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陪审团 美国的陪审团 评价人数不足

陪审团:我的权力比法官大

湘川
2018-04-12 23:49:40

自从看了电影《十二怒汉》之后,就一直对美国的陪审团制度充满好奇,一群来自不同阶层不同身份的普通公民聚到一块,对一个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陌生人的犯罪事实进行认定,他们的意见将最终决定这个人是按谋杀罪论处还是无罪开释。

老实说看这部电影时是我第一次接触陪审团这个词,也第一次知道世上竟然还有这种制度,一个人是否有罪不是由法官来决定,而是由来自人群中的十二位同胞来决定,这对于司法知识为零的我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不过随着后来对陪审团了解得越多,就越觉得它是个神奇的制度,堪称人类司法史上的创举,也是维护民主体制保障公民自由权利的一件利器。

《美国的陪审团》是一本为陪审制度进行辩护的书,它对陪审制度的起源和发展、陪审制度在近代民主中所扮演的英雄角色及当今社会陪审制度所面临的困境等诸多问题进行了全面而有趣的呈现。

美国的陪审团

...
显示全文

自从看了电影《十二怒汉》之后,就一直对美国的陪审团制度充满好奇,一群来自不同阶层不同身份的普通公民聚到一块,对一个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陌生人的犯罪事实进行认定,他们的意见将最终决定这个人是按谋杀罪论处还是无罪开释。

老实说看这部电影时是我第一次接触陪审团这个词,也第一次知道世上竟然还有这种制度,一个人是否有罪不是由法官来决定,而是由来自人群中的十二位同胞来决定,这对于司法知识为零的我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不过随着后来对陪审团了解得越多,就越觉得它是个神奇的制度,堪称人类司法史上的创举,也是维护民主体制保障公民自由权利的一件利器。

《美国的陪审团》是一本为陪审制度进行辩护的书,它对陪审制度的起源和发展、陪审制度在近代民主中所扮演的英雄角色及当今社会陪审制度所面临的困境等诸多问题进行了全面而有趣的呈现。

美国的陪审团

本书作者威廉·L·德威尔本人就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美国联邦法官,他有感于随着美国社会民主的崩溃,陪审制度作为民主体制的一部分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这一事实,站在一个法官的角度,对美国的陪审制度进行了深情的辩护,提醒民众陪审制度对于公民社会的重要性。

德威尔在书中用了历史上许多伟大的案件作为例证,让作为读者的我们在一个个生动有趣的故事中了解陪审团制度的卓越之处。

任何一个社会都有规则,为保证社会的稳定,打破规则的行为必须受到惩治。

从这个角度来说,现代社会中的司法诉讼体制其实就是一种对越轨者的惩治措施,而陪审制度则是为了保证惩治措施的公平和有效而采取的技术手段。

陪审制度产生于13世纪的英格兰,最初只是维持贵族统治的一个工具,那时候法官大都由贵族担任,陪审团的任务就是对法官的审判意见点头称是。

但后来陪审逐渐摆脱了贵族的控制,非但成为一种阻止、反抗和遏制贵族的机制,而且也成为了一种支持理性、常识和怜悯心的力量。

当陪审团觉得法官的判决有违公平和正义时,他们可以大胆地说不,是陪审团而非法官,对案件裁决拥有最终的决定权。

现代陪审团最重要的权力就是基于良心的无罪开释权,意思就是不管基于任何法理上的原因和逻辑,如果政府做得太过分,如果法庭做出的有罪裁决让陪审团觉得有损于公平、常识或者自己的良心,那么他们就可以勇敢地说“不”,行使“Not Guity”的权利将被告无罪释放。

我一直觉得陪审团的无罪开释权对审判体制的一个伟大创举,它将人类的怜悯、同情心和常识等因素带到了法庭之上,赋予他们与理性同样的价值,弥补了法律自身的局限,将审判扩展到了一个更广阔的层面上。

比如一个人怀着正义的目的将一个坏人杀死——这事儿完全有可能出现——按照中国的法律他肯定是要被判死刑的,这是刑法上的明文规定。

故意杀人罪要被判死刑,即便法官想网开一面他也无能为力,他的职责要求他不能将诸如同情心或怜悯心这类情绪带到案件中,所以一旦被告被认定为故意杀人,那么他必定死路一条。

但如果有陪审团在,事情或许就会有转机。

他们会充分考虑被告的行为动机,将他怀有的正义的目的纳入考量,与他的行为后果做一个比较,如果觉得被告被判死刑有违公正和良知的话,那么他们就可行使无罪开释权。

当然这种权力不会轻易用,陪审团的意见在大多数情况下与法庭的裁决是一致的。但是我们知道总有这样的情况,法庭从法理上做出的裁决明显有违常识和良知,这个时候就需要陪审团发挥作用以确保正义的实现。

陪审制度虽诞生于英格兰,但却在美国实现了真正的繁荣,它作为民主体制的一部分被写进了联邦宪法并为各州法律所保证,美国建国国父们宣称它是自由政府的守护神,民主投票箱一日不废,陪审制度就将一直存留。

但如今,这个曾经随着民主的繁荣而繁荣起来的制度,同样随着民主的衰落而走向衰落,陪审制度究竟还能不能在现代社会中充分履行它的职责,惩罚犯罪,开释无辜,伸张公平与正义?很多美国人开始对此表示怀疑。

但作者德威尔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能。

如今美国的司法诉讼体制固然存在很多问题,比如缓慢迟缓、成本高昂、纠缠细节于负荷过重等等,很多人将这些问题归因于陪审制度。

但德威尔说不是,这不是陪审制度的问题,即便把陪审制从司法诉讼中拿掉,这些问题依然存在,而且这些问题中的多数是各国都具有的普遍问题,并非美国一国独有。

很多人批评说将具有极强专业性的法律问题交给一群对于法律知识仅具有常识的普通民众来处理是荒谬的,主张剥夺陪审团的权力,将之交由法官处理。

但德威尔明确回答,废除陪审制是与美国抗辩式司法的设计初衷相违背的。美国建国国父们深信,充满活力的竞争式的辩论是实现正义和令各群体满意的最佳途径,而废除陪审制就等于放弃了这种辩论,正义和公平必然会受到损害。

德威尔强调,陪审团的存在并非因为这12个人作为一个集体比法官更有感知力,而是因为这个来自不同种族、性别、阶层和宗教的12人团体,本身就是民主社会的一个缩影,一个健全而充分的社会切面,体现着根本的公平。

尽管美国的陪审制面临诸多挑战,但目前陪审制最为繁荣的地方还是美国,不过欧洲和日本等国也开始考虑恢复陪审制度。

据说中国的深圳前海自贸区也开始试行陪审制,19名港籍人民陪审员已通过任前公示,只不过与美国的由普通民众组成的陪审团不同,中国的这些陪审员全部由专家组成,都是法律或者关领域的专业人士。

这固然能提高诉讼和审判的专业性,但如果按照《美国的陪审团》一书的观点,它却是与陪审制的初衷背道而驰的,因为专业性不是民主所追求的,民主本身才是

同一领域的一群专家如何能多样到足以代表大众?既然不能代表大众,那如何能体现民主进而保护同胞的自由权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美国的陪审团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国的陪审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