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不散场,依然活着

秋玄耶
2018-04-12 看过

「18.022」一直以来,我都憧憬着一次毕业旅行。

按理说,经过12+4年的学科训练,似乎也可以称得上有知识的人。但是,我时常会感觉现实与想象的巨大剥离,尤其是在互联网越来越发达的今天。书本和报纸为我们描绘的世界,塑造的祖国,总有一种雾里看花的不真切感。在远离庙堂的世界彼端,确乎有着我从不曾见过的景象。也因为文字世界里色彩的单调,我几乎连对那世界的想象力都要丧失。

你知道的,我想说的不是世外桃源。毕竟,无论魏晋的地方,更可能是一片苍凉。而一次毕业旅行,在我的认知里,可以完成读书之外的行路。我想,只有脚真正踏上这片土地,用步履去践行理论,才有可能窥得真实之一斑,也才有可能成长为一个真正的人。

或许,这样的憧憬只能作为憧憬,但是这样的一本书——《最后的耍猴人》,却可以帮我实现双脚落地前的精神沉淀。

这本书的作者马宏杰同时也是中国国家地理的摄影记者,从02年到14年,他用了12年的时间,以胶卷记录下一群耍猴人的故事。这群耍猴人来自河南新野,那里世代养猴耍猴,已经被认定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外出耍猴,仍然是一件不怎么体面的活计。马宏杰跟着耍猴人一起扒火车,住桥洞,风餐露宿,可以说是将身体俯贴在地面,与真实零距离。

这份真实着实令人感动,佩服马宏杰先生的职业精神之余,我更感到一种幸运。感谢我生活的土地还有这样一群人,让真实的生活得以用这样的方式保存,让更多人可以遇见真实。

而书名中,耍猴人前面的那个定语“最后的”,则带着更大的悲哀。马宏杰对新野县的耍猴历史也做了挖掘,自然是祖上传下来,不过时至今日不免式微,很多猴戏里的文化元素并没有被很好的保留,现在耍猴人外出卖艺则更多的是一种人猴耍闹的把戏。也因为这个原因,耍猴在现如今这个五光十色的世界里越来越不能吸引眼球,经济效益便越来越差,没有年轻人愿意传承。我们这一代人还在街头巷尾看过的猴把戏,已成落幕前的最后演出。其实旧事物退出历史舞台,在我看来是一种规律,并没有太多感伤。唯一感伤的,是连同一起退场的那份人与人之间的情感。

这本书最打动我的地方在于真实。不可否认,这其中有猎奇后的新鲜快感,但这份新鲜在我心里持续激起的涟漪,却是以往不曾有过的。马宏杰拍摄的照片和记叙的文字都很平实,如同一幅众生相缓缓展开,掩卷仍觉韵味悠长,这就是真实的力量。这是耍猴人的江湖,酸甜苦辣,其中味道,作为读者也仅能浅尝。

我很赞同马宏杰在书中一些观点。当他第一次和老杨扒火车遇到麻烦时,他这样写道“耍猴人行走江湖,居然要如此忍气吞声。他们这样年复一年行走江湖、卖艺赚钱,从河南新野到1000多公里外的四川耍猴卖艺,这样冒着生命危险扒火车,不过是为了省几个辛苦钱,归根结底还是为了活着。我不也是为了活着吗?只是活着的方式不同而已。”在耍猴人被司法机关为难,受委屈时,马宏杰又写道“中国是一个地域广阔的国家,地区贫富差异至今还很大,我们每个人不能以自己生活的地区的生活方式去理解另一个地区人的生活方式。他们的很多生活方式是我们所看不到的。在一个贫穷的地方,一个人能找到一种不违反法律和伦理的方式生存下来,能自食其力,就很不容易了。这就像生活在当下的我们,不能去评价、指责古代人的生活方式和文明程度一样。”因为是看电子书,可以看到其他人对书中一些情节的笔记。关于这本书的笔记里,最多的莫过于同情与心酸。确实,人与人之间巨大的生活差距让人在震惊之余不免心酸,这是良心的真实反应。但如作者所言,凭本事吃饭,不偷不抢,这没什么丢人的。人这一辈子,各有各的活法,腰杆子挺直,活个堂堂正正,无愧天地,这是父母从小便教育我的。就我自己而言,我的家庭条件并不宽裕,但我感觉自己是一个对物质生活并没有太多追求的人。人这一辈子,不管是为别人活,还是为了别人的眼光活,都有几分无奈。想开了,好赖都不过是活着,并无太大差别。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最后的耍猴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最后的耍猴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