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枉了作者警示世人深意

涧中石
2018-04-13 10:39:11

# 不但能知些文法,也能窥些人情

金圣叹大名,闻之久矣,文章却是第一次读。读这本书的原起,是某个公众号的广告,说此书是几位民国大师的开眼之书。于是忍不住买来瞻仰。开头的几篇序大段议论,令人俯首。正文中的批评,更是精彩,施耐掩题中之义,或正是圣叹所点,几百年之后,才出了施耐掩的知己,才出懂施耐掩的人,谁说书是写给同时代的人看的?多少经典作品,若不是超时代的,便不能久长。出施耐掩,吾辈读书人之幸,出金圣叹,是施耐掩之幸,更是吾辈之大幸。不幸的是,大才之人,却死于非命,恨没有史记批评本,贪官污吏,任何时代都造孽不浅,愿人早杀之,天早绝之。

## 文章何泛滥

施耐掩说,作书不易,是个苦事,今天作成,明天就想烧。我的理解是人的思想和见识都在不断成长和改变,曾经坚信正确的事情,待到来日,确是荒唐羞杀。书中金圣叹对秦始皇烧书和汉人求书的论述,也是精辟入里,王阳明有段议论也是如此。圣人述而不作,后人却自恃其才,文章泛滥,时至今日,更是不得了,每日网上不知产生多少文字,又不知多少文字在消失,能够流传的少之又少,就算现在流传的所谓大家,文笔也好,才情也罢,几不忍读,汉语言的美感和魅力,消失了

...
显示全文

# 不但能知些文法,也能窥些人情

金圣叹大名,闻之久矣,文章却是第一次读。读这本书的原起,是某个公众号的广告,说此书是几位民国大师的开眼之书。于是忍不住买来瞻仰。开头的几篇序大段议论,令人俯首。正文中的批评,更是精彩,施耐掩题中之义,或正是圣叹所点,几百年之后,才出了施耐掩的知己,才出懂施耐掩的人,谁说书是写给同时代的人看的?多少经典作品,若不是超时代的,便不能久长。出施耐掩,吾辈读书人之幸,出金圣叹,是施耐掩之幸,更是吾辈之大幸。不幸的是,大才之人,却死于非命,恨没有史记批评本,贪官污吏,任何时代都造孽不浅,愿人早杀之,天早绝之。

## 文章何泛滥

施耐掩说,作书不易,是个苦事,今天作成,明天就想烧。我的理解是人的思想和见识都在不断成长和改变,曾经坚信正确的事情,待到来日,确是荒唐羞杀。书中金圣叹对秦始皇烧书和汉人求书的论述,也是精辟入里,王阳明有段议论也是如此。圣人述而不作,后人却自恃其才,文章泛滥,时至今日,更是不得了,每日网上不知产生多少文字,又不知多少文字在消失,能够流传的少之又少,就算现在流传的所谓大家,文笔也好,才情也罢,几不忍读,汉语言的美感和魅力,消失了太久,只能从古人的作品中寻觅,浇灌一二精神上的荒漠。才情不足,经历全无,技法低劣,提笔而写,敲键而成,毫无内涵却叹世人不识深浅,是现在的作者,是其作品泛滥而短促。才情横溢,颠沛艰辛,闻识过人,谋篇布局,寒暑数个春秋,研磨细琢,是古代大才,作品稀少而流远深长。当今作文之人,不可不思,不可不慎。

## 读书有方法

金圣叹讲,可惜很多子弟,读书只记的一些事情,全觉不出作者的深意。此言甚当,就拿水浒一书来说,若不是看金批本,也不过是看看杀人放火造反的热闹,看不出作者深埋在文字中的意思。要想读出意思来,就得带着问题来读,在书中,凡遇到人物的出现,事情的发展,人物所为,口中所出,都得问问为什么。作者为什么要这么写,这么写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这么用词。多问这些小问题,整部书的大意也就八九不离十了。

说到金批水浒,金圣叹在序言中说出了施耐掩的写作手法,讲得很详细,金圣叹的序言,值得反复看,不但对读书有用,对于想要写作的人,用处更大,舒月明讲过,好文笔是读出来的。要想练好文笔,读书是必经之路,那么就要学会读书。方法千条万条,不懂的运用,也是枉然。看金批水浒,有如和金圣叹一同观看,看到精彩之处,如师傅当面讲评,点悟不少,留意这些要点,看其他书的时候,自然也就能够明了。

话说,大家工作之后,看的更多的是专业书,对于闲书来说,没有太多的时间。在有限的时间里,选择批评本来看,受益会更大,比如史记,有三家注本,资治通鉴,要看胡注本,看批评本,就算是囫囵看,也有很大的收获。

## 忠邪须分辨

少不看水浒,就怕少年看了水浒,看的表面的事情,不知分辨,学会了里面的打打杀杀。

水浒一书,作者所写的这一百单八人,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是忠臣还是贼人,这是读书人首先要弄明白的,只有摆正正确的出发点,才能明了写作者的意图。

