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中国 乡土中国 9.2分

我所怀念的那片土地

小陀螺
2018-04-12 16:11:39

“文化是依赖象征体系和个人记忆而维护着的社会共同经验。每个人的'当前’,不但包括他个人过去的投影,而且还是整个民族过去的投影。” 费孝通先生的作品,有着广深的学术背景。在剖析社会形态时,如刀锋,笔锋柔中苍劲,而后浑厚浓烈。北京大学的王思诚先生评论他为“中国社会学的天才,将我国社会学的理论推向高峰。”《乡土中国》,承袭他一贯的风格,字里行间切肤入骨却诚实亲切。读罢,“乡土”二字的数层蕴意,方翩然而出。纵观全书,他的文字所剖析的乡土中国,在社会变迁中,早已成为现在的标本,即过去的已经逝去,留下的回忆,是对过去那个年代的回望与思考。 Oswald Spengler在“西方陆沈论”里曾说西洋曾有两种文化模式:一种他称作阿波罗式的Apollonian;一种他称作浮士德式的Faustian。阿波罗式的文化认定宇宙的安排有一个完善的秩序,这个秩序超于人力的创造,人不过是去接受它,安于其位,维持它;但是人连维持它的力量都没有,天堂遗失了,黄金时代过去了。这是西方古典的精神。现代的文化却是浮士德式的。他们把冲突看成存在的基础,生命是阻碍的克服;没有了阻碍,生命也就失去了意义。他们把前途看成无尽的创造过程,不断改变。乡土社会是阿波罗式的,而现代社会是浮士德式的。 以前,城里人会用土气来藐视乡下人。现在社会,评价的人与被评价的人,已经不再局限于城里人与乡下人。“土气”这个词早已经变成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穿着与气质的否定的评价。这样的转变,是书中的乡土社会已经不复存在的直接原因。 直接靠农业来谋生的人是粘着在土地上的。农业不像游牧和工业那样飘忽不定,迁徙无碍。长在土里的庄稼是行动不得的,土地也是搬不走的。 “土字的基本意义是指泥土。乡下人离不了泥土,因为在乡下住,种地是最普通的谋生办法。靠地谋生的人才明白泥土的可贵。城里人可以用土气来藐视乡下人,但是在乡下人的一生中,‘土’是他们的命根。”极端的乡土社会是老子所理想的社会,“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不但个人不常背井离乡,而且每个人住的地方常是他的父母之邦。“生于斯,死于斯”的结果必是时代的黏着。 当以土为生的人,有被限制的活动范围,有很少的区域间的接触,他们各自保持着孤立的社会圈子,这也就形成了乡土社会最基本的特征:地方性。地方性的形成,使后来在那个土地降生的人,有了先他而在的一个生活环境,从小生活的社会是一个熟人社会,没有陌生人的社会。 这样世代的繁衍形成的一个又一个新的成员组成的新的乡土社会,新的乡土社会的人与人之间产生了无条件的信任,也就是乡土社会的信用,这份信用之所以发生于对一种规矩熟悉到不假思索时的可靠性,而不是对契约的重视,就是因为生了根在一片土地上的人,已经从容地摸熟了那片土地上其他人的生活,形成的亲密感觉。 基于此,才会有乡土中国的无为政治,长老统治,男女有别等等特征。 关于差序格局,就是每个人在不同一时间不同地点拥有的圈子与身份不是相同的。作者指出的“树倒猢狲散”“妻不以为夫,嫂不以为叔”,正是对差序格局的伸缩能力的最好诠释。很多中国人对“世态炎凉”有很深感触,正因为这富于伸缩的社会圈子会因中心势力的变化而大小。在西洋社会的大环境里,争得是权力,而在乡土中国,攀的是关系与交情。 乡土中国的道德与法律,都因之得看所施的对象和“自己”的关系而加以程度上的伸缩。作者举了不少例子,比如不少痛骂贪污的朋友,遇到他的父亲贪污时,不但不骂,而且代他讳隐。更甚的,他还可以向父亲要贪污得来的钱,同时骂别人贪污。等到自己贪污时,还可以“能干”两字来自解。 这在差序社会里可以不觉得是矛盾;因为在这种社会中,一切普遍的标准并不发生作用,一定要问清了,对象是谁,和自己是什么关系之后,才能决定拿出什么标准来。 这样的差序格局,对中国社会产生的影响是深远的,是在现代社会依旧存在并且将永久存在的,因为这种“亲以亲,疏以法”的观念,是深入到人的骨髓里的,是代代相传的。 现代社会承袭乡土社会最完整的点,也在变得越来越模糊的点,便是在于学院和地缘产生的影响,即人情往来。在乡土社会下,在亲密的血缘社会中,商业是不能存在的,交易的发生,是有无相通。“算账”“清算”等于绝交,因为如果相互不欠人情,就无需往来了。 而在现代社会下,商业依旧在血缘之外发展。地缘是从商业社会发展出来的社会关系,血缘是身份社会的基础,而地缘却是契约社会的基础。 情感支配人们的活动,是乡土社会的产物。而当代所提倡的冷静的考虑,即理性支配着人们的活动,是很难实现的。 龙应台在《文化是什么》一文中说:“日子怎么过,就是文化。”乡土社会中人,将情感放在第一位,就是他们的过活。因为,在这个偌大的世界,一群人群居在一起,总得找些精神寄托与信仰,支撑着他们从生到死,支撑着他们相信后代也可以过得安稳,而在这那乡土中,难以改变的便是同姓,同地,也就是血缘和地缘。 随着经济的迅猛发展,乡土中国的地方性已经不那么固定,随之而来的便是其他衍生特征的淡化。城镇化的发展,使泥土被水泥覆盖,守着一片土地过活一生的人,越来越少。 这应当是社会进步的表现,而对于很多接触过一段守着泥土生活的,却又因时代被迫背井离乡的人来说,确是伤感的,是不能被轻易提及的。因为当骨髓里流淌的关于“人味儿”的体验,被钢筋水泥击打成碎片,那种滋味就像是在黑暗中,摸不着方向,迷茫,飘忽,没有扎扎实实的安全感。 城市社会把家与家分割开来,商业买卖的形成,使地缘与血缘形成的联系消失。一个社区的人,有着不同的家族,来自不同的地方。实际距离的相近,催生不了乡土社会下产生的情感。 现代的城市社会,孩子出生,面对的将不是一个熟人的社会,而是陌生人的社会。“这座城市,陌生人太多了!”这样的感慨来自于小半乡大半城的人的心里。 乡土社会下,人是没有锁门的习惯的,而现在社会,不锁门,可能不会失窃,但在心里上不会有踏实与放心。 乡土社会下的人情,是不允许欺骗的。商业性在熟人之间形不成。而在现在的社会,因为没有血缘与地缘的纽带,“熟人作案,熟人欺骗”的事情不在少数。 “地方性”的消失,早已经使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被淡化,人与环境的安全感被镂空。 很多“半半”的人,怀念的不是那个乡土社会的框架,而是那个乡土社会下,产生的浓烈的感情,与踏实的安全感。 社会日新月异,在社会变革的过程中,在引进新的优秀的社会文化的同时,很多希望被保留下来的非物质的东西,被淘洗流走。这是不可逆的过程。 当最后一代人的最后一点关于和泥土的记忆,消失,乡土社会,也就消失了。然而,新的社会,会有新的记忆。这是历史的必然,但不是一些人主动的选择。 乡土,是半半人的心中踏实的物质,所以会有“叶落归根”。关于乡土社会,关于乡土中国,它不但包括一个人过去的投影,而且还是我们整个民族过去的投影。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乡土中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乡土中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