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丁連財先生的書評

鎮長
2018-04-12 22:40:17

鄂圖曼帝國三部曲(全套三冊)翻譯錯誤一大堆. 台灣翻譯界與出版界的水平太低了

丁連財撰寫書籍翻譯評鑑

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大半只有編年史, 原著者 Caroline Finkel 教授可以援引多種語文且跨國家與跨民族還跨宗教和文化的繁雜文獻, 把該帝國歷史釐清, 即使仍有不足, 但已難能可貴, 我給原著三星或四星.

所謂不足, 是因為其大作是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通史, 為了交代很多事件的來龍去脈, 感覺會像是流水帳, 但這總比原先只有簡單概略的編年史好. 原先在帝國歷史的一些 what, who, when, where, how and why都令人一頭霧水, 她則有清楚的敘述.

...
显示全文

鄂圖曼帝國三部曲(全套三冊)翻譯錯誤一大堆. 台灣翻譯界與出版界的水平太低了

丁連財撰寫書籍翻譯評鑑

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大半只有編年史, 原著者 Caroline Finkel 教授可以援引多種語文且跨國家與跨民族還跨宗教和文化的繁雜文獻, 把該帝國歷史釐清, 即使仍有不足, 但已難能可貴, 我給原著三星或四星.

所謂不足, 是因為其大作是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通史, 為了交代很多事件的來龍去脈, 感覺會像是流水帳, 但這總比原先只有簡單概略的編年史好. 原先在帝國歷史的一些 what, who, when, where, how and why都令人一頭霧水, 她則有清楚的敘述. 或許由於近現代史的史料比較豐富, Caroline Finkel 教授在第三冊末尾就展現出批判的思考與洞見, 與一般西方史學家對現代土耳其共和國國父凱末爾將軍執政時代的稱頌不同,她對凱末爾的全盤西化與世俗化政策有所批評, 而且對於凱末爾施行的其實是一人一黨專制威權統治, 而非西方議會民主制度, 也提出她獨到的見解.

台灣立緒出版公司原本聲譽卓著, 但品管愈來愈差, 這本大作的翻譯本.品質爛到無可救藥;我只能給譯本一星, 因為兩位譯者與執行編輯的英外語文能力低劣, 常識貧乏而知識的廣高深密度皆嚴重不足, 根本沒有資格擔任這本大作的翻譯與核校工作.這簡直就是小孩玩大車, 不自量力, 而搞得一糰遭.

要翻譯用英文寫作的學術書籍,應該具備的基本語文程度是起碼英檢高級及格, 雅思閱讀8.5, 托福113(閱讀要29-30分), 他們一定沒有; 若要擔任核校或審校, 則程度必須更優. 若原作者使用多種語文的原始資料, 則翻譯與審校者還必須具備字源學和歷史語言與比較語言學的訓練與素養.除了語文程度之外, 翻譯者與審校者必須對原住所涉及的諸多學科知識有一定的造詣, 也必須知道一旦有問題該向誰或找什麼資料查詢.

本書涉及諸多國家與民族的歷史與文化, 還牽扯到多個宗教與教派, 以及政治和軍事, 還有外交和國際關係. 本書翻譯者與執行編輯明顯在譯本出現的一大多錯誤中, 證明自己的無知與無能而且不用心,根本無法承擔這本大做翻譯與核校任務. 想想西方世界得以用英文寫作學術文章與書籍的學者的程度, 若台灣譯者和編輯在語文能力和知識程度未能達到起碼有對方的七成,連閱讀理解都有困難, 更甭談翻譯.

台灣只要涉及到必須閱讀英文學術期刊雜誌論文與書籍的碩博士班, 居然很多研究所對於應考者沒有英語文程度的限定(譬如起碼英檢中高級及格以上, 雅思7.5以上, 托福100以上且其中的閱讀必須26以上;多益成績不能充當整體英語文實力的評鑑標準, 因為那是比較簡單的Office Communication English),結果就是一堆沒有高階英文閱讀能力的爛咖在研究所打混. 語文是知識的載體, 連閱讀都有困難, 還談什麼增進知識與做學問?

