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在文字中寻找自己的倒影,谢谢你研究我

安昔
2018-04-12 22:41:28

当兔草在怪兽的嘴中燃放烟火,描摹怪兽的眉目时,我看见——在这个现实与虚幻边界模糊,真相与假象相互告慰的世界里,那浑浑噩噩、浮浮沉沉的怪兽分明是我与你……

画地为牢的怪兽不配谈兴趣

2015年,在“片刻”游荡时,我第一次读到了兔草的文。当时,小马扎以“兴趣小组”命题征文,满世界的“兴趣小组”真快戳瞎了我的眼。只有兔草家开的“兴趣小组”,引我入内,还死心塌地地注册了终身会员。

几十个字从整座城、满市的人,写到汤小组家,从大背景到小人物,没有一个字废话。接下来,故事主角从容登场——

沉迷盖章前途尽毁的汤小组,以“兴趣不能当饭吃”为金句却喜欢修表和跳舞的汤小组爹妈,宣扬“兴趣可以当饭吃”的地下非法组织“兴趣小组”,让组员自惭形秽的外来闯入者“泼猴”,两个背影熟悉看不清长相的神秘人……

讲真,第一次读没懂,于是我又读了两遍,而后颓然惊醒:汤小组那喜欢修表的爹

...
显示全文

当兔草在怪兽的嘴中燃放烟火,描摹怪兽的眉目时,我看见——在这个现实与虚幻边界模糊,真相与假象相互告慰的世界里,那浑浑噩噩、浮浮沉沉的怪兽分明是我与你……

画地为牢的怪兽不配谈兴趣

2015年,在“片刻”游荡时,我第一次读到了兔草的文。当时,小马扎以“兴趣小组”命题征文,满世界的“兴趣小组”真快戳瞎了我的眼。只有兔草家开的“兴趣小组”,引我入内,还死心塌地地注册了终身会员。

几十个字从整座城、满市的人,写到汤小组家,从大背景到小人物,没有一个字废话。接下来,故事主角从容登场——

沉迷盖章前途尽毁的汤小组,以“兴趣不能当饭吃”为金句却喜欢修表和跳舞的汤小组爹妈,宣扬“兴趣可以当饭吃”的地下非法组织“兴趣小组”,让组员自惭形秽的外来闯入者“泼猴”,两个背影熟悉看不清长相的神秘人……

讲真,第一次读没懂,于是我又读了两遍,而后颓然惊醒:汤小组那喜欢修表的爹,是不是在修理自己无价值、无意义的破烂人生呢?汤小组那喜欢跳舞的妈,是不是在幻想跳出平淡枯燥、味如嚼蜡的生活呢?

因为迈不过一个坎,改不了故事的话本,从此有了执念,给自己画了一个圈,圈里是所谓的兴趣,是所谓的信仰,是无谓的自我,是无谓的逃脱。

当时,我在片刻写下这段评论——

现在,如果问我:“兴趣能不能当饭吃?”我想告诉你:“不如你吃饱饭再想这个问题吧。”

受虐者是施虐者的胚胎

兔草也写恐怖故事,最让人感觉恐怖的,我认为是《发条怪》。

“住在河对岸的奶奶和谁都不一样,她没有梦想,也没有生存压力,她有的只是寿命存折,每天夜里,她早早躺在床上,聆听自己的生命像骨头里的钙一样渐渐流失。”

这个奶奶怎么和我的奶奶这么像?她行走缓慢,拐杖是她唯一的武器;她睡眠充足,时间是她唯一的存款;她功德圆满,隔离是她完美的归宿;她呕心沥血,延续是她最后的夙愿。

这个少年怎么也和我这么像。我也有过和他一模一样的念头——

“逃离这个家,逃离河的两岸”

《发条怪》 的恐怖之处就在这里:所有的角色都可以在生活中找到几乎一模一样的原型——也许,我们也在轮流上演着故事的结局。

“我根本没有停下来的理由。”

我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背部,细数其中究竟埋藏了多少根发条。明天,我要去买一把手术钳,然后珍藏多年,等候主刀手术的那天。

我们的结局空空如也

“如果没有人这样揭露我的生活,我会觉得自己活得不错,可是一旦有人赤裸裸地把这种生活形容出来,我就会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被扒光了皮的刺猬,没有刺,没有铠甲,赤裸裸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来京城八年还是过得一点儿也不好,连工作也保不住的“我”;远离家乡光怪陆离的丑事,初到京城漂泊的老林……两个三十岁还一事无成的失败者谋划抢劫超市,似乎终于找回“早已不属于我们的东西——‘热情、希望、行动力’”。然而,故事并没有这样结局。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没成为一只无法无天的猴子,反倒成了一个畏手畏脚的愚蠢人类。”

即使有那么一天,终于找到共犯,终于说服自己去干上一票不计后果的大事, “填补空虚每一天”依旧是一场虚妄。

这个夜晚和下个夜晚都空空如也。

后记

喜欢兔草好久了,不是因为她有多完美。仔细看,书中也有文字生硬、跳跃性太强之处,阅读体验不稳定,流畅时读得你特别爽,梗塞时很容易一分神就跟不上节奏弃坑而去。她胜在总能在无聊至极的现实里生出那么多的奇思妙想,虚构和捏造之术真的学得不赖,刮花你的脸又不至于让你毁容,给足了你重新补妆出场,或者推倒重塑的时间。

而我,也不是一个会写书评的读者,也不造这算不算书评。我只知道:阅读就是在文字中寻找自己的倒影。原来我是这样的我,谢谢你研究我。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研究怪兽的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研究怪兽的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