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豆瓣书评更新了

阿元
2018-04-12 11:12:21

一般(或者说“以前的我”)看到这本书会以为它是以列宁式政党-国家体制为标靶,扒皮这个体制如何一边改革演进一边自我耗竭。

后来读了几章后,发现这位作者的靶子并不是党-国体制,而是比较改革文献啊!说得更详细点,是自由主义的比较改革研究文献。举个栗子:

在第九章,也就是本书行文到三分之一多的时候,乔纳蒂终于把自己的IPS模型用起来了,刀刃直指比较改革文献。她吐槽道:

比较改革文献从内在动力的角度来分析改革,把这种动力作为从计划经济过渡到市场经济的发展工具。于是,绝大多数学者把共产主义政党-国家体制中的变化描述为:经济改革导向资本主义及其意识形态的转变。这里显然暗含一个改革顺序:经济自由化→政治开放和政治自由化→民主政治。根据这一观点,改革是从共产主义过渡到资本主义体制的经济政策工具。然而,这种观点漏洞百出:如果改革是经济发展的理想方式,那威慑么一些政党-国家没有推行改革?例如朝鲜、罗马尼亚、
...
显示全文

一般(或者说“以前的我”)看到这本书会以为它是以列宁式政党-国家体制为标靶,扒皮这个体制如何一边改革演进一边自我耗竭。

后来读了几章后,发现这位作者的靶子并不是党-国体制,而是比较改革文献啊!说得更详细点,是自由主义的比较改革研究文献。举个栗子:

在第九章,也就是本书行文到三分之一多的时候,乔纳蒂终于把自己的IPS模型用起来了,刀刃直指比较改革文献。她吐槽道:

比较改革文献从内在动力的角度来分析改革,把这种动力作为从计划经济过渡到市场经济的发展工具。于是,绝大多数学者把共产主义政党-国家体制中的变化描述为:经济改革导向资本主义及其意识形态的转变。这里显然暗含一个改革顺序:经济自由化→政治开放和政治自由化→民主政治。根据这一观点,改革是从共产主义过渡到资本主义体制的经济政策工具。然而,这种观点漏洞百出:如果改革是经济发展的理想方式,那威慑么一些政党-国家没有推行改革?例如朝鲜、罗马尼亚、古巴。为什么一些政党-国家发展了私有部门?例如中国。
比较改革文献把成功的改革界定为从下面开始的改革,把失败的改革界定为从上面开始的改革。这一判断不免草率。原因在于,通过上述判断可以直接推导出,决策分权化本身就是一种成功的战略。这忽视了分权化运动的失败案例。例如,苏联在戈尔巴乔夫时期的分权化成为了苏联解体的重要诱因;中国大跃进时期和1980年代初期的分权化都导致了通货膨胀和投资过热。
比较改革文献还认为,地方政府下属的小型国有企业比大型央企更有效率。这种观点也是有问题的。根据这一观点,符合逻辑的战略应该是,大型国有企业应该被分解,企业家应该被分权化,以便增加效率。然而,这种观点没有解释,为什么匈牙利1980年代把企业拆分为更小的、更灵活的企业但并没有获得而成功。 *

概括而言,这类文献就是:一团浆糊。

更进一步,乔纳蒂似乎要推翻整个围绕“改革”展开的研究,在她眼里,改革的发起者、时机、顺序、环境……这些尽管重要,但对于政党-国家体制的影响都不是关键。

关键在于:政党与国家之间的这种制度化关系,即相互关联的依附线。

说到依附线,主要有四类:

(1)政党和非政党机构中各级党组织的党员,都要遵守党纪,以实现党的期望。(2)在指挥体制/指导员系统(instructor system)中,中央或地方政党机关指挥并控制由非政党机构内党员所组成的政党组织,这些政党组织又指挥并控制各自所在机构中党员及其活动的纪律。(3)主体负责制(subject-matter responsibility)涉及特定层级政党机关通过非政党组织及其代表的活动,来跟踪政党优先权的履行情况。(4)干部体制(干部负责制)通过个人所担任职位和具体条件而落实到非政党机构中的个人。

这些线起始于政党科层,穿过非政党机构的边界,一直延伸到个体决策者。就像“立体蜘蛛网”一样架起整个“政党-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体制,也就是所谓“国家治理”的方方面面。

所以,不同政治体的未来,实际上决定于这种“依附线”。

但是这种依附线到底是怎么连的?咱不能只在第一部分画几个三角形、平行四边形,然后就对付过去了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自我耗竭式演进的更多书评

推荐自我耗竭式演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