台灣翻譯界除了小比例程度優異且認真並愛惜名譽者的譯者之外,普遍素質低劣, 可說是阿貓阿狗張三李四都在從事翻譯, 而出版社編輯的語文程度與知識水平普遍低落, 若是遇到翻譯書稿, 根本沒有核對原文判斷翻譯對錯優劣的能力, 於是只能看中文做一些順稿與斷句和改錯字的低階工作. 如果程度稍好又用心的編輯,可以做到把專有名詞統合整理一致,並做出英漢對照表.但是,即使是這種中低智能的工作, 還是做不好,因為不認真且不用心又 不細心, 沒有德國與日本人那種敬重出於己身作品的榮譽感, 也不具備人家的 meticulous態度,只能說是又笨又懶.

譯者與編輯的素質原本就不佳, 又只求交差了事, 只想打混摸魚, 產品的品質必然低劣, 台海兩岸一缸子大爛特爛的翻譯書籍, 驗證了這個死爛劣等民族一貫缺乏榮譽感與責任心的基因遺傳. 以下所列出的”鄂圖曼帝國三部曲(全套三冊)”的翻譯錯誤與一大堆問題, 就是鐵證. 我已經撰文嚴厲批判過林水福教授極端惡劣且錯誤百出的”沉默"(遠藤周作的名著), 那本書和”鄂圖曼帝國三部曲(全套三冊)”都是立緒出版社出版的, 可見該出版社已經浪擲以前的美好聲譽,大幅度擺爛向下沉淪.

1.譯者和編輯缺乏統合核校, 有譯名不一致,譬如波斯和伊朗國王Shah, 就出現沙 沙赫 沙皇三種譯法(第三冊62頁倒數第5行的"伊朗沙皇"只是多次亂譯之一) ,而後者就和俄皇 Czar混淆了; 兩位譯者沒有統合, 而編輯也打混, 以致前者譯的”方濟會”, 到了後者變成”方濟各會”; 前者譯的”大不里士”, 到了後者變成”塔布里茲”; 前者的”羅馬競技場”, 到了後者成為”賽馬場”. 依原文”hippodrome” 的字首字根字尾 hippo=horse, drome=place for running, 譯為賽馬場比較正確.著名的阿拉伯” Abbasis”王朝的譯名也是一團亂, 有”阿巴西” “阿拔斯” “阿拔西”各種譯稱. Volga也是亂譯, 一下子”窩瓦”, 一下子”伏爾加”.穆罕默德的繼承人頭銜是 Caliph, 在全書三冊出現"哈里發, 哈利發, 哈里法"三種譯法, 連統整一致的基本功都做不到, 太 low了.

明顯譯錯的還有”處女皇后” (Queen, 女王才對) 伊麗莎白(第一冊第200頁倒數第6行); 譯者只要遇到 sympathy, 就譯成”同情”, 而不知該字尚有”支持, 贊成”之意; 只要遇到 responsible for就譯”為...負責”, 卻不知尚有”是...幹的, 是...造成的, 要歸功於...”之意; 只要遇到 technically 就譯成”技術上”(第二冊第246頁), 而不知道另有”就法律作嚴格解釋而言”的意思; 只要遇到 retire 就一律譯為”退休”, 而不知在軍事語境當譯為”退役”; 只要遇到”service”, “service men” 就譯成”服務, 服務員”, 而不知在軍事語境當譯為”服兵役”,” 兵員”.在筆者拙著"白癡翻譯"就指出, 那是英文程度不佳者常犯的錯誤, 卻發生在已經有多本譯作的譯者身上, 而編輯的英文程度也很爛, 完全抓不出問題.

文中居然出現"羅德西亞" , 一看就知是錯譯, 在土耳其帝國時代, 與非洲的羅德西亞扯不到關係;土耳其文 “Ataturk” 就是”土耳其之父”,是贈與凱末爾的尊稱, 卻被音譯 (第一冊第11頁第5行),有夠白癡荒謬.第一冊在溯源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祖先來源時, 把早期的”Turkish Tribes”譯成”譯成“土耳其部落” 是不妥的, 應該是”突厥部落”. 第三冊末尾談及帝國在WWI之後滅亡, 檢討帝國後期的救亡圖存努力時, 提到使用“鄂圖曼主義”來凝聚帝國內所有民族宗教語言文化的子民沒有效用, 因為帝國內天主教與東正教的信徒都搞分離主義活獨立運動; 當帝國只剩下絕大多數是穆斯林的子民時, 由於擔心阿拉伯人和庫德族等也會受到民族主義影響而背離帝國, 就改用"伊斯蘭主義"為號召; 帝國的滅亡以及阿拉伯地區轉為英法屬地,證明"伊斯蘭主義"也沒有用; 在建立現代土耳其共和國之後, 有人建議推動”泛土耳其主義", "大土耳其主義", 爭取俄國與中國和伊朗以及中亞的"土耳其人"認同(第三冊246頁). 這明顯又是錯譯, 因為中國的維吾爾族與俄國共黨革命後成為蘇聯所併入的哈薩克與土庫曼和烏茲別克以及吉爾吉斯與亞塞拜然諸邦諸族, 只能說是”突厥族, 突厥語族", 不能稱為"土耳其族, 土耳其語族". 翻譯所稱的”泛土耳其主義"與 "大土耳其主義", 應該譯成 “泛突厥主義, 大突厥主義”才合理. 譯者不懂何時該譯"土耳其", 何時該譯"突厥", 已經顯示譯者歷史知識的可悲貧乏.

