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井 罕井 评价人数不足

梦想云岗

陕师大出版社
2018-04-13 看过

文/吴克敬

联想是汉语言的一大特点,有了联想,就有了诗意,有了张力。我不知道唐云岗的名字,是他老祖宗给他起的,还是他后来给自己改的。总之,一接触他的名字,我就觉得既阳光又有趣,就要想起祖国边陲的云南——人们称之为彩云之南的那一方水土。那么云岗呢?是否可以类推而称之为彩云之岗?

好啊,彩云之岗!

虚幻而朦胧,明艳而鲜亮,让人不禁浮想联翩,更让人不禁梦想不已。云岗,他是怎样一个人呢?与他走近了,方知他是那么坦率,那么坦诚,那么坦荡,好好地做着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却又痴迷于文学创作,写出了不少很有分量的好作品,既有散文,也有小说,而其小说又有短篇,还有中篇,更有长篇。他这么不管不顾地写着,很自然地把自己写到了文化部门,依然做着个副局长,级别没变,重要性别人嘴上不说,但心里明白,还是有点儿差距的。我和他熟了之后,与他说起他的经历,有点儿为他遗憾,以为他该有更好的出路。但他倒好,一点遗憾都没有,反而认为他一身轻松,做着他自己喜欢的事情,他是充实的,他是幸福的。

这是云岗的通达了。正如我们的婚姻生活一样,如果是一对彼此喜欢的夫妻,他们就会把日子过得充实而幸福;如果不是一对彼此喜欢的夫妻,则肯定会把日子过得既痛苦又不堪。这又何必呢?死要面子活受罪。认清自己,活着自己,做着自己,才是最清醒最理智的人生呢。

云岗就很理智地活着自己,干着自己喜欢的事,长此以往,收获真是不少,书一本一本地出着,这就又要结集出版他近年创作发表的中、短篇小说了。从他整理好的目录看,有《罕井》《饲养室》《八爷的爱情》《苹果树》《永远的家事》等十多个篇章,其规模堪称壮观。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其中的多数篇章,还有知名者撰写的评论文章,让读者在阅读小说的同时,还能获取一重别样的解读。我就在重新阅读云岗小说的时候,因为参阅了他人的阅读体验,便取得了以往所没有的感受。

不过,我在此不想多说这些,而是想说我和云岗成为朋友后,受他邀约,三次到铜川参加文学活动的喜悦。

我要说,除了云岗,没有人能够邀约我一而再、再而三到一个地方去参加文学活动。因为我自己知道,我肚子里的那点货,是经不起几场活动折腾的。但我劝不住自己,只要云岗邀约我,我就说不出拒绝的话,就会屁颠屁颠地奔他而去,乐乐呵呵地胡说八道一通。我为此还生过自己的气,觉得自己脚轻嘴贱。直到今天,我提起笔要写云岗的时候,才突然明白,我所以如此,是因为云岗值得我学习,我一次一次地到他那儿去,既学习了他的为人,又学习他的作文。

我这么说,没有恭维他的意思,我的确不动声色地向他学习了我想学习的一些东西。不过,我还想说,就如我坐在他组织的论坛上说的一样,我们阅读,我们写作,都应永葆一种创新的思维,唯如此,才可能有新的吸收,才可能有新的成长。

2015年5月12日于西安曲江

(吴克敬,陕西省作协副主席、西安市作协主席,著名作家,中篇小说《手铐上的蓝花花》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罕井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