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迷人地变老吧

鲸鲸
2018-04-12 17:49:23

“什么是变老?” “害怕变老的根源是什么?”“我们应该怎么面对衰老”?我相信会读这本书的人不外乎有这几个问题,这本书循序渐进地告诉了我们答案。

人们面对衰老的方式通常有两种:第一种是害怕变老:认为变老意味着失去个性,人生停滞;第二种是否认变老:通过一切方式抵抗/延缓变老,不承认自己和其他同龄人一样老。

本书的意义在于剖析了人们害怕/否认变老的社会和心理原因,从而建设性地提出了面对变老的第三种方式,即拥抱变老:即把变老视为自然进程,从中获得成长。

什么是变老呢?

大多数人认为自己是突然变老的,比如跨过门槛(30、40、50...),但其实我们都不是一直年轻,从生理上来说,人一出生就在变老,之所以有”突然变老“的感觉,是因为幼年时期孩子的变老完全被视作能力发展的途径,幼年时庆祝生日就是父母为孩童走向独立的必经之路而高兴。事实上25岁可视作成人开始的年纪,因为此时大脑前叶才发育完全,对即时满足的渴望被认知上的成熟修正,具备能力去容纳更广阔的思路和期待。

生理上的变老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变老。现在的年

...
显示全文

“什么是变老?” “害怕变老的根源是什么?”“我们应该怎么面对衰老”?我相信会读这本书的人不外乎有这几个问题,这本书循序渐进地告诉了我们答案。

人们面对衰老的方式通常有两种:第一种是害怕变老:认为变老意味着失去个性,人生停滞;第二种是否认变老:通过一切方式抵抗/延缓变老,不承认自己和其他同龄人一样老。

本书的意义在于剖析了人们害怕/否认变老的社会和心理原因,从而建设性地提出了面对变老的第三种方式,即拥抱变老:即把变老视为自然进程,从中获得成长。

什么是变老呢?

大多数人认为自己是突然变老的,比如跨过门槛(30、40、50...),但其实我们都不是一直年轻,从生理上来说,人一出生就在变老,之所以有”突然变老“的感觉,是因为幼年时期孩子的变老完全被视作能力发展的途径,幼年时庆祝生日就是父母为孩童走向独立的必经之路而高兴。事实上25岁可视作成人开始的年纪,因为此时大脑前叶才发育完全,对即时满足的渴望被认知上的成熟修正,具备能力去容纳更广阔的思路和期待。

生理上的变老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变老。现在的年轻一代在经济上对父母的依赖越来越严重。他们拒绝变老可能是因为变老意味着成长,要为自己的花费承担责任、学会延迟享受而不是坚持“我现在就要”等等。真正的变老离不开心智的成熟。

为什么人会害怕变老?

人害怕变老的原因主要还是来自社会对衰老这一形象的塑造。首先老年人总是被描述成巨大社会问题和资源浪费,虽然这个证据并不充分,且鼓吹这个观点的人往往忘记自己有一天也将变老。除此这外,老年人被认为是孤独的、虚弱的,各种代表老年人的标志(拐杖、拖鞋、假牙、助听器等)被泛化形容所有的老人,塑造了老人不是能做什么而是不能做什么的模式化形象。同时各行各业为了谋取大量财富,如以美容业为代表,不断利用人们对变老的恐惧和焦虑,大肆宣传营销,潜移默化地加固了我们心中对变老的可怕印象。然而实际上很多研究都显示人们随着年龄增长更幸福。

那么我们该如何拥抱变老呢?

接受变老导致的必要的失去。意识到生命中有些东西将永远失去,如女性的美貌,同时能够忍受一些必要损失所带来的悲哀和伤心,这其实是帮助我们变老的重要人生资源。

意识到变老不会改变一个人的本质。除非得了老年痴呆症,否则时间不会抹去一个人的本质,只是增加了认识,只是老了一些。拥抱变老不是指拥抱老年,而是在穿越生命的整个过程中接受这一变化过程

意识到变老后也可以充满活力。因为随着年岁增长,生理会衰老,但是对生活的热情却不会。而且任何时候让自己充满活力都不算晚,因为与肌肉一样,大脑可以持续发育,尤其是伴随运动刺激时。所以,老了也不要静态少动。

意识到变老后也可以充满创造力。创造力与活力 一样, 都与年纪无关,比如达尔文、康德、笛福、戈雅等人都是大器晚成。工作不是保持头脑敏锐和活跃的唯一手段,除此之外还有终身教育。