2.首位譯者一開始把”protestant”譯成”基督教”, 後面的”Christian”也譯成”基督教” (Christianity包括 Roman Catholic, Eastern Orthodox, Protestant 三大派),以致後來Christian, Catholic Christian, Orthodox Christian, Protestant Christian諸國與人民, 在翻譯上的指涉出現大混亂. 在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還有恨特別的 Uniate Church, 就是"東儀天主教"(禮拜儀式採用東正教,但在組織體系上聽命於梵諦岡), 這一開始翻譯對了, 但到第三冊第232頁卻譯成"公教會", 而編輯也沒抓出來, 實在混太兇了.

3.不論原文部分陳述的語境是”伊斯蘭” “東正教” “天主教” “基督新教”, 譯者一律用基督新教聖經的人名地名翻譯, 這種作法非常不好. 除了有一次在天主教語境中正確把 “John” (第一冊第56頁第7行) 譯為”若瑟”, 在全三冊其他地方就亂搞, 不論在基督新教或 天主教或東正教或伊斯蘭的語境, 譯者一概用基督新教的”約翰”, 這實在是又笨又懶; 比較好的處理方式當依不同語境翻譯, 而用譯注或編注書說明.

基督新教舊約聖經”約瑟”, 在天主教是”若瑟”,在伊斯蘭古蘭經是”尤素夫”, 第二冊第167頁倒數第2行的語境明明是伊斯蘭,卻譯成”約瑟”, 實在不妥; 基督新教舊約聖經的”大衛”, 在天主教是”達味”, 在伊斯蘭古蘭經是”達烏德”, 譯者明明在某段語境是穆斯林的情況下(第二冊第190頁倒數第5行), 還是偷懶譯成”大衛”, 真是無知. 另外, 只要是穆斯林周五的”聚禮 “(禮拜, 主麻)都被譯成”禱告會 祈禱會 祈禱”, 真是糟糕透頂.

第二冊第250頁第3行的"十二門徒什葉派",更是可笑的翻譯; 伊斯蘭分為遜尼與什葉兩大派, 什葉派又分為”五伊瑪目派”(Fivers; 不接受第六位開始的伊瑪目), “七伊瑪目派”(Seveners; 不接受第八位開始的伊瑪目), 十二伊瑪目派(Twelvers; 接受到第十二位為止的伊瑪目, 因為第十二位伊瑪目隱遁不見了, 以後會再現). Imam(伊瑪目)在遜尼派只是清真寺教長,但在什葉派則為教主. 這裡的正確翻譯是"什葉十二伊瑪目派". 譯者與編輯無知, 隨便瞎掰十二門徒, 他們以為什葉派教主和耶穌一樣有十二位門徒嗎?簡直是白癡與智障的翻譯與編輯團隊.

簡而言之, 譯者與編輯不及格. 請他們退出"知識產業"(出版, 翻譯, 教育, 傳媒), 因為他們沒有知識, 又不熱愛追求知識.

相關書籍:

Osman's Dream: The History of the Ottoman Empire by Caroline Finkel https://www.amazon.com/Osmans-Dream-History-Ottoman-Empire/dp/0465023975

鄂圖曼帝國三部曲1300-1923:奧斯曼的黃粱夢(全三部)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02166

白痴翻譯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15969

5
4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鄂圖曼帝國三部曲1300-1923: 奧斯曼的黃粱夢. 第1部, 帝國視野的更多书评

推荐鄂圖曼帝國三部曲1300-1923: 奧斯曼的黃粱夢. 第1部, 帝國視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