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尔登湖 瓦尔登湖 评价人数不足

瓦尔登湖、佩雷尔曼与前景理论

左岸
2018-04-12 22:30:22

初闻《瓦尔登湖》大抵是我还在读高中的时候,当时只是知道有一个叫梭罗的人,远离世俗,定居在瓦尔登湖。对于别的,便无更多了解。于是我一直以为瓦尔登湖是欧洲的某个湖,也不知道梭罗只在瓦尔登湖居住了两年——恰好跟实验人员停留在生物圈2号的时间相近。

大抵每10个人心中至少有一个都有一个隐居梦,然而,每1000人中也未必有一个可以做到隐居,我时常会考虑,所谓隐居到底是为了什么?

大概每个人有自己不同的答案,在梭罗的《瓦尔登湖》里,可以发现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端倪。

书中不难发现梭罗惊叹于人们在忙忙碌碌中浪费生命的天赋。

关于劳作梭罗写到“然而,人劳作的情境本就充满了谬误。犁铧会将人的绝大部分都犁入泥土,使之成为肥料。”

“哪怕这个国家相对来说是自由的,但绝大多数人依旧无法采撷到人生精美细致的果实,因为无知,因为谬误,他们的生活已经被认为的烦恼与过重的劳役所充塞。由于过度劳累,他们颤抖的手指已经变得笨拙,已经无法完成这些。事实上,经年累月的劳作已经让人们再也没有闲暇去拥抱属于自己的真实且完整的生活;他无法将自己与他人的关系维持在一个高尚的状态;在市场之上,他的

...
显示全文

初闻《瓦尔登湖》大抵是我还在读高中的时候,当时只是知道有一个叫梭罗的人,远离世俗,定居在瓦尔登湖。对于别的,便无更多了解。于是我一直以为瓦尔登湖是欧洲的某个湖,也不知道梭罗只在瓦尔登湖居住了两年——恰好跟实验人员停留在生物圈2号的时间相近。

大抵每10个人心中至少有一个都有一个隐居梦,然而,每1000人中也未必有一个可以做到隐居,我时常会考虑,所谓隐居到底是为了什么?

大概每个人有自己不同的答案,在梭罗的《瓦尔登湖》里,可以发现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端倪。

书中不难发现梭罗惊叹于人们在忙忙碌碌中浪费生命的天赋。

关于劳作梭罗写到“然而,人劳作的情境本就充满了谬误。犁铧会将人的绝大部分都犁入泥土,使之成为肥料。”

“哪怕这个国家相对来说是自由的,但绝大多数人依旧无法采撷到人生精美细致的果实,因为无知,因为谬误,他们的生活已经被认为的烦恼与过重的劳役所充塞。由于过度劳累,他们颤抖的手指已经变得笨拙,已经无法完成这些。事实上,经年累月的劳作已经让人们再也没有闲暇去拥抱属于自己的真实且完整的生活;他无法将自己与他人的关系维持在一个高尚的状态;在市场之上,他的劳动所具有的价值会下降。他将所有的时间都用于履行作为机器的职业,无暇他顾”

如果说上面只是梭罗对普罗大众庸庸碌碌的劳作行为表达扼腕叹息,那么接下来就是他对芸芸众生毫无意义的消遣方式的辛辣讽刺。

在那个没有手机与互联网的时代,梭罗这样描述

(人们)“在不到30分钟的午休时间之后,人们睁开眼,抬起头,问的第一件事便是“有没有新闻”?好像世界上其他的人都是他的警卫员”

“请将发生在这个星球上的新鲜事告诉我,不拘时间,不拘地点,不拘人物”

“我能断定,我读过的所有报纸上所有的新闻都没有被关注的价值。如果你看到的新闻是某人被抢劫,或某人被谋杀,或某人因事故而逝世,或一座房屋在大火中被付之一炬,或某条渡轮遇险了,或汽轮发生爆炸,或在西部某段铁路上一只奶牛被碾压致死,或一条发疯的狗被处死,或冬日里有大量蝗虫过境,无须继续阅读了,这样的新闻一条足矣。如果你对规则有所了解,又为什么要关注他无所不包的例证及形形色色的运用方式呢?对哲人而言,每一条新闻都是老妇女们喝茶时闲言碎语的汇集,或者就是其谈资。但却仍有许多人贪婪地追求这些闲言碎语”

