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的世界》读书笔记

樸樕
2018-04-12 看过

这本书可以算作茨威格的回忆录,从他的出生一直讲到第二次世界大战被迫流放巴西。他的文字一如既往的充斥着对细节的描写,以及无处不在的流露出他对自由与人道主义的向往,将如此长时间跨度如画卷般栩栩如生的呈现到每位读者的面前。

茨威格出生于哈布斯堡王朝最后的太平盛世时期,父亲是犹太商人,母亲是来自意大利的国际上流家庭——布雷陶厄尔家族。他深受19世纪自由派理想主义思潮的影响,犹太人特有的对于精神世界的渴望以及维也纳这座城市各个社会阶层对艺术的热衷影响着他的一生。小学时代他就对学校教条式的教学方式嗤之以鼻,因此对统治阶级热衷的秩序、权威、团队性抱有天生的抵触心理。同一时期的同学们也将在学校中被压抑的对于新事物的热情全部饥不择食地转向了对艺术、文学、音乐的兴趣上。因此,同时期维也纳诞生了一大批“青年维也纳群体”,里尔克和霍夫曼斯塔尔是他提的最多的该时期的少年天才中的佼佼者,茨威格深受他们作品的影响。少年时期对追求精神世界的激情深深地注入在他的血液里,除去对学校教育的批判,他对于该时期充斥谎言与假道德的对于性的压抑也是表达出深深地痛恶。

大学时代,他开始进行诗歌创作,19岁时散文就在《新自由报》副刊发表,从此跻身维也纳名人行列。还由此结识了该副刊主编赫尔茨尔,也是不久的将来第一个提出犹太复国主义口号的人。也正是在赫尔茨尔的谈话中,茨威格坚定了去国外看一看的想法。首先是去柏林,他对于这座城市的解读是没有传统和古老文化,有的是整洁僵硬的秩序、心甘情愿的奴性与棱角分明的阶级意识。在这儿,他与普鲁士各个阶层接触,感受到了对浓烈、不受羁绊的自然本色的偏爱和来自异国风情的刺激,并开始了翻译工作。

之后他开始了自己的旅行,从维也纳到柏林,从巴黎到萨尔茨堡,从印度到美国,从伦敦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在美好无等级观念的巴黎,他结实了法国和平主义者罗曼罗兰;在萨尔斯堡的房屋内收藏了他收集的很多优秀的诗歌与曲谱原手稿。

19世纪末期,固有秩序开始受到冲击,新的秩序开始打破原有风平浪静的局面,群众性的社会主义运动兴起。茨威格开始意识到他所信仰的自由主义显得如此薄弱,但是人文主义的理念在政党领导人那里还并未得到泯灭。

四十年的和平让各国经济强健,技术让人生活充满生机,科学让人精神自豪,欧洲作为共同体,泛欧洲民族意识在逐渐形成。但是富有成果的欧洲内部团结却在各处发展成贪婪扩张。扩张的原因不是内在理念和边境争夺,而是力量过剩,内在发展动力所导致的悲剧性结果。当时所有人都对战争抱着乐观主义,认为理性能战胜荒诞。然而,随着萨拉热窝一声枪响,战争开始。

狂热的战争让整个国家陷入狂热状态,由最初的惊骇变成突如其来的亢奋状态。弗洛伊德称之“对文明之厌恶”:人们要有那么一次契机,去冲破市民社会的法律法条,让最原始的嗜血本能尽情放纵。当时的民众不假思索的相信它们尊奉的权威,将爱国主义凌驾于人道主义之上,演变成可怕的大众精神疯狂。茨威格此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选择避开群体心理变态,并开始写信联络各地的文学界好友进行反战,但只有罗曼罗兰予以回应。罗曼罗兰以单枪匹马形成的正直的力量对抗上百万人非理性的仇恨。

战争持续一段时间之后,民众终于开始变得不再对任何一个国家首脑持有尊重,意识到战争带来的是悲痛、通货膨胀、饥饿、公民自由的丧失、个人沦为国家的奴隶。

一战结束,奥地利作为战败国被迫独立,茨威格在回奥地利的列车上,亲眼见证奥地利皇帝统治700年的哈布斯堡王朝继承人作为被驱逐者离开这个国家。在回国后,见证了奥地利的通货膨胀。

之后,他赴苏联,结识了高尔基。

由于德国一直是一个阶级社会,对他们来说,秩序从来比自由权利重要。战后的通货膨胀、失业和各种政治危机,让德国人恼火,各个阶层民众都要求建立强烈秩序。希特勒利用德国民众对受过教育的高估与膜拜,拉拢每个阶层、每个政党,并开始施行他的军国主义。茨威格认为国家社会主义的伎俩,在世界失去警惕之前,不会暴露目的的极端性。希特勒德意志民族党抓住小市民阶层和被激怒的社会中层,对有钱人的嫉妒远远少于对自身从市民阶层落入无产者中的恐惧。以野蛮的进攻性和没有底线的残忍弥补人数的不足。原则是用一个小群体的暴行来震慑数量上胜出但在为人上忍让的群体。每当有政治性的行动就军事性的组织起来,利用大学生当冲锋队,将残忍手段进入政治当中,由此各种内部矛盾全部爆发。

之后,希特勒开始对犹太人的作品进行封杀。但是艺术利己主义者的施特劳斯怀着对艺术的痴迷,却在纳粹的身份下对茨威格的剧本进行了歌剧层面的编排并进行公映。

当希特勒开始对犹太人进行驱逐,茨威格永远的远离了欧洲,远离了他的家乡维也纳,彻底沦为了一位无家可归的人。此时他也即将走到人生的终点,一辈子的梦想破灭,有的只是无尽的孤独与绝望。

通读完整本书,除了加深了自身对于自由主义的向往之外,对于一战前后的事件感到最为震撼。一战之前,经济繁荣、科技与文化兴盛、社会稳定,一点没有战争的迹象,然而各国的“力量过剩”意图扩张的贪婪却使得固有秩序难以为继,从而引发了最终的战争。由此可以想象,人类文明的进程是可以倒退的,而且速度和幅度都超乎常人想象。而当今社会,二战之后建立的国际秩序,随着各个国家政治强人的崛起,眼看有松动的迹象,能否继续有效运行实在要打个问号。当有人试图打破现有秩序时,往往会引发战争,世界未来的走向也是扑朔迷离,很难让人不将其与一战联系起来。而战争时期民众对于权威的信任所带来的爱国主义狂热所带来的群体效应在我X的情形可以预料到比当年欧洲更甚,实在是让人深深地担忧。很多人习以为常的美好生活往往不是永恒的。我们这代人处在史上最长的和平期,认清了可能来临的黑暗,才能更好地思考路径的选择。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昨日的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昨日的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