眨一看,这一百单八人,似乎都是好人,似乎都以忠义行世,最后还竖起了替天行道的大旗。读书的人就会同情这些人,甚至还会学习这些人的所作所为。也就是所谓“少不读水浒”。

熟不知,在作者眼里,这一百单八人都是不忠于君,不孝于亲,不义于友,不仁于民,而又以宋江为魁首,其罪最著。

一干人中,为民的,杀人越货,犯奸做科,为吏的,要干时誉,藏奸纳犯,为将的,降贼为盗,不死君事。

三阮,白胜,李逵,武松等,好赌成性,不安事业,打架斗殴,伤人杀人。这样的人在任何朝代都规不到好人或者良民一带,都是社会秩序的破坏者,都要被法律所制裁。试想一下,如果你身边有这样的人,你会做何感想,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是否还有安全感。现在看守所或者监狱关着的人,不都是这类人么。

宋江等做吏,或者晁盖柴进等地主阶层,窝藏罪犯是熟路架轻,通过这种方式,要誉于天下。宋江一个县城小吏,名声如此之大,走到哪里都有慕名之人,这样的人,心中所怀,岂是常人所料?想要得到什么,不言而喻,这就是对现有秩序的威胁。作为统治者,这样的人怎能不除?九十年代,轮子大师不就是这样的人么。

说到那些为将之人,都说世受国恩,但是战败被俘以后,没有一个是守节不投降的,毫无忠君之心,死国之事,平民落草,诏安尚可,国之叛将,死无余辜,放在历朝,都是该杀,岂能以忠义加之?

魁首宋江,出口便是忠义仁孝,其实最为不忠不仁不孝。为吏之时,生辰纲劫匪一伙,罪大恶极,即将被捉时,被宋江通风放跑,而后一伙人占领梁山水泊,打家劫舍,贼事做大,以致朝廷难以剪除,如此大祸,始于宋江,宋江之罪,诚为大焉。如此行径,岂是忠君守法,但是宋江却口口说忠义,时机不到之前,任凭别人邀约入伙,都说不能违了朝廷法度,特别是配送江洲的时候,半路上了梁山,人人劝说把枷除了轻松几日,却以法度说事,坚决不除。待到后来离开了梁山,自己却除了,快到江州的时候才带上,宋江何其之假。

在待友上,宋江没有什么本事,只会使钱,一路都用钱来收买人心。上山之后,自己想做第一把交椅,所以处处使诈,晁盖要带人下山打仗,宋江次次都把他劝住,自己去打,建立功劳,获取资本,并且每次都有吴用跟着,两人是一个尿性,晁盖心胸坦荡点,早被二人捏于鼓掌,毫无办法,宋江每次打赢,都收罗一群新人上来,晁盖势力越来越弱,宋江势力越来越大。打曾头市,宋江不劝了,从晁盖打和后来宋江打来看,曾头市的实力明显高于祝家庄等,这次晁盖带的人是刚开始起家入伙的人,吴用也没有去,所以出战不利,最后还中计,中箭落马的时候,最初那几个兄弟死力救援,其他几个新人只顾各自逃命。

宋江用心,何等歹毒。

晁盖临死之时,已是无奈,只说谁活捉史文恭,便坐山寨之主,意思已然明了,凭宋江个人本事,是不可能活捉或者杀死史文恭的。晁盖对宋江用心,不是不明,所以临死给宋江出这个难题。

晁盖死后,宋江却不谈报仇之事,而是忙于其他事情,因为如果此时报仇,晁盖之言不远,史文恭落于谁手,谁便有撼动宋江的可能。直到卢俊义入伙以后,因为曾头市劫了梁山的马才去攻打曾头市,而不是为了给晁盖报仇。此时其他人已经被宋江降服,就算真有谁得了史文恭,也不会对宋江构成挑战,唯一问题就是卢俊义刚入伙,并且名望也很高,不是宋江钱和花言巧语能够收服的,宋江和吴用的办法是把卢俊义安排在一个闲地埋伏,并且给的兵力很少,这样确保卢俊义不在前线,不会得到史文恭。在这样万全之下才去攻打曾头市。

诚不想,史文恭慌不择路,竟然逃到卢俊义埋伏的地方,所谓人算不如天算。后来回到梁山,又演出了一场好戏。

种种明之,岂有忠义可言?

所以读书时,如何看待这一干人,不言而喻,万万不可将邪恶魍魉当成忠义贤臣,亏了作者一书警示世人之意。

## 人生有正道

读书,主要目的还是做人。读书,能够向善,各类经典作品的用意便达到了。如果说读书不看好的,不看作者一片深意,而是学会了里面奸邪妄佞之事,诚非作者之愿,还不如不读。

试观资治通鉴,奸邪之人如此之多,也能呈威一时,但终败灭,不得好死。

水浒一书,以卢俊义一梦为结,魔君结局,终不得好死。

诚然,诚然。

能不戒乎,能不戒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金圣叹批评本水浒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金圣叹批评本水浒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