的命重要还是我的命重要,要看来取的人是谁。

众生平等,不是说众生都有一样的价值,而是说众生都一样没有价值。

宇宙是震动的幻象,所谓命运是没有规律的碰撞。

有退路其实就是懦弱,人就是总给自己太多退路,世界才变成这样,人生下来就是没有退路的过程,死不叫退路。

消息是一点点传开的,有消息之前就先有了传言,历来如此。

夜晚在山林中赶路的乐趣不是什么人都能享受的,像这世上所有需要冒一定风险的乐趣一样,它不属于那些生日愿望会说:希望一生平平安安的人,能享受这样的乐趣,要么本领过人,自信没有什么算得上危险,要么心态洒脱,不过分珍视生命。

人们不愿意相信简单的事,似乎相信了简单的事,自己那点儿智商就被浪费了。

对任何一个自杀者进行揣摩简直成了自杀的一个必然组成部分,一种后知后觉的悼念,当然

...
显示全文

未曾开言我先笑场,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

人生确实没有意义,但人生有美,梦幻泡影嘛,本来就是美的。

道理很难讲清,人会自己成长。

都看的很明白,都活的很不明白。

东西时间长了就不再只是东西了,东西赔的起,时间赔不起。

东西没有高下之分,全在人心一念,你的命重要还是我的命重要,要看来取的人是谁。

众生平等,不是说众生都有一样的价值,而是说众生都一样没有价值。

宇宙是震动的幻象,所谓命运是没有规律的碰撞。

有退路其实就是懦弱,人就是总给自己太多退路,世界才变成这样,人生下来就是没有退路的过程,死不叫退路。

消息是一点点传开的,有消息之前就先有了传言,历来如此。

夜晚在山林中赶路的乐趣不是什么人都能享受的,像这世上所有需要冒一定风险的乐趣一样,它不属于那些生日愿望会说:希望一生平平安安的人,能享受这样的乐趣,要么本领过人,自信没有什么算得上危险,要么心态洒脱,不过分珍视生命。

人们不愿意相信简单的事,似乎相信了简单的事,自己那点儿智商就被浪费了。

对任何一个自杀者进行揣摩简直成了自杀的一个必然组成部分,一种后知后觉的悼念,当然这也是一种可耻的冒犯。

我们每个人都在影响别人的命运,可多数情况下都是无意为之——蝴蝶扇动翅膀并不是为了给哪个不相关的部落求雨。大量的无意行为导致的“命运”似乎成了某种客观的存在,居然还有人说出听天由命这种话来。

尴尬挺好的,可以快速了结你不想继续的谈话。

诗人在深夜会觉得自己特别像个诗人,他不知道,其实所有人都是这个德行。

不是我幽默,是你们爱笑。

人生的真相是这样的——我敢骂政府,骂世界,骂他妈的上帝,我毁佛谤祖,我睥睨天下,但是我不敢骂楼上每个周末都在装修的邻居。

一切规律都是宇宙大王定下的,有重力是因为他需要把海水按在地上,有浮力是因为他认为鱼也有资格飞行。

人与人难以交流是怕熟知终会导致全面的乏味,人与人相爱是让人在活着时就能体验死亡。人心有规律,也就意味着乏味。

敷衍是一个前台的主要工作,是所有人的主要工作。

神是人想象出来的,那么对神来说,人就是神。人相信神,神就存在。人相信神能决定人的生死,神就能决定人的生死。这世上还有一个人相信某种神,这个神就存在。神跟人一样,对自我看得重,对命运理解不透彻,对生活有幻觉。

