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Lost

Mere
2018-04-13 00:33:30

香格里拉所谓的Lost或许有三重含义,在地图上lost,康德lost,外部的黑暗世界lost。

在地图上lost。

香格里拉是个无法在地图上找到的地方,在书中是,在现实生活中也是。因为计划去川西旅行,我看了这本书,可是当真正看完这本书时,我知道我不会在川西,在稻城亚丁找到香格里拉。不仅在于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喜马拉雅更高的山,还在于香格里拉的存在就是不会让人找到。书中的香格里拉是存在的,在洛岑的迅速老去中,在张先生下山的过程中,只不过他深深隐藏起来,等待着有缘人,哦,或许,也在捕获着有缘人。

可是在这一点上,香格里拉的“适度”原则,所谓的“中庸之道”并没有体现出来。既然一切都要适度,为何对于人这一事上要强求呢?不仅是主动去劫机,即便是那些不小心落入香格里拉“陷阱”的人也深陷其中,难以自拔。这种所谓的不强求又何尝不是一种软禁,不是一种强制,不是一种“过度”呢?同时,香格里拉强调的是“适度肯定”,可是“适度肯定”不也就意味着“适度否定”吗?这中间的界限该如何确认?文中的大量细节也充斥着并不“适度”的痕迹,香格里拉的金子并不“适度”,显然,这里因为有充足的金子才能支撑起一个随心所欲的乌托邦;而既

...
显示全文

香格里拉所谓的Lost或许有三重含义,在地图上lost,康德lost,外部的黑暗世界lost。

在地图上lost。

香格里拉是个无法在地图上找到的地方,在书中是,在现实生活中也是。因为计划去川西旅行,我看了这本书,可是当真正看完这本书时,我知道我不会在川西,在稻城亚丁找到香格里拉。不仅在于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喜马拉雅更高的山,还在于香格里拉的存在就是不会让人找到。书中的香格里拉是存在的,在洛岑的迅速老去中,在张先生下山的过程中,只不过他深深隐藏起来,等待着有缘人,哦,或许,也在捕获着有缘人。

可是在这一点上,香格里拉的“适度”原则,所谓的“中庸之道”并没有体现出来。既然一切都要适度,为何对于人这一事上要强求呢?不仅是主动去劫机,即便是那些不小心落入香格里拉“陷阱”的人也深陷其中,难以自拔。这种所谓的不强求又何尝不是一种软禁,不是一种强制,不是一种“过度”呢?同时,香格里拉强调的是“适度肯定”,可是“适度肯定”不也就意味着“适度否定”吗?这中间的界限该如何确认?文中的大量细节也充斥着并不“适度”的痕迹,香格里拉的金子并不“适度”,显然,这里因为有充足的金子才能支撑起一个随心所欲的乌托邦;而既然要做普通民众的榜样,做他们的表率,那就势必意味着他们不可能“适度”的学习喇嘛们,而是言传身教无一不学。既然要“适度”,那么信仰又是如何?当张先生告诉康德,欲念会随着时间慢慢流逝时,为什么他就能确认喇嘛们保存人类火种的欲念不会流逝呢?如果坚守这一信念,又何谈“适度”呢?

康韦lost。

康韦最幸福的时候就在大喇嘛圆寂时,这时他得到了他理想的生活,即将承担新的责任,获得了人生升华,可也正如那句,月缺时赢。当真正的得到圆满生活后,也是康韦将要lose的时候了。洛岑破坏了这种大圆满的境界,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当他被洗脑洛岑作为纯洁无瑕的女神和纯洁无瑕的香格里拉合为一体之时,洛岑不纯洁了,不,或许说洛岑有了世俗的一面,康韦的痛苦不在于他喜欢的洛岑和马林森在一起了, 而是洛岑和别人在一起以及为之选择逃离香格里拉这一事实,让康韦崩溃了。从大喇嘛处出来时,马林森的天真执拗,马林森的朝气活力戳破了香格里拉,最起码让康韦意识到自己被冲昏了头脑,而当洛岑不再完美,洛岑所代表的香格里拉也轰然倒塌。

但这会是永远的lost吗?此时不得不佩服康韦,当他最迷茫最无助的时候,他帮助了他最喜欢的两个人;当无法判断无法抉择什么是正确,什么是真假后,他选择了此时内心唯一确认的。他在此时失去了香格里拉,可我也相信他会重新找回香格里拉,因为他们天生就是一样的,即便香格里拉不再完美,可是香格里拉代表的无尽的时间,代表的对个人喜好的追求,代表的尊重理解随心所欲,是康韦最为看重的,即便是不完美本身也让康德开始“适度”确认香格里拉,让他真正属于香格里拉。

外部的黑暗世界lost。

当然最重要的是,康韦也一定会穷极一生找到香格里拉,因为他太厌恶这个他所处的外部世界了,香格里拉几乎是他唯一的光,唯一的救赎。香格里拉的纯净和平,人人和谐相处,“适度”欲望是外部世界的反面,他在外部世界有多么的行尸走肉,在这里就有多么的如鱼得水。本书实际上是作者对于这个充满战争的年代的反思,特别是在今天看到台湾海峡军演的消息,我竟然在意料之中。那些喜欢看红海行动、喜欢看战狼的人,是不是也因为随着异议的越来越少,人们慢慢已经适应了这种并不正常的世界了呢。香格里拉对于人类书籍、艺术的收集,是对人类文明火种留存的最后执拗。这里的长生不老,这里缓慢的时间,都在于此,都在于为了尽可能长的、延续性的保全这份火种。在作者的设想中,他当然不会消失,他会一直被这个黑暗世界lost,最后从天而降作为人类的“诺亚方舟”,拯救在最后时刻身处黑暗的人们,为黑暗燃起一束光。

可是香格里拉毕竟不是完美的,这里有种族的差距、阶级的差距,即便处于青藏高原,藏民是最低等级的脚夫,是等待救赎的对象;即便处在中国,处在亚洲,中国人日本人印度人统统难以达到香格里拉的要求,黑人都没有提及,只有白人,只有白人能在最后拯救世界。更不用说所谓的“喇嘛”和藏传佛教更是没有一点关系(这本书的封面也很有趣了,竟然印了个真喇嘛……)。西方人如今对于藏传佛教的痴迷和对于西藏问题的关心或许就是因为他们相信香格里拉能够给他们带来这种神秘的力量,能够让他们找到救赎。可是造成这个黑暗世界的是谁,请扪心自问。

lost and found常用在一起,可是对于香格里拉来说,恐怕只有lost,不会再有found了,最起码我该是看不到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消失的地平线的更多书评

推荐消失的地平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