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理解的是寂寞

Jenny
2018-04-12 10:34:30

了解到这本书,来源于一个很喜欢的公众号,是一个很有才情的男子的公众号。他喜欢男人,所以他更懂女人。

在通勤的地铁上,看完了这部并不长的小说。看到了快四分之三,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把女主人公的名字“诗史”看成了“史诗”。强行更正过来后,反而觉得还是后者更要好听一些呢。

故事讲述了两个读大学二年级的少年,透和耕二。

透是那种不合群的人,就是无论如何都觉得同年龄的幼稚,觉得年轻的喧闹难以忍受,觉得没有人理解。于是遇到了妈妈的好朋友,与丈夫貌合神离的诗史。两人更像是互为知己,两个不被理解的人互相理解了对方。

透去读诗史喜欢的书,听她喜欢的音乐,欣赏她喜欢的一切。也是有性,但并不占主角,更多的是心灵的契合。

与此同时,好朋友耕二也爱上了有夫之妇喜美子,与此同时还与同龄人由利,一个活泼可爱的同龄小姑娘,陷入恋情。在此之前,他曾与同班同学的母亲发生纠葛。他是带着功利的目的与熟龄女子交往,觉得她们更加天真,两个人的交往也更多的是身体上的互为吸引。这倒是符合了《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里面托马斯的生活准则,灵与肉,是分离的。

不同的成长背景,不同的目的,不同的相处方式,不同的

...
显示全文

了解到这本书,来源于一个很喜欢的公众号,是一个很有才情的男子的公众号。他喜欢男人,所以他更懂女人。

在通勤的地铁上,看完了这部并不长的小说。看到了快四分之三,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把女主人公的名字“诗史”看成了“史诗”。强行更正过来后,反而觉得还是后者更要好听一些呢。

故事讲述了两个读大学二年级的少年,透和耕二。

透是那种不合群的人,就是无论如何都觉得同年龄的幼稚,觉得年轻的喧闹难以忍受,觉得没有人理解。于是遇到了妈妈的好朋友,与丈夫貌合神离的诗史。两人更像是互为知己,两个不被理解的人互相理解了对方。

透去读诗史喜欢的书,听她喜欢的音乐,欣赏她喜欢的一切。也是有性,但并不占主角,更多的是心灵的契合。

与此同时,好朋友耕二也爱上了有夫之妇喜美子,与此同时还与同龄人由利,一个活泼可爱的同龄小姑娘,陷入恋情。在此之前,他曾与同班同学的母亲发生纠葛。他是带着功利的目的与熟龄女子交往,觉得她们更加天真,两个人的交往也更多的是身体上的互为吸引。这倒是符合了《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里面托马斯的生活准则,灵与肉,是分离的。

不同的成长背景,不同的目的,不同的相处方式,不同的恋情。

故事的结尾,透与诗史,计划着一起活着。计划是这样的,透毕业后要到诗史的店里帮忙,透的妈妈表示了反对,诗史的老公则装作与己无关。

喜美子越来越难以控制自己保持一个“好的主妇”的修养,在那个哭着打耕二电话的下午,她一定是经过了挣扎,而后便是失望,分手。耕二望着台球厅里的年轻女子,心里筹谋能否把她抢过来。。。

故事就这样戛然而止。但其实,平淡中的细节,才是最致命的。

透的寂寞,是超脱同龄人的成熟,来自单亲家庭父亲的缺失和母亲的漠然;

诗史的寂寞,是与丈夫的貌合神离,两个表面极为般配的一对,实际上却只是配合演戏,与其说是在婚姻中,更像是一个人在漫漫长夜行走;

耕二的寂寞,是家庭中二儿子的寂寞,看到哥嫂的婚姻,看到好朋友的爱情,对世道过早的接触,造成了对爱情的理解偏颇;

而喜美子,大概是对自我的追求,她追求的是做一名好的主妇,又不想只做一名主妇。在身体沦陷的同时,又控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沦陷。


诗史小姐拥有一切,比如金钱,自己的店,还有丈夫。

大学里那些女孩子,为什么看上去总是那么愚钝?

那个男人了解自己不知道,可能也永远不会知道的诗史。

“我对我的人生很满意。”她似乎曾经说过这样的话,还说:“虽然不觉得非常幸福,但幸福与否本来就不那么重要。”

“我要让他觉得,没有我,他什么都干不了。这样就好。就是说,如果没有我,他会很犯难。就这么简单。我希望他是个窝囊废,越来越窝囊才好呢。”

真是一旦坠入情网,连狗也能变成诗人。

透想象不出更多的东西,叹了口气。三十岁的诗史,二十岁的诗史,十五岁的诗史……单身的她,还是少女的她……透觉得非常不公平。

“小女教育不周,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他和诗史大概只有喜欢看书这个共同点。

诗史说过《狮子》也是她喜欢的书。

对透来说,世界是以诗史为中心的。

这一切都给透一种过家家般的感觉。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并不是这栋别墅的主人。自己和诗史似乎被墙、地板和家具排斥着,被孤立在这一切之外。这真的很奇妙。对于这栋别墅来说,自己是陌生人,但诗史并不是。尽管如此,透依然觉得他们被一起放逐到了世界的尽头。

“不,与其说我想见你,不如说是我身体中另一个女人迫切地想见你。”

“谁都没有办法抛弃谁。我们都是独立的个体。两个不同的人之间,后来又来了另一个人,然后那儿就有了三个人。仅此而已。”

“别让我难受。”

因为他和诗史与那些人不一样。被世人唾弃的偷情行为与他们之间的关系完全不一样。

“我们一起生活吧。”

诗史的手捧着透的双颊,诗史的唇毫无防备。亲吻之时,她一遍又一遍地说着“我爱你”,说她已爱到疯狂,爱到难以置信。

“一起这样活下去吧。”诗史轻声说:“即使不能生活在一起,也要一起这样活下去。”

两人始终十指交握。有些孤独也有些满足,很奇妙的感觉。

那样寂寞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这种表情只会出现在诗史脸上。

耕二觉得无法失去她。自己不能失去喜美子。即使有朝一日和别的女人结婚,他也无法舍弃和喜美子的肉体关系。

为了这一个小时,此刻透正等在电话旁。时间不是问题。因为即便有三个小时、五个小时,甚至是十个小时,他依然感觉远远不够。时间到了,诗史总是要回去。

“不管和谁一起生活,我要和想一起活下去的人一起活着。我已经决定了。”

“不能一起生活,但可以一起活着。我接受这样的条件。”

喜美子好像觉得耕二有女朋友是理所当然的事,可能也知道两人之间不过是各取所需的欲望纠葛。不必在本质问题上撒谎,这让人觉得十分轻松。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有谁能不受伤吗?我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比如有人天生就有残疾,有人体弱多病,还有人遇到了薄情的父母。人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不可能不受伤。所有的人生下来的时候都是完美无缺、没有伤痕的,这很了不起吧?但是从此以后就会不断受伤,一直到死为止,伤口始终在不断增加,谁都一样。”

“你坐电车的时候两腿叉开,忙得基本上见不到面,品味像大叔一样,觉得女孩子只要可爱就行,可我还是喜欢你。你还穿那种大领子的衬衣,一副好像要去拉客的打扮。我的朋友说你很奇怪,可我还是喜欢你,因为耕二你很温柔……”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寂寞东京塔的更多书评

推荐寂寞东京塔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