想到,有时所谓“事后诸葛亮”,可能是他事前说的时候根本没有人听。

其实多少还是有才华的,哪怕是小聪明,小聪明也不是人人都有的,有点儿小聪明,不为此自喜就不错了,现在的风气是连才华都不怎么聊了,都聊情怀了,真是没有什么好聊的了。

条条大路通罗马,可是我不想去罗马。

人要多脆弱,才会宣告自己热爱某一样东西。

“刻奇”是一种自我愚弄。这个层层推进的意思,是从昆德拉点点滴滴的说法中总结出来的——“灵魂的虚肿症”“一个人在具有美化功能的哈哈镜面前,带着激动的满足看待自己”“将既定模式的愚昧,用美丽的语言把它乔装起来,甚至连自己都为这种平庸的思想和感情流泪”“傻瓜的俗套逻辑”“极权国家发展了这种刻奇,欣慰这些国家不能容忍个人主义、怀疑和嘲笑……”

是真的不知道。这句话对好多人说过,好多人表示了理解。以后尽量不说了,太撒娇了。

在街上看到独行的老人,提着包,喘着粗气,想,幸好衰老是慢慢到来的,给人适应的时间,是上天的仁慈,然后每次适应一点儿,就又衰老一点儿,上天的仁慈有限。

我们看星星,看到的不是星星,是自己视力的极限。

其实无所谓,轻松一点儿,灾难与你正当、快乐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无常,哭就哭,笑就笑,感动就感动,问责就问责,能帮忙就帮帮忙,生活无常继续,轻松使人成真。

街上那些发传单、拉住你就开始推销的人,出了机场追着你问“打车吗”的人,最讨厌的还不是打扰你,而是强行把你变成了一个不礼貌的人,实在没有精力每次都跟他们说“谢谢不用了”,想到他们本来也不期待被礼貌地对待,心里感觉不到任何安慰。

从来没弄懂“尊重生命”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想说的是人道主义精神吗?是人要有悲悯之心吗?和“珍惜生命”可以混用吗?我觉得生命是宇宙里一个中性的东西,就像水、风、流星一样,我并不尊重水、风、流星。中性的东西需要附加条件才能发生感情,比如一片很大很咸的水(社会上管这种东西叫海),我就能挺喜欢,这片大水上吹过的风,我也喜欢,在大水上行船,风不大不小,头发乱飞酒不洒,然后一抬头,看见流星——简直喜欢死了,要是那流星下来正好把一个想研究“有意思的课题”的人砸死了,我可能才会尊重它吧,那个人的生命,我就不太尊重,流星说,我这叫天行道,不用谁来替。

