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后感一则

我是来酱油的
2018-04-13 10:28:29

2013年9月2日,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纳德.哈里.科斯逝世,享年103岁。而同年1月出版的《变革中国:市场经济的中国之路》轰动了全国。一个终生没来过中国的英国人,对于中国经济发乃至社会发展的研究,影响是惊人的,而那年我有幸拜读此书。

吴晓波将科斯在书里对中国经济变革总结出三个基本结论:一是认同张五常的观点,认为开始于1978年的中国经济转型是“历史上最为伟大的经济改革计划”;二是“非计划”,“引领中国走向现代市场经济的一系列事件并非有目的的人为计划,其结果完全出人意料”;三是“意外性”,中国的崛起就是哈耶克“人类行为意外后果”理论的一个极佳案例。简而言之,用现有的制度经济学框架是无法完整解释中国经济的崛起的。

近两年全球都在关注中国的崛起已经成为各大报纸论战的核心点之一。中国的经济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大有赶超美国独占鳌头之势。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活在当下,也不知不觉发现,生活已经翻天覆地的变化了。而关于这种变化,是崛起还是崩溃,这是一个问题。学术上也是两大极端,有认为中国崛起是势不可挡,也有人预言中国即将崩溃。

孰对孰错,身在其中的我根本就像任人宰割的羔羊手足无措。很多人

...
显示全文

2013年9月2日,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纳德.哈里.科斯逝世,享年103岁。而同年1月出版的《变革中国:市场经济的中国之路》轰动了全国。一个终生没来过中国的英国人,对于中国经济发乃至社会发展的研究,影响是惊人的,而那年我有幸拜读此书。

吴晓波将科斯在书里对中国经济变革总结出三个基本结论:一是认同张五常的观点,认为开始于1978年的中国经济转型是“历史上最为伟大的经济改革计划”;二是“非计划”,“引领中国走向现代市场经济的一系列事件并非有目的的人为计划,其结果完全出人意料”;三是“意外性”,中国的崛起就是哈耶克“人类行为意外后果”理论的一个极佳案例。简而言之,用现有的制度经济学框架是无法完整解释中国经济的崛起的。

近两年全球都在关注中国的崛起已经成为各大报纸论战的核心点之一。中国的经济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大有赶超美国独占鳌头之势。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活在当下,也不知不觉发现,生活已经翻天覆地的变化了。而关于这种变化,是崛起还是崩溃,这是一个问题。学术上也是两大极端,有认为中国崛起是势不可挡,也有人预言中国即将崩溃。

孰对孰错,身在其中的我根本就像任人宰割的羔羊手足无措。很多人都会说,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这种思想其实是很制约人的,而这种思想恰恰又是千百年来遗传基因在作祟。这让我想到上次同学聚会,QQ群里讨论了几句教育体制改革,其实是些闲扯,大多数人觉得不屑于顾,到最后被指不应该活在新闻联播里,我便哑火了,讨论也就戛然而止。这是种现象,使我不得不思考了良久。一是觉得我的知识匮乏,对国家政治经济了解甚少,解释没太多说服力;二是为当下自愚成风的社会氛围感到担忧。又或说连新闻联播都看不懂何来底气肆意抨击当下呢。封建社会是愚人的社会,当今是信息化大爆炸的时代,我们自己愚自己。回想起来,其实在分析教育体制改革跟习近平改革的拙见后是一片沉寂,此刻自己都意识在QQ群这种休闲的场所谈这个就是自找没趣,但又觉得这是个怪圈,为什么就没人对此有兴趣呢。而有兴趣的一类人大多又是各执一词,说到底还是一个个半吊子,管中窥豹便谈天说地,我也只是其中的一份子。但这种半吊子的对话也不完全是件坏事。

历史总能赋予人不凡,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1989年夏天,若干年以后,这个时间点必将成为中国近代历史发展重要截点。正是那年的政治风波对中国的影响是巨大的,现在的历史课本将这一笔刻意抹去了,但不久的未来,真相还是会浮出水面,吴晓波对此也只是点到为止。而我正是那个时候出生的,活到现在二十余年,曾经自视熟读历史终于觉察到自己的无知愚昧。这里倒不是提倡人人探讨政治经济,只是对时代脉络有所涉略才算是不枉真真切切的活在当下。因为读完此书,我才幡然觉察,历史的串联性有着无数种可能。