读到这里,我难免如芒在背,一百多年前写的文字,似乎正是为了鞭挞时下,在这个信息拥堵的时代,人们每天起来大抵就是朋友圈有什么新鲜事、微博有什么热点,而热点的信息内容大多也不过就是梭罗一百多年前写下的这类事情,没过多久大家便被另一个热点所吸引,之前花了不少时间成本跟注意力成本的旧热点便抛之脑后。仿佛错过一个话题,就被视为猿人一般。

梭罗的逃离,让他离开了这些繁琐且无意义的事情。于是他来到瓦尔登湖,享受这里的一切,尽量减少与外界的接触。

然而,在我看来,梭罗还离不开他所厌恶的种种世俗,两年后他也离开了瓦尔登湖,回归了社会。因为这个群居的社会,还有他珍重的东西,一刀切地离群索居并不能解决问题。瓦尔登湖并不是他的天堂,而是他短暂的一个避难所。

那么,有没有人可以成功地彻底地隐居呢? 我想,是有的。这个人就是在我心中迄今为止21世纪里最聪明的人——格里戈里·佩雷尔曼。首先请原谅我这个并不严格的描述。到底什么才是聪明,这并不好下结论,更何况“最聪明”呢,不管如何,姑且让我们放下这些细节走进佩雷尔曼的隐居生活吧。

佩雷尔曼是一位犹太裔的数学家,国籍是苏联——俄罗斯。在2000年的时候,美国克雷数学研究所悬赏了世界七大数学难题,任何一个被解决对人类的贡献都是不可估量的,都配得上诺尔贝奖。当然诺贝尔奖里面并没有数学奖,数学界的最高奖项是菲尔兹奖。同时任何一个问题的解决者都可以获得一百万美金的奖金。当然,并不是说解决这个难题只值一百万美金,而是这个研究所的预算只能拿出这么多。这七大数学难题分别是:

1、NP不完全问题

2、霍奇猜想

3、庞加莱猜想

4、黎曼猜想

5、杨-米尔斯规范场存在性和质量缺口假设

6、NS方程解的存在性与光滑性

7、贝赫和斯维讷通-戴尔猜想

下面进入正题,在2003年佩雷尔曼在网站上贴出论文,“证明”了其中的“庞加莱猜想”。之所以给“证明”二字加上引号,是因为佩雷尔曼详细的给出的证明的过程,但是在证明的最后一步,结论呼之欲出的时候,他却戛然而止。这相当于梅西在世界杯决赛上,带球盘过对方所有的后卫,晃倒对方守门员。空门之时,并没有射门,而是把足球精准地,分毫不差地停在了球门线上,然后一个潇洒的转身,离去,只留给世界一个远去的背影。 不管如何,这个证明轰动了整个数学界。因为这一难题的解决很可能在物理和其他领域上得到“激动人心”的应用,有助于科学家弄清楚宇宙的形状。

然而就在功成名就之时,佩雷尔曼,不仅拒绝了菲尔兹奖,还拒绝了一百万美金的悬赏,他表示对飞来的横财没有丝毫的兴趣。即便是俄罗斯本国的科学院聘请他为院士,也被他拒绝。《自然》、《科学》这样的顶级期刊对他采访,他更是不屑一顾。就这样佩雷尔曼又回到了他居住的圣彼得堡郊区,消失在公众的视野。

佩雷尔曼家旁边的食商店商品检验员奥丽加·明茨和塔季扬娜·波里亚科娃介绍,许多年来,佩雷尔曼买的东西基本没有改变过:一个黑面包,一包通心粉,比菲多克牌和比菲来弗牌酸奶。水果部那边他几乎都不过去,进口苹果和橙子他似乎买不起。他也不买酒水和其他多余的东西。总之,“只买那些很便宜又好做的简单食品。”

对于这么一个神奇的人物,总有记者不死心想要采访。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两个记者守株待兔,等到了佩尔雷曼出来买东西,便跟上去。然后佩雷尔曼就关上房门,避而不出,并对记者大声吼道“走开!我应有尽有!”