更成为你自己。成为真正想成为的人,做想做的事,从社会期望中得到解放的感觉,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老人们对自己作为老人的乐趣描述中:那种可能不需要再对别人希望为你做什么或从你处得到什么太在意的现实,打开了你生活中更多的可能性,你需要考虑的更多的是自己对于“合适”的感觉。

寻找生活的意义。“人类生命的黄昏肯定有其自身的重要意义,不仅仅作为生命早晨的可怜附属而存在。”如果有什么动力引导人们中年以后的生活的话,那么应该当属寻找生活的意义。心理成长可以发生在生命过程的任何阶段。

更少即更多。必须学会放弃持续一生的贪心和不满,不要用太多东西把自己绷得太紧,专注于一事而不要多任务,学会说不。

拥有爱心。那些依然拥有爱心的人发现变老更容易接受,但人们常常忽略爱心并不随年老而停止。没有证据表明当我们变老时我们爱得更少,或爱更少人。

建立跨代友谊。建立跨越整个年龄跨度的联系,让自己的朋友圈包含不同年龄的人,这将帮助我们认识自己处于永远的变化中,可以发现不同年龄层中和自己相似的灵魂。这种关系是驱逐我们被灌输的在生命的各个年龄段会发生什么或应该做什么的绝佳方法。

认识到对女性的年龄歧视。我们对年龄主义者的想法如何影响我们自己的思想和行为了解越多,他们对我们的控制就越少。例如,如果你意识到在多大程度上女性被以外貌评判,你就会在告别十几、二十几岁时相对轻松地适应并挑战这些认为当女性失去容貌和男性失去力量就意味着走下坡路的模式化看法。

直面有限的人生。死亡应该伴随我们一生,而不是一直潜伏临近终点时吓我们一跳。练习记得死亡,因为以濒死的方式生活,我们才能看清楚什么是最重要的。

把老年看做生命整体的一部分。把自己的一生看作一个整体,接受它的意义、目的和形状,而不是将其视为一系列分隔开的原子化的阶段。埃里克森认为,最后那个阶段提供给我们一个机会来建立一个统一的自己,可以从过去的历史中获得原料(良好的回忆、经历和成就),依然充满活力地参与现在。

接受自己的脆弱感。我们的文化以赞赏(常常也是有益的)的语气谈论“能力”。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忽视了学会接受限制、弱小、无力和依赖的重要性,但没有人可以终其一生却不受其苦。

学习相互依赖。老年人应优雅地表达需要和依赖别人,而年轻人应学会忍受依赖性而不是将我们对它的恐惧加诸老人——这也是对未来老龄的自己的善意姿态。

接受失去,感激拥有。学会对失去的东西放手,对还拥有的东西表示感激。

意识到老年人不仅是受照顾的对象,同时还可以是巨大的照顾提供者。数据显示65岁至74岁的人口中30%常年提供志愿服务,75岁以上的人群中这一比例是20%。老年人充足的时间看似足以弥补他们略显不足的精力。

不必过于担心老年痴呆症,除非已经确诊,因为年老并不是它的病因。这一绝症——抹去所有的记忆,以及患者无法学习新东西——不仅夺走痴呆患者的过去,还夺走了他们的未来。实际上,虽然他们的认知能力和复杂记忆受损,但他们身体、情感、技能和艺术方面的记忆力通常不受影响,依然保持敏锐。

鼓励自己的灵魂歌唱。我们的灵魂在任何阶段都需要哺育,而且,我们需要远在自己到达老人这个阶段之前就开始这种哺育。如果我们能够在直面自己变老的焦虑之余,还能从这些对变老的不同视角中获得一些养料,如果我们能允许自己变老同时拒绝对于变老的迷思,我们所收获的将是无价之宝:在整个生命过程中正确安置自己的能力,将自己整个一生作为整体进行审视,无论其长短。那些鼓励我们与变老斗争的人们实际上是要我们停止成长和发展。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剥夺了我们经历并成功实现作为一个人类完整生活的机会。无论是作为个人还是作为人类整体,我们被婴儿化了,我们应该坚持自己成长的权利。

把书里的内容总结摘抄了一遍。“如何面对变老”这个课题对于女性来说总是更难,就如书里提及的“苏珊·桑塔格宣称妇女的生日已经成为了她肮脏的秘密”。相信多读一些书,对这个课题又会有不一样的观点,期待日后分享,嘿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