青年都很老,聊天要顺着他们。

人能做出最懦弱的事,就是只对自己强硬。

世界有它的规律,我不是局内人。

整夜失眠,天花板后面是星空,星空后面是我想象力受辱的地方,但我不再为此焦虑了,星空对于一双眼睛和一张嘴来说,已经足够了。

风中的人都自以为坚毅,却都缩着脖子。

指望我什么呢,我已经让很多指望我的人伤心了,没有一面墙愿意让我用来思过。

我也不喜欢夏天里的人,退化得太严重了,好多事儿都能让他们高兴,我也一样在退化,并且不是为了合群,就是控制不住地变得简陋。

如果,我叫人们试想“无”的样子,恐怕一半人会想到黑,另一半人会想到白,还有一个人会在思考中消失,所以他不能作数,虽然,他是对的。 《如何成为一个无情的人》 接着聊聊吧 关于我如何成为一个无情的人 不能再对天气发表看法 对天气敏感是懦弱的 除了农夫,和牧马的人 从此下雨打伞,刮风关窗 雪盖过脚踝时,去南方 不能再对司空见惯的事物 抱有柔情 比如,“人们挂旗子,是为了证明风的存在” 不 旗子大都是为了丑陋的目的 我是知道的 不能再假装自己不明事理了 不能再假装不明白你们在想什么了 友情 应比爱情更节制 拥有十个以上的朋友 他们就不是你的朋友 不能再因为自己的虚弱 而急于去求得别人的认同了 见到陌生人 要尽量沉默 独处时 则不能再说那么多话了 不能再独自饮酒 不能再反复提及,我独自饮酒 也不能再谈爱什么人了 如果我做不到 我就去爱更多人 尽管我知道我是真挚的 可我不再为此辩解 人们会说,那个多情的人 就是那个无情的人 如此说来,成为无情的人并不难 我要做的 只是坦然 《天有不得不亮的理由》 再互相憎恨的人 也得睡在同一个夜里 甚至同一张床上 甚至一起失眠 心里惦记着同样的事 感到同样可笑 也同样沉默 憎恨是沉默的一个理由 夜晚是第二个 如果一个人终究忍不住 说,算了吧 另一个就一定会问 真的吗 两句话脱离两张嘴 两个人同样后悔 于是继续互相憎恨 天有不得不亮的理由 《只有一次》 宇宙成为宇宙 只有一次 就像你爱上什么人 也只有一次 此后的膨胀 都是对这一次的补充 白天可能有很多 但夜晚绝对只有一次 每一个夜晚都是前一个夜晚的延续 没头没尾的黑暗中 忧愁只有一次 压抑只有一次 绝望也只有一次 可是 没头没尾 一杯酒只能干掉一次 一场雪只能融化一次 一个毒誓也只能背叛一次 一次出生 一次死亡 我成为我 只有这一次 我为此后悔 也只有这一次 可是 没头没尾 师父——空舟(度不了人,也难自度,由我自横) “师父,清早听到一阵爆竹响” “山下有人结婚” “结婚为什么要放爆竹呢” “想必是给自己壮胆吧” 小北,我想你,没有特别的花样,可说出来就显得悲壮。 小北,他们有好多关于爱的道理,我有你。 小北,只有你见过我笨嘴拙舌。 小北,酒劲儿就要退下去了,我还没有想到不吵醒你的抒情方式。 小北,每次见你都会惶恐,每次见你,脑袋里都是一句没头没尾的烂台词——你从人群中走来。 小北,今天下雨的时候我在街上走,路上很多人在跑,我已经淋湿了,就没有跑,反正回到寺里还要好久,对面有个人也没有跑,他慢慢走过来,嬉皮笑脸地说,小师父,受累打听点事儿呗,我合了个十,以为他要问路,他接着笑,这雨几时停,小北,我觉得他比我像和尚。 小北,我现在不太敢说要和你在一起了,人生下来,总要死,和你在一起,总要分开,这不是宿命论,这是经过科学证明的宿命论。 小北,我说我喜欢你,你说然后呢,我说和你在一起,你说然后呢,然后然后,哪儿有那么多然后,然后就一起活着啊,不然怎么样。 小北,我最近有些话多,我说了许多别人的话给自己听,结果总是笑场,当然真正听别人说话的时候,我是不会笑的,一是出于礼貌,另外也是怕他们说更多的话解释,师父说,我这不是礼貌,是虚伪,也是慈悲,小北,你跟我说句话吧,今天很安静,我吃了很多橘子,下了很多雨。 小北,很久没跟你写情书了,日子倒也就这么过下来了。 小北,我似乎从来没有过为了什么一定要怎么怎么样的时候,从来没有那么热烈过,即使是给你写的情书,也是压着手腕写的,小北,我是说,话不能说得太满,人活得也不能太满了,当然你很好,你这样理直气壮的很好,我喜欢你这样,但是我不行,我就做你的退路好了。 小北,佛法太难学了,觉悟太难了,要应付师父太难了,不懂装懂根本就是找打,还不如装疯卖傻,当然最好还是直接承认不懂,不觉悟,不想觉悟,小北,我觉得,和你在一起也是一样,无赖一点儿,显得坦诚。 小北,我很久不给你写情话了,我想,我是个普通人,怎么能那么爱你。 小北,我很久不说轻薄的话了,无论是对世界还是对你,内心逐渐痴肥,人格逐渐呆板,面目倒是一如既往地可憎,这让我略感欣慰,我师父说,我无端发笑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小北,我想念你的次数却没有减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笑场的更多书评

推荐笑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