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边的卡夫卡散文

一三五七
2018-04-13 10:35:18

这真的是我最喜欢的书了。复读了几个月,遇到了相当绝望的事,事后调整过来后内心又无比平静,一种对未来的自信充然于胸,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想着自己该看本书了,于是去了学校旁很小的几乎只卖文学经典、畅销书与字典的书摊,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数自己的幸运数字,于是我遇见了它。它可能不是让我改变最大的,但一定是最让我掀起心中波涛骇浪的书了。在这里,我有着和田村卡夫卡几近相同的经历,向往那种平静又自信的生活,能体验到他身上绝望的孤独,有着和母亲过度依赖的关系,渴望能用他待人处事的方式去行动。听着高三积攒下来的音乐,不断的重复着几首孤独的乐曲,不断的重读《海边的卡夫卡》。骄傲、自信、充实的生活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这样一段难得的经验我至今仍然怀念。

对这样珍贵的一本书,在今天已经回不到过去状态的情况下,我大概更需要整理一下过去的思绪,看看那时我关于这本书的得失在哪里。

我会不断的重读这本书,原因就在于其中包含着精神救赎的正能量。译者林少华在序中写道这么一个故事:一位女生高中时代一度陷入精神危机,给他写信接到回信后,又看了他译的《海边的卡夫卡》,成绩很快上去,得以考上浙大。这故事就已经足够让

...
显示全文

这真的是我最喜欢的书了。复读了几个月,遇到了相当绝望的事,事后调整过来后内心又无比平静,一种对未来的自信充然于胸,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想着自己该看本书了,于是去了学校旁很小的几乎只卖文学经典、畅销书与字典的书摊,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数自己的幸运数字,于是我遇见了它。它可能不是让我改变最大的,但一定是最让我掀起心中波涛骇浪的书了。在这里,我有着和田村卡夫卡几近相同的经历,向往那种平静又自信的生活,能体验到他身上绝望的孤独,有着和母亲过度依赖的关系,渴望能用他待人处事的方式去行动。听着高三积攒下来的音乐,不断的重复着几首孤独的乐曲,不断的重读《海边的卡夫卡》。骄傲、自信、充实的生活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这样一段难得的经验我至今仍然怀念。

对这样珍贵的一本书,在今天已经回不到过去状态的情况下,我大概更需要整理一下过去的思绪,看看那时我关于这本书的得失在哪里。

我会不断的重读这本书,原因就在于其中包含着精神救赎的正能量。译者林少华在序中写道这么一个故事:一位女生高中时代一度陷入精神危机,给他写信接到回信后,又看了他译的《海边的卡夫卡》,成绩很快上去,得以考上浙大。这故事就已经足够让我感动向往好久好久了,但是还没结束。在豆瓣上,我看到了那位女生写的书评。“译者:“……更谢谢你对‘林氏译本’的欣赏,这的确让我开心,兴奋了十五分钟之久。我们这些大人一天当中很少能开心十五分钟,忧愁时间倒是更多。” ”林老师这样亲切的回复、这样细腻平白的文字让人觉得他与村上之间没有界限,我愈发的喜欢上了林少华和村上。(当然,我对译者的幻想、崇拜到我问度娘的那一刻起崩塌了大概百分之五十好几。脸上刻着沧桑、又显出一份单纯才是我幻想的译者形象啊...)

我一遍遍的重读书的前几章,看卡夫卡君如何有勇气控制住自己的弑父欲望、如何鼓足勇气准备好十五岁离家出走、如何一个人承受那么多悲痛与孤独而只通过健身与看书来缓解,在那个只有随身听的年代,上面的这位给译者写信的女生每天晚上回家反复听着man in the mirror,反复的回看前几章卡夫卡坚强的自处经历,和我的阅读经验简直一模一样。我们自以为孤独,却长期不能自处,看到卡夫卡君每天坚持健身、看书,不断要求自我超越,感觉到自己仿佛也和他一起超脱了自身;这样的感觉大概很难说的清楚,借用尼采的永劫回归概念来讲好了。(举的例子大概也不能完全算作永劫回归,权且先引用这个概念做说明好了)一个很有名的神话,俄狄浦斯被神谕预言说将来他会弑父娶母,而这样的命运是会不断的重演,以一模一样的方式在不同的时间出现,几千年前,它放生在了俄狄浦斯身上,而在21世纪,又以同样的方式发生在田村卡夫卡身上,这样的命运不断的重演,接到命运的人不断的逃避却又无可避免,他们的人生注定悲剧;那么,请问俄狄浦斯和田村卡夫卡君的生命还有意义吗?一切对于俄狄浦斯和卡夫卡君都是不断的重复,恐怕,没有什么人生是比这更虚无的了。然而,俄狄浦斯和卡夫卡君都接受、面对了自己的命运。被父亲诅咒,我接受;被母亲抛弃,我接受;有时会失控做出超出自己记忆之外却又让自己悔恨的事,我也接受。而田村卡夫卡在极小的时候,就经历了常人一生都没有经受的黑暗,却发誓要成为世界上最坚强的人,看到了人生的无意义,却不断的寻求自我超越,世界上恐怕没有比这更充满救赎意味和正能量的小说了。

