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势的巧言令色

何志武
2018-04-12 22:48:31

文化结构是社会结构的遮羞布,掩饰,同时蛊惑。

男权社会的价值观早就附着于文字扎根在社会千年,赤裸裸的权力经文字粉饰就变得肆无忌惮。

李国华拿言语作饵,拿语境作网,捕获一只只犊羊,在伦理的范围之外追求“美”,再把这一切归咎于“爱”; 房思琪没有出路,只能在所信仰的文字里拿爱作寄托,这其中是断了层了的,而她只好作茧自缚,用修辞把粗鄙的东西做美的诠释。最后,爱也失了禁,文学也背叛了她。思琪就此放逐了她的灵魂

出路哪儿去了?被这个社会堵住了。去性化的教育,社会习惯于对没有理由的受害者加罪。被奸污的就是脏了的,这一逻辑就此顺理成章地胁迫着受害者的自尊。

男权的玷污下,性与爱的价值观在输出的时候总是掺和着暴力的成色。所以,本来好端端的性与爱,在暴力的荼毒下沾染上了邪恶的色彩,罪名担给性,而另一端的美则无由地归于爱。两极分化

因此,我们看到用性宣示主权的一维,看到拿婚姻做性别压迫的邻居们,看到收束于女子无才便是德的长辈观念里的伊纹。。。

我们看到文化结构已经被人们所默许,无关话语权,连女人也会物化女人,作为性资源而存在。幸存者不会去承认深渊

...
显示全文

文化结构是社会结构的遮羞布,掩饰,同时蛊惑。

男权社会的价值观早就附着于文字扎根在社会千年,赤裸裸的权力经文字粉饰就变得肆无忌惮。

李国华拿言语作饵,拿语境作网,捕获一只只犊羊,在伦理的范围之外追求“美”,再把这一切归咎于“爱”; 房思琪没有出路,只能在所信仰的文字里拿爱作寄托,这其中是断了层了的,而她只好作茧自缚,用修辞把粗鄙的东西做美的诠释。最后,爱也失了禁,文学也背叛了她。思琪就此放逐了她的灵魂

出路哪儿去了?被这个社会堵住了。去性化的教育,社会习惯于对没有理由的受害者加罪。被奸污的就是脏了的,这一逻辑就此顺理成章地胁迫着受害者的自尊。

男权的玷污下,性与爱的价值观在输出的时候总是掺和着暴力的成色。所以,本来好端端的性与爱,在暴力的荼毒下沾染上了邪恶的色彩,罪名担给性,而另一端的美则无由地归于爱。两极分化

因此,我们看到用性宣示主权的一维,看到拿婚姻做性别压迫的邻居们,看到收束于女子无才便是德的长辈观念里的伊纹。。。

我们看到文化结构已经被人们所默许,无关话语权,连女人也会物化女人,作为性资源而存在。幸存者不会去承认深渊的存在,明哲保身似的,生怕惊动了这伪善的文化下的社会秩序,打破了这小小的和平。我们宁愿媚俗

林奕含的书写无关救赎抑或拯救,为了传递,把这深渊呈现给人们看,给幸存者看,给受害者看。一人发声,八方响应。时隔一年,台湾当局也立了新规,创伤复原中心也在各区成立,很多陈年旧案被爆出,直指权势性交。

法律因此水涨船高,然而法律最多只能守住道德底线。讽刺的是,黑暗始终坚韧,而美脆弱而易老。

假装释然地说。我们能做的,是从孩子们的性教育做起,去协助他们成长的过渡,而不是在深渊中溺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