吴晓波开篇将管仲的重商主义类比凯恩斯,商鞅变法比作命令性计划经济便是极其独到而巧妙的;随后汉武帝刘彻、桑弘羊、王莽、李世民、刘晏、王安石这些左右中国历史进程的改革派们悉数登场;明清的闭关锁国、洋务运动的垂死挣扎再到民国极度自由与统制经济的博弈娓娓道来;最后描述近代中国计划的严重失误和改革开放的全新分析更是全书浓墨点睛之笔。写到这里,便是当下习近平大刀阔斧改革的当下了。

一幅幅历史画面脉络清晰的呈现在脑海,以史为鉴,方知新替。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保持了两千多年中央集权制度的国家,也是当今世界上前三十大经济体中唯一保持这一制度的国家。这点本身就让全球人类感到惊愕和恐惧。因为人人都是对另类有着神秘猎奇和莫名的畏惧感的。千百年来,漫长而血腥的历史造就了时至今日异于全世界体制的存在。

纵观历朝改革,吴晓波归纳了四大法门。郡县制确定了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尊儒制度扼杀了“百家争鸣”,“科举制度”更是奴役了文化,征服了社会精英。国有专营制直接控制了民生。这些都让中国至今仍是一个完整的中央集权国家。在这样的背景下,打下天下的皇帝,便在思考治国之道。这种思考而无外乎基于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无产阶级和有产阶级之间利益责权的博弈,千百年来从来没有止息。而这或许才是真正解释了罗贯中先生的那句“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原委吧。

我所在的国家和我所在的企业每天都在强调同样的一句话:“解放思想!”简单的四个字,不是什么戏言,其中的妙处不言而喻。简单的四个字想要做到却不是易事。娼妓业的祖师爷管仲的例子很是惊人。在我看来,齐桓公本是废材,甚至是个大流氓,但在农耕时代拜社会地位极低的商人管仲为相,用当时的话,简直就是昏庸之举,简直就是在瞎搞。一对不被看好的烂臣庸君却上演了惊天大逆转的咸鱼翻身。管仲抓到了事物发展的规律和本质,虽然有很多局限性,却足以使其一段时间称霸无敌。

解放思想首先要做的是思想的启蒙。

西欧和美国都有这样的启蒙。而大儒之上的中国,千百年来都难逃思想的禁锢和束缚,即便是当今,小农思想仍然盛行,深入在每个人的基因骨髓里。成功的革命必定是边缘革命,齐国远离中央政治中心,开国者姜尚公非姬姓,满足弱者就是变革发动机的定律。我认为管仲的失败还是因为思想没有启蒙,仅仅只是一个或几个人人体的觉悟或灵感,只能称得上是术。没有变成人人皆知,人人认同的道便是思想没有得到传递和启蒙。管仲一死,齐桓公就悲剧了。后来的商鞅下场也很惨。因此,在中国,观念的优先往往比资源的优先更为重要。即便是到后期的洋务运动也是如此。

写在最后,总是习惯性的反思一下。我们常说的,“立足当下,着眼未来”其实是第二步。能够像科斯先生这样的外国人,年岁近百的时候还能自费组织研究中国历史,实在难得。这本书里,可能吴晓波更推崇费正清吧,多次提到了他的观点。毕竟游历过中国的这位美国人可能会更接地气。但无论是谁,无论什么样的观点,都是值得我们国人,尤其是年轻人去思考的。这里倒不是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活在当下,适当的去了解我们的文化、经济、政治、历史必然是有好处的。就像书里介绍朱镕基改革,便清晰解释清楚了为什么我爸妈会下岗,为什么房地产这十几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知道了解了过去,由此才能窥见未来。久远的历史姑且不谈,而恰巧我们连近代史都往往是一抹黑,学习必然是无止尽的事。

正如我所言,解放思想第一步是思想的启蒙。思想的启蒙是氛围上的事,一个人书读多少只是一种术,而小到一个家庭、公司,到大一个国家甚至人类社会。都是迫切需要思想的解放和不断的创新。无数个先驱都在不断努力探索尝试着,“不做新时代的愚民”这几个字是写给年近26岁的我,一份新年礼物,也望更多的朋友能够正视之,共勉之。

码字于胜利街一元路

2015年1月3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历代经济变革得失的更多书评

推荐历代经济变革得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