我不断的将自己投射到卡夫卡君的身上,他的每一次默默起誓要成为世界上最坚强的少年,我也跟着起誓,要成为世界上最坚强的19岁少年,他踏入世界尽头,我也跟着走进,他用身体和精神的健全武装自己,我也跟着每日健身与学习。不过,最后离家出走之旅结束时,他的精神得到了救赎,我却没能完全看懂,我得到了救赎吗?恐怕现在也不能给自己一个答案。但我的精神却不断的尾随他,2003年他15岁,现在2018年,他30岁,30岁的你过着怎样的生活呢?孔子说三十而立,你十五就独立了,那30岁的你现在又有着怎样的精神状态呢?这些是我追问田村卡夫卡的问题,可能也是追问自身的问题。

家庭对我来说大概至今还是个谜题,对卡夫卡君来说可能也是如此。家庭在他身上既有着深远影响,又没有丝毫影响。被父亲诅咒,却不得不和他生活,被母亲抛弃,却“不能”寻觅,这样的感受对孩子来说,甚至不能叫做撕裂,也许撕碎都不足以表达其所遭受;他没有健全的家庭,甚至没有体验过任何家庭成员的温暖,我们又能说家庭在他身上产生了影响吗?精神上的撕裂,概念上的矛盾,如何叫一个少年去承受。曾经看过美国垮掉派一位作家的说法:家庭把一堆毫无联系的人聚在一起。也许这个说法有些偏激,但对于体验不到家庭温暖的人来说、对于田村卡夫卡来说,这个概念大概才是他所感受到的真理。

家庭对我来说大概也是如此,尽管母亲常说有家庭还是让人温暖的,但我看到的尽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和一张张伪善的面孔,那种虚伪真的令人作呕。但我也想,大概不是每个家庭都是这样吧,总有健全的、温暖的吧,只是我暂时还无福享受,我需要成长,需要自立,需要去在新的城市、新的世界去创造自己的生活,远离我原有的生活环境,用自己的价值去构建一个自己的家庭。这样的想法渐渐强烈、清晰,而我恰恰就是在看《海边的卡夫卡》后而得出的。田村卡夫卡独自一人前往新世界,既是为了反抗命运,也是为了创造自己的生活,用一颗自立、坚强的心去生活。

另外,谈到村上和《海边的卡夫卡》,我们青年人就碰到了另一个问题--伪文青和文青。(因为看村上的人往往被鄙视为伪文青)今天,有人把文青当作骂人的词,分的较清晰的不骂文青也会毫不留情的批判伪文青。但是什么是伪文青,什么是文艺青年,正真能说清的人也没有几个。梁文道对此事有过评价,他将文青和伪文青的由来看作鄙视链的存在——读村上的看不起读网络小说的,读近现代文学经典的看不起读村上和通俗小说的,读希腊荷马之类的人又看不起读近现代小说的人;而梁文道说“在我看来,谁相信这一套的鄙视链,谁就是伪文青”。这样的说法我初次听来觉得讲的十分在理,但仔细想想却不一定能完全囊括二者的区别。

有人也说文艺青年是真正的将文艺作为生活的一部分,就像爱冒险的人把极限运动当作生活的一部分一样,而伪文青却只是拿文艺来当噱头,当作装x的工具;有人说文青熟读文艺理论,能从结构、主题、人物塑造等很多方面来关注作品,而伪文青看文艺作品时更多的只会诉诸情感,注重体验,因而文青敢于和人谈论文艺作品,身边也有能共同交流的人,而伪文青则不屑于和人交流自己珍重的文艺作品。这些说法听来都很有道理,既然一千个人有一千种关于文青和伪文青的论断,那我也得提出自己的观点:真正的文青把文艺看作作品来欣赏,伪文青把文艺当作工具来“发泄”和标榜。文艺让文青的世界更精彩,对于伪文青却不一定。举个例子,有这样一个软弱的人,生活很糟却自己却毫无行动,他用什么来为自己辩解呢?文艺,他很少看书,因为看书需要思考,需要付出努力,也不看电视,因为综艺节目太无脑、太low、没B格,他看电影,而且他看电影专挑负能量电影,看完全身无力,觉得世界充满黑暗、“世人皆为刀俎,我为鱼肉”,于是自己的懦弱得以释放。我想这大概是最典型的把文艺当作“发泄”的例子吧。伪文青的世界很可怜,也很可悲,不值得我们同情。但伪文青还是有变成文青的可能性的,并且,我相信如果他们不可能总是伪文青,经过几年,一定会有许多伪文青受到文艺女神的洗礼,而升华为文青。我相信文艺有这样的作用。

我喜欢这本书,将自己完全投射进去,但不得不说,在我看过多遍以后,看过村上另两部小说后,也确认了村上的不足,对于这本书的评价,我很赞同哈佛大学日本文学教授Jay Rubin的看法:“看来村上并未看出他在小说的前十六章已然创造出了多么意味深长的文本,而且错失了使这部小说成为对人类处境的伟大批判的良机”。村上不能获诺贝尔文学奖,我觉得情有可原,至少这部《海边的卡夫卡》还绝对有着自身的局限。我爱这本小说中的每个人,爱每个场景的塑造,但村上的能力不足,却是应该被大方承认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海边的卡夫卡的更多书评

推荐海边的卡夫卡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