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骑士团长

青暖
2018-04-12 11:54:43

读完这本村上春树的新书。刺杀骑士团长。我想。

首先它是一个名词。它是拜伦的唐璜。是莫扎特赋予的一幕。它也是书中雨田的一幅画。它是雨田君经历水晶之夜,刺杀失败回国的缄默,是其弟弟因参与南京大屠杀回国自杀的疼痛。它是被束之高阁的一声叹息。被包裹,被不为所知。后来陨灭于大火。

同时,它又是一个动词。由刺杀骑士团长这个行为,主人公的"我"从理念进入了隐喻的世界(第一部理念篇第二部隐喻篇)。尔后探视自我,寻找本我的过程。

译者说,井在日语的发音与佛洛依德的本我相同(i do)。整个故事契机的井(夜半的古铃声)便是本我的象征。

而这个本我,可能是种“恶”,是汉娜阿伦特的平庸之恶?也或许是免色在井下那一闪而过不救的念头?也或许是"我"对白色斯巴鲁男人的执念。

在柏拉图的三张床理论里,第一张床代表理念。是万物的原型,却不可见。第二张床是现实,是对理念的模仿。第三张床是艺术世界,又是对现实生活的模仿。六十公分高的骑士团长便是理念的存在。而画家的“我”在用艺术存在于现实里。也许恰恰是这种的交界才有了后来虚幻的故事发生。

所幸的是,这本书的最后,回归

...
显示全文

读完这本村上春树的新书。刺杀骑士团长。我想。

首先它是一个名词。它是拜伦的唐璜。是莫扎特赋予的一幕。它也是书中雨田的一幅画。它是雨田君经历水晶之夜,刺杀失败回国的缄默,是其弟弟因参与南京大屠杀回国自杀的疼痛。它是被束之高阁的一声叹息。被包裹,被不为所知。后来陨灭于大火。

同时,它又是一个动词。由刺杀骑士团长这个行为,主人公的"我"从理念进入了隐喻的世界(第一部理念篇第二部隐喻篇)。尔后探视自我,寻找本我的过程。

译者说,井在日语的发音与佛洛依德的本我相同(i do)。整个故事契机的井(夜半的古铃声)便是本我的象征。

而这个本我,可能是种“恶”,是汉娜阿伦特的平庸之恶?也或许是免色在井下那一闪而过不救的念头?也或许是"我"对白色斯巴鲁男人的执念。

在柏拉图的三张床理论里,第一张床代表理念。是万物的原型,却不可见。第二张床是现实,是对理念的模仿。第三张床是艺术世界,又是对现实生活的模仿。六十公分高的骑士团长便是理念的存在。而画家的“我”在用艺术存在于现实里。也许恰恰是这种的交界才有了后来虚幻的故事发生。

所幸的是,这本书的最后,回归的是爱与悲悯。"我"回到妻子身边,与并不知道生父为谁的女儿生活,在小田原近郊生活的八个月里,得到的是相信的力量。

“因为我由衷相信,无论进入多么狭窄黑暗的场所,无论置身于何等荒凉的旷野,都会有什么把我领去哪里"。

故事的结尾于是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刺杀骑士团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刺杀骑士团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