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 乌合之众 8.4分

《乌合之众》

耿铭
2018-04-12 14:11:59

该书写于十九世纪末,距今已100多年,时移世易。勒庞认为,“群体的某些特点,如冲动、急躁、缺乏理性、没有判断力和批判精神、夸大感情等等,几乎总是可以在低级进化形态的生命中看到,例如妇女、野蛮人和儿童。”这倒体现了勒庞自己本人也认可的“时代的偏见”。现今社会一部分人陷入一个怪圈,似乎以“犬儒主义”之精神方能标榜自己站在“乌合之众”的对立面,以反向之路方能凸显自己的“不同凡响”。比如2018年3月14日霍金去世,有人提出“我没看过霍金”,赢得了不少赞许之声,仿佛那些一窝蜂冒出来评价《时间简史》、《果壳中的宇宙》的人,个个都十分虚伪。然而我却也目睹许多从小喜欢看霍金的书、沉迷“虫洞”、莫比乌斯环和大宇宙的人。由此可见,多数虽未必等于真理,特意标榜自己少数的人也只不过是换了一层皮肤的“多数”罢了。只会反讽的人除了作为矫情的知识分子参与所谓弱者的抵抗之外,并没能做出实质上的改变,也仅仅算作“平庸之恶”的一种而已。另外,认为别人做作地装出自己“读过霍金”本身不也是一种偏见吗? 按书中的观点,影响群体不需要逻辑和理性,只要“以事实触发群体的想象力”就够了。但依据现今社会看来,任何一边接触到的都可能不是真正的

...
显示全文

该书写于十九世纪末,距今已100多年,时移世易。勒庞认为,“群体的某些特点,如冲动、急躁、缺乏理性、没有判断力和批判精神、夸大感情等等,几乎总是可以在低级进化形态的生命中看到,例如妇女、野蛮人和儿童。”这倒体现了勒庞自己本人也认可的“时代的偏见”。现今社会一部分人陷入一个怪圈,似乎以“犬儒主义”之精神方能标榜自己站在“乌合之众”的对立面,以反向之路方能凸显自己的“不同凡响”。比如2018年3月14日霍金去世,有人提出“我没看过霍金”,赢得了不少赞许之声,仿佛那些一窝蜂冒出来评价《时间简史》、《果壳中的宇宙》的人,个个都十分虚伪。然而我却也目睹许多从小喜欢看霍金的书、沉迷“虫洞”、莫比乌斯环和大宇宙的人。由此可见,多数虽未必等于真理,特意标榜自己少数的人也只不过是换了一层皮肤的“多数”罢了。只会反讽的人除了作为矫情的知识分子参与所谓弱者的抵抗之外,并没能做出实质上的改变,也仅仅算作“平庸之恶”的一种而已。另外,认为别人做作地装出自己“读过霍金”本身不也是一种偏见吗? 按书中的观点,影响群体不需要逻辑和理性,只要“以事实触发群体的想象力”就够了。但依据现今社会看来,任何一边接触到的都可能不是真正的“事实”,因而整个社会脱离于“后置的青春期”,走向真正的“自我判断力”,而不总是和别人“比较”来凸显自己,仍然需要时间。 任何人的全部观点之内必定是存在一部分偏见的,这是无法避免的客观存在。说到底,勒庞本人也是个“大忽悠”,一个人忽悠久了,也就信以为真了。当然,更可怕的是,有些偏见的背后还隐藏着更不可告人的动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乌合之众的更多书评

推荐乌合之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