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嗥 狼嗥 评价人数不足

我所知道的红柯

总社君
2018-04-12 17:14:10

文/豆宏庆(陕西澄城县职教中心)

朋友喜读红柯的书,不时还将感悟分享在朋友圈。她阅读红柯,其实是在亲近和思念家乡。她生于新疆,长于新疆,自然对家乡难以割舍。而红柯的大多作品,均描绘的是辽阔壮美的新疆,讲那里的风土人情,讲那里的苍茫阳刚,所以在心灵上,他们是有共鸣的。

80年代初,红柯毕业于宝鸡文理学院,留校办报一年后,便远走新疆。直到1998年才又挟西域之风,返归学院。回来后的红柯,教师弟们写作。我闻作家大名,喜欢文学的心,不免痒痒,便逃课去听。初见红柯,中等个头,健壮如牛,一双大眼,满头卷发,活脱脱一个“哈萨克”。一开口,语速极快,稍不留心,精彩之句便擦肩而过。那次讲的是“小说的写作”,他说鲁迅之文最为精妙,因为笔笔都围绕着小说的“七寸”下刀。

听完课,又去读他的《美丽的奴羊》和《奔马》,更是为之倾倒。用笔行文,完全不同于陕西其他作家,非寻根文学,语言如刀,铮铮有声,构思独特,视野开阔,文意丰盈,足见匠心。记得那是深冬寒夜,我却止不住兴奋,拿着书去找老乡李永利,他当时是红柯的学生兼粉丝,便央求带我去拜访,他欣然答应,并约好第二天晚上去。第二天,欣喜的我,一口气爬上红柯所住

...
显示全文

文/豆宏庆(陕西澄城县职教中心)

朋友喜读红柯的书,不时还将感悟分享在朋友圈。她阅读红柯,其实是在亲近和思念家乡。她生于新疆,长于新疆,自然对家乡难以割舍。而红柯的大多作品,均描绘的是辽阔壮美的新疆,讲那里的风土人情,讲那里的苍茫阳刚,所以在心灵上,他们是有共鸣的。

80年代初,红柯毕业于宝鸡文理学院,留校办报一年后,便远走新疆。直到1998年才又挟西域之风,返归学院。回来后的红柯,教师弟们写作。我闻作家大名,喜欢文学的心,不免痒痒,便逃课去听。初见红柯,中等个头,健壮如牛,一双大眼,满头卷发,活脱脱一个“哈萨克”。一开口,语速极快,稍不留心,精彩之句便擦肩而过。那次讲的是“小说的写作”,他说鲁迅之文最为精妙,因为笔笔都围绕着小说的“七寸”下刀。

听完课,又去读他的《美丽的奴羊》和《奔马》,更是为之倾倒。用笔行文,完全不同于陕西其他作家,非寻根文学,语言如刀,铮铮有声,构思独特,视野开阔,文意丰盈,足见匠心。记得那是深冬寒夜,我却止不住兴奋,拿着书去找老乡李永利,他当时是红柯的学生兼粉丝,便央求带我去拜访,他欣然答应,并约好第二天晚上去。第二天,欣喜的我,一口气爬上红柯所住的六楼,却被告知出差了,只得失望而归。后来还想去,但缘于种种事由,终究没有成行。

接下来,为了找工作,我四处奔走,便没再去听红柯的课。半年后,我便毕了业。但在闲暇时,却依然会关注着红柯,并读了他的《吹牛》、《阿斗》、《库兰》、《乌尔禾》和《西去的骑手》等大量作品,知道他得了“鲁迅文学奖”和“庄重学奖奖” ,感觉他用笔更加自如,语言更有张力。

我觉得天山的十年,成就了红柯。那里的山,那里的水,那里的牧人,让他有了视角差,激发了他火山般的灵感。有人说,红柯“是骑在马背上的诗人”,但我觉得他更像一位浪漫的骑手,用他的热血和才华宣扬着强悍和威武的英雄美学,抒发着对豪迈、粗犷、壮阔、雄浑审美的留恋和不舍。

他是陕西人,但新疆的血早已渗透在了他的骨子里,汩汩流淌,日夜不息,让他不由得炽热和动情。红柯自己也说:“在辽阔的草原和戈壁上驰骋千年的少数民族的文化,浸透着一种血性和一种原始的生命激情。我觉得,浸润在千年儒家传统之中的汉族文化,相对缺乏的就是西域少数民族文化中的这种血性力量和生命激情,因此,我在小说中着力渲染和张扬这种充满蓬勃张力的内容。”

前不久,陈忠实远走,在送行的人群中,有人举《白鹿原》首发杂志《当代》,戚然伤痛,引起了大量随行者强烈共鸣,这个人,就是著名作家、省作协副主席红柯,他用以这如孩童的方式,表达了他对文学的崇敬。

郭军平,是我居住小县的一名教师,偶见红柯,请其为己书写“序”,红柯没有拿架子,不但写了,而且写得真诚而认真,没有半点敷衍和草率。

这,就是我知道的红柯,一个从黄土地走向马背的作家。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