这就是佩尔曼尔,一个黑面包、一袋酸奶、一支笔、一沓纸、一根网线,然后他便应有尽有。

世界七大数学难题,迄今为止只有一个被解决了。那就是佩雷尔曼解决的“庞加莱猜想”,所以,我说佩雷尔曼是迄今为止最聪明的人,大概也不过分吧。而他也真正实现了远离世俗的独居。

为何瓦尔登湖湖畔的梭罗居住了两年便回到群居,而圣彼得堡郊区的佩雷尔曼却可以坚持离世而居,与他的郊区小木屋伊甸园长相厮守?这样对比,我并没有一扬一抑的意思,而是认为这是跟两个人的人生目标有关。梭罗是作家、哲学家、废奴主义者,他有他的政治抱负,这些离不开世俗,离不开群众。所以,瓦尔登湖一开始就只是他的短暂象牙塔。而佩雷尔曼不同,他只需要在他的数学王国里面汪洋恣肆便可以帮助人们弄清楚宇宙的形状。这也就是为什么有隐居想法的人比四川省的人口都要多,而真正隐居的人比成都的大熊猫数量还要少。

居于世俗这种的普罗大众,却又不得不被太多繁琐且无意义的事情冲击,重复且单调的事情占据了人们的工作时间,短暂而无意义的新闻、热点又占据了人们的休闲时间。这似乎有进入了就像梭罗所描述他所鄙夷的想象。也许有人会说,那么我们把时间花在有价值的事情,价值高的事情上,不就解决了这个问题么? 可是人们对事情价值高低的判断却往往靠不住,历史已经不止一次给出强有力的证据。那么有没有一个靠谱的办法可以两全其美呢,既不用真正隐居,又可以不被无意义的事情过分打扰。我想,应该是有的。

丹尼尔卡内曼基于函数及对函数的解读获得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家。瑞典皇家科学院称,卡尼曼因为“将来自心理研究领域的综合洞察力应用在了经济学当中,尤其是在不确定情况下的人为判断和决策方面作出了突出贡献”,摘得2002 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桂冠。这个函数基本可以生活中所有关于收益与损失的决策。

对于上述函数举一个浅显的例子:通常失去10000元的痛苦程度比得到10000元的快乐程度要强烈。

通过上述方程

得到10000元的快乐程度:V(10000)=3311

失去10000元的痛苦程度:V(-10000)=-7454

所以失去10000元的痛苦更加强烈,比得到10000元的快乐强烈两倍多。

另外作为延伸部分,有一个决策权重函数,感兴趣的话可以搜索一下。这个函数也非常有用。美国最高法院法官Stephen Breyer讲述他做初审法官的一个案例,政府花费930万美元用10年世界花费高昂成本、投入巨大法律费用去保护并不存在的、吃土的儿童。 这是由于这个决策权重函数左侧比实际情况陡峭,人们对于这一块比真实情况更敏感导致的。

这个决策函数还可以解释生活中的很多非理性,有一个例子典型的例子:

1、假设某人患了某种绝症,你会建议他选择哪种治疗方式?

外科手术:在100个接受手术的患者中,有90人手术后还活着,有68人一年后还活着,有34人5年后还活着。

放射治疗:在100个接受放射治疗的患者中,所有人治疗后还活着,有77人一年后还活着,22人在5年后还活着。

2、假设某人患了某种绝症,你会建议他选择哪种治疗方式?

外科手术2:在100个接受手术的患者中,有10人手术后死亡,有32人一年后死亡,有66人5年后死亡

放射治疗2:在100个接受放射治疗的患者中,没有人在治疗后死亡,有23人一年后死亡,78人5年后死亡。

可以尝试1、 2两个情境,自己会如何选择,结果肯定十分有趣。

生活中这样的非理性决策,比比皆是。就是这两个方程解释了很多决策行为,因此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当然对于我们来讲直接记住结论就可以。有一本书《不确定世界的理性决策》详细讲述了决策的过程,关于佩雷尔曼有一本《从庞加莱到佩雷尔曼》也是十分有趣。

对自己而言,从去年开始,深刻体会到信息爆炸时代的无用的信息过于拥堵,于是手机上卸载新闻客户端,卸载所有游戏,只保留一个叫做“奇客”科技新闻网站,每天只更新不到10条科技新闻,一个idaly的图片资讯app,推送前一天在世界各地的照片一共六七条。这种状态已经接近1年,感觉确实有了不少可以做有意义事情的时间。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纷扰,我们不得不居住在信息拥堵的时代。在我看来只有选择客观上有意义的,把注意力尽可能合理分配在这上面,才不至庸庸碌碌。 如果我们不被丹尼尔卡内曼说描述的生活中种种“不真实的”直觉所误导,又不被梭罗说描述的无意义的垃圾新闻所占据,战胜了内部敌人与外部敌人,即便我们不是佩雷尔曼,即便我们群居都市,也可享受真实的清净,有意义的生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