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最叫人怀念的,往往是最浮光掠影的事

menthol cris
2018-04-12 10:44:14

六年前的冬天,第一次来到伦敦的小型live house,昏暗的灯光下几多陌生面孔摩肩接踵,带着浓重性感的英式口音,举着啤酒打发暖场时间,一切都和想象中相同,却又超乎想象。那种紧张和喜悦,如同一朝掉进自己心心念念的wonderland。随着乐队成员突然闯进舞台中央,狂躁熟悉的节拍响起,身边的人群开始跳跃,地面随之震动,头顶上有易拉罐飞来飞去。我在兴奋中被挤得哭笑不得,混乱之下被痛踩好几次,抬头看到台上几张熟悉的面孔,比唱片内页和海报上更加帅气稚嫩、光彩熠熠。一切都越来越神奇了。

那一年异国他乡迷糊错乱的时间里,接连看了十几场演唱会,一次音乐节,太多次站在hmv里不想离去,漂洋过海丢掉衣服书本也要拼命背回来一堆唱片。如今阔别多年,早已不记得课堂上、图书馆里的种种,却还清楚地记得自己第一次听现场的狼狈兴奋,为了the vaccines的演唱会挂掉了一门主课,场地里中年发福的光头大叔笑的比我们还开心,以及曲终人散在地铁里对面身型寒冷的瘾君子半闭着眼睛,她的头发是粉色的。

有人说,如果伦敦是一幅水彩,那么纽约就是一张油画。书中曾经因为摇滚乐的启发立志游学伦敦的作者,后来机缘辗转与纽约结缘。于是这座大都市浮光掠影的华彩

...
显示全文

六年前的冬天,第一次来到伦敦的小型live house,昏暗的灯光下几多陌生面孔摩肩接踵,带着浓重性感的英式口音,举着啤酒打发暖场时间,一切都和想象中相同,却又超乎想象。那种紧张和喜悦,如同一朝掉进自己心心念念的wonderland。随着乐队成员突然闯进舞台中央,狂躁熟悉的节拍响起,身边的人群开始跳跃,地面随之震动,头顶上有易拉罐飞来飞去。我在兴奋中被挤得哭笑不得,混乱之下被痛踩好几次,抬头看到台上几张熟悉的面孔,比唱片内页和海报上更加帅气稚嫩、光彩熠熠。一切都越来越神奇了。

那一年异国他乡迷糊错乱的时间里,接连看了十几场演唱会,一次音乐节,太多次站在hmv里不想离去,漂洋过海丢掉衣服书本也要拼命背回来一堆唱片。如今阔别多年,早已不记得课堂上、图书馆里的种种,却还清楚地记得自己第一次听现场的狼狈兴奋,为了the vaccines的演唱会挂掉了一门主课,场地里中年发福的光头大叔笑的比我们还开心,以及曲终人散在地铁里对面身型寒冷的瘾君子半闭着眼睛,她的头发是粉色的。

有人说,如果伦敦是一幅水彩,那么纽约就是一张油画。书中曾经因为摇滚乐的启发立志游学伦敦的作者,后来机缘辗转与纽约结缘。于是这座大都市浮光掠影的华彩,就这样被他一一探访,并付诸笔下写成一本胜地巡礼回忆录,带领读者如数家珍地解锁摇滚圣地,包括如何在街边洗衣店,与齐柏林飞艇的专辑封面不期而遇;甚或误打误撞,在盥洗室与碎瓜乐队的前吉他手忐忑相见……单看目录里那些闪闪发光的坐标地名,就足以让人心惊肉跳、热血沸腾。无数乐迷幻想已久的时刻,纷纷被呈现出来,真实如斯,令人艳羡。

诚然回忆本身并不是一件让人激动的事。对于任何一个摇滚乐爱好者来说,阅读陈德政先生这本书其实比不上开大音量听一张经典专辑,或者去小酒馆看现场,摘下面具买一夜狂欢。只是时过境迁,90年代意气风发的偶像们已是各自步入中年,曾经听歌的人也开始了柴米油盐老婆孩子的安稳生活,那些年少时为音乐熬夜、跳舞、活在当下的旧时光早已不复,所谓all tomorrow's party,渐渐浓缩成一枚勋章,穿过蒙尘中岁月只为证明我们曾经的热爱。

关于oasis的这一篇,只是书中诸多奇闻逸事中的一小节。也许很多人不愿承认这是他们最喜欢的摇滚乐队,但oasis却始终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无关立场、风格、精神价值,或者几十年前那场britpop大战里的是非输赢,单是字里行间的轻描淡写间,Liam和Noel两兄弟的形象就已经跃然眼前,仿佛经典作品的前奏又重新响起,伴随着那些阳光灿烂年少不羁的日子如疾风里的落叶一般纷至沓来。

好的音乐历久弥新,犹如一张回忆地图,带领我们回溯当时,平添一份聊胜于无的唏嘘和温暖。岁月不可复,未来不可期。就像作者惴惴谨记着那句歌词:guess your dreams always end,却还是在麦迪逊花园广场见证了梦想成真的那一刻。偶像易逝也好,年华老去也罢,只要熟悉的旋律常驻于心,世界就仍是你的奇妙花园。

转自个人微信公众号:worldsendlibrary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给所有明日的聚会的更多书评

推荐给所有明日的聚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