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空间的建构 移民空间的建构 评价人数不足

温州人在巴黎:螺蛳壳里做道场

zjwlzqx
2018-04-13 09:05:29

温州位于浙东南,东临大海,背靠山陵,人多地少,资源匮乏。温州人要想活,要想富,就得走出去,敢闯敢拼,与全世界做生意。温州商人枝枝蔓蔓,遍布天下,其中有一支在巴黎。

面对巴黎温州人的社会考察,是王春光长期以来的课题。王春光祖籍浙江温州,目前任职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所社会研究中心主任,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农村社会学、社会流动、社会治理和社会建设、移民社会融合等。王春光早年就以温州老乡的身份,成功打入巴黎温州人的圈子,一起搭伙生活,根据实证调查的第一手资料,他于2001年出版了《巴黎的温州人:一个移民群体的跨社会建构运动》一书。他对这一主题的学术兴趣一直没有减弱,持续发酵,近期再度撰写相关论著——《移民空间的建构:巴黎温州人跟踪研究》。

研究巴黎的温州人,究竟有什么价值?或者说,想达成什么样的目的?

法国是欧陆移民大国。早在19世纪后半叶的法国工业革命时期,就有一拨又一拨的劳工从北非、阿拉伯、远东等地区纷纷涌入法国。这百余年的法国移民史,中国人占了一席之地,但绝非主干。根据王春光在2013年9月对法国移民官员的访谈,尽管非法移民数量没有准确数字,大致来说,中国移民的总人数在法国大约排第7~8位。移民总人数最多的是北非移民,大概在移民总数的47%。法国现有移民约500万人,相当于整个法国人口的8%。一旦移民问题处理不好,就容易引发剧烈的社会动荡。比如,2015年1月7日,巴黎讽刺类杂志《查理周刊》遭到恐怖袭击,凶手就是与叙利亚和伊拉克恐怖组织有关联的中东移民。这起惨案引发法国乃至欧洲对移民与安全的高度关注和讨论。

随着对法国移民现象的深入了解,人们越来越意识到,移民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社会建构出来的。王春光说,流入地社会对于移民议论最多的是他们的社会融合问题(文化不融合、就业竞争问题、国家和社会安全问题、福利负担问题,等等)。《查理周刊》事件进一步强化了法国人对移民损害安全的负面看法。移民的“问题”困境是多样的,可以归类为经济困境、社会包容困境、文化理解和接纳困境、政治参与困境。不过,对巴黎温州人来说,赚钱是第一需要,摆脱经济困境要远远放在其他需求之前,解决其他方面的社会融合问题也往往是为了达到经济目的。换句话说,温州人在经济上如何实现变化、突围?这就是本书的重点。

1983年,温州创办了全国第一个专业市场——永嘉桥头纽扣市场。当年年底,温州全市就发展出乐清柳市五金电器市场、苍南钱库综合商品批发市场等十来个中国第一批农村专业市场。1986年春,社会学家费孝通在温州考察之后,在《瞭望》杂志上著文称之为“小商品,大市场”的“温州模式”。王春光说,“温州模式”的重要特点就是“市场”,要靠“做”市场来开拓一条道路。那么,在国外陌生的环境中,温州人是如何建构自己的市场和产业,以怎样的方式建构自己的生存和发展空间呢?“温州人在巴黎‘做’市场和产业的经历,足以彰显他们的一些行为和生活逻辑,为我们找到一些相关的答案。”王春光说。

王春光把温州人“做”市场的方式概括为“附着型成长”。指他们依托于当地社会的一些条件而建立自己独立的市场。裘花夫妻是王春光选择的一个典型样本。裘花是中国恢复高考后考上大学的第一届女大学生,然而她在大学读了两年半之后就决定放弃学业,赴法与爱人一起在异乡打拼。当时裘花丈夫经由过继给伯父的方式申请到了法国居留。起初两口子很艰难,衣食无着、起早摸黑,心理落差可想而知。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进入法国的温州人,要想在巴黎立住脚,通常要借助“三把刀”(皮衣、箱包和厨师)。皮衣和箱包主要是中低档产品,是犹太商人和巴黎时装界因利润不高而选择退出的领域。

