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狂野,长而开化,死而自由。

Soul Rocker
2018-04-13 06:32:19

本书主角加萨从传统意义上讲是个十足的“恶童”。他9岁,成为蛇头;10岁,背负第一条人命;11岁 ,便可以对生死别离无动于衷;12岁,一个叫库玛的幽灵住进他的脑海,再没离开;13岁,他就已经彻底地死了…而本书所描写的就是这个“恶童”从生到死,又从死到生的曲折经历。 书名中的“逃离”一指动荡社会的难民逃离故乡,二指主角加萨对自身“恶”的逃离。两者一表一里,一因一果。在这十几年中加萨从最初作为蛇头组织难民逃离到最后与难民一起逃离。以往的经历和社交恐惧症不断摧残着他,而他能做的就是无止境的逃离。他尝试过各种办法:穷困潦倒时他躲到贮水池,却感到周围都是别人的目光;他想借由屏住呼吸来截断与周围人的联系,却发现无济于事;挖到父亲的遗产后他曾依赖药物带来短暂的安宁,但事实证明这只会带来副作用和更大的剂量;他加入暴动的人群中,试图忘记自己的名字与身体,摆脱自己的身体与责任,但活动总有散场的那一刻,他又回到了孤独的世界。 为了让自己继续活下去,加萨需要给自己的过去一个合理的解释。“每次我回首往事,都发现它又一次发生了改变。不是过去的范围缩减,就是过去的那些事混合在了一起。”他不断搜刮着记忆,只为了赋予自己

...
显示全文

本书主角加萨从传统意义上讲是个十足的“恶童”。他9岁,成为蛇头;10岁,背负第一条人命;11岁 ,便可以对生死别离无动于衷;12岁,一个叫库玛的幽灵住进他的脑海,再没离开;13岁,他就已经彻底地死了…而本书所描写的就是这个“恶童”从生到死,又从死到生的曲折经历。 书名中的“逃离”一指动荡社会的难民逃离故乡,二指主角加萨对自身“恶”的逃离。两者一表一里,一因一果。在这十几年中加萨从最初作为蛇头组织难民逃离到最后与难民一起逃离。以往的经历和社交恐惧症不断摧残着他,而他能做的就是无止境的逃离。他尝试过各种办法:穷困潦倒时他躲到贮水池,却感到周围都是别人的目光;他想借由屏住呼吸来截断与周围人的联系,却发现无济于事;挖到父亲的遗产后他曾依赖药物带来短暂的安宁,但事实证明这只会带来副作用和更大的剂量;他加入暴动的人群中,试图忘记自己的名字与身体,摆脱自己的身体与责任,但活动总有散场的那一刻,他又回到了孤独的世界。 为了让自己继续活下去,加萨需要给自己的过去一个合理的解释。“每次我回首往事,都发现它又一次发生了改变。不是过去的范围缩减,就是过去的那些事混合在了一起。”他不断搜刮着记忆,只为了赋予自己一个存在的意义。而这个问题最终落到了对人类本性的思考上。 人类本性是善是恶一直争论不下。在东方更为人熟知的思想是人性本善,从《三字经》的“人之初,性本善”到《孟子》的“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无不传达着这个思想。以此为前提,个人的恶行就是社会不健全带来的不良影响。而西方思想可能普遍认为人性本恶,《蝇王》《利维坦》都描述了任由人性之恶自由发挥带来的可怕后果。这种情况下,个人的恶行就是本性的自然流露。而在土耳其这个东西方文化交汇的地方,作者没有直接采用以上两种说法,而是借加萨之口说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土耳其是东方和西方之间唯一的差异。我不知道你认为应该怎么得出土耳其这个答案,是用东方减西方?亦或西方减东方?但我敢肯定一点,那就是东西方之间的差就是土耳其。”加萨认为“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或许这种事甚至都与邪恶无关。只不过是天性使然。。。只是在我们看来有些不道德而已。但是,天性中是没有丑陋这种概念的,自然也不知美为何物。”是不是有点萨特“存在先于本质”的意思?而加萨这种通过现实生活赋予过去意义的方式也符合存在主义先驱克尔凯郭尔的“正着生活,倒着理解”的思想。 “生而狂野,长而开化,死而自由。”就是作者给出的最终答案。故事结尾加萨实现了与自己过去的和解,替换了一个要被掳走的难民,完成了自我救赎。接受不能改变的,改变能改变的,这就是作者通过本书所努力传达出的芸芸众生面对世间苦难的最好办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无止境的逃离的更多书评

推荐无止境的逃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