温州人一向擅长“螺丝壳里做道场”(浙东南俚语,指小格局里做出大场面)。温州商企最初的创业不动声色,但它们的触角很快伸向各个角落。裘花夫妻一开始办了一家小型皮包加工厂,后来在巴黎3区庙街一带开店。庙街因为温州商人聚集而形成了流动的产业区,许多东欧和非洲商人慕名来此批发。裘花发现直接向港台或大陆进口要比自己生产成本更低,于是夫妻俩搞起了专业的外贸生意,如今他们主要向义乌进货。与裘花夫妻经历相似的温州商人有很多,小小的庙街装不下,他们就联合起来在93区的奥贝维耶勒的商贸市场建起了大规模的“温州城”。

王春光说,从街区经济到商城经济,是巴黎温州人经济的一大飞跃。巴黎温州人从过去的制造加工阶段进入全面商贸阶段。奥贝维耶勒商城扩大了巴黎温州人经济活动的空间,便利的交通条件吸引了更多巴黎以外的顾客。巴黎温州人的“小生意”因此被置于中欧贸易的“大环境”里,成就了书里提及的各种各样的商业成功案例。王春光在本书中强调了中欧贸易的意义。其他族群的移民同样也有借助祖籍国开展商贸的,但没有哪个国家的经济条件、发展速度赶得上中国,也没有哪个国家有中国那么大的制造业、商品量和巨大的市场。根据本书提供的数据:2003~2013年,中欧双边贸易从2003年的1252亿美元上升到2013年的5590亿美元,中国对欧出口从722亿美元增加到3390亿美元,自欧进口从530亿美元提高到2200亿美元。在这十年里,欧盟一直是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而中国一直是欧盟的第二大贸易伙伴。这样好的贸易机会和条件,当然让巴黎的温州商人获益匪浅,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移民就只能望而兴叹、事倍功半了。

除了祖籍国这个“大靠山”之外,巴黎温州人具备的另一种优势是族群竞合力。华侨习惯抱团,建立各种互助组织,强大的关系网同时成为生存与发展的手段。费孝通先生所说的“熟人社会”的伦理在海外华人群体中非常盛行。譬如,裘花夫妻最初就是在大伯的帮助下出去的。他们在巴黎站住脚之后,裘花的兄弟姐妹也在巴黎和其他地方,做起了相关的生意,从而形成了一个以熟人圈为主的生意网,进一步支撑着她的生意。巴黎温州人依赖家庭、亲戚、同乡的帮助,以同族、同乡、同业的连带组织为中心,以诚信忠义为准绳,一个人带动一家人,一家人带动一村人,一环套一环,这个“网”就越来越大,往外扩散。王春光还强调了,这种辐射式的经济网状扩散结构,不仅对温州商人有利,对巴黎当地的经济发展同样也有好处。不要觉得移民带来的都是负面因素,以为移民抢了当地人的工作,巴黎的温州人在很大程度上就复兴了法国中低档服装和箱包业,为法国人创造了新的就业机会。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巴黎温州人的经商模式存在的一些问题。温州商人的兴起,得益于改革开放初期敢为天下先的精神,随着全球化规模和范围的扩大,这种抢先一步的优势会不断缩小。近几年,“温州模式”的速度和能量有所减缓。熟人伦理固然带来了连环效应,但在现代商业的很多情境里,依然根据远近亲疏的原则谈生意打交道,是否就合适呢?从业的技术门槛低,不良竞争与内耗就会增多,怎样尽可能避免?互联网连通世界,电商营销迅猛增长,传统外贸怎样面对挑战?巴黎的温州人大多属于家庭团聚移民、非正规移民和经营移民,他们最初的、最重要的追求是改善经济生活条件,尽管温州移民可能比其他族群多一些优势,但同样避免不了文化融合的问题。

那么,在保存“根文化”的同时,如何塑造群体的共同身份,减弱主流社会的排斥力度,构筑更加安全、更有保障,也更有发展机会的移民空间呢?这些问题仍然需要思考和解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移民空间的建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