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眼看人间,尽苍凉百态

CRUCIFY_MY_LOVE
2018-04-12 08:48:37

在日本文化中,妖怪文化独树一帜。

各地流传着当地特有的都市传说,以阴阳师为主角的文艺作品广为流传,水木茂、梦枕貘、京极夏彦等一批画妖怪写妖怪的画师、作家更加是从国内红到国外。

其实同在汉字文化圈的中国也有非常优秀的志怪文学作品,但受到儒家『子不语怪力乱神』的影响,妖怪文化一直是被压迫和排挤的,未能得到官方主流的认可。

而日本就不大一样了。

从地形上看,日本国土狭长,多山多海,地形复杂,特殊的地理因素造成日本自然灾害频发。在遥远的古代,人类对于大自然的力量充满着恐惧和敬畏,这种超越常识的、无法控制的力量便被包装成神怪的意志。另一方面,众多森林、山川、水域遮挡视线,到了傍晚时分视野难免昏昧朦胧,影影绰绰。谷崎润一郎曾在《阴翳礼赞》里集中表现过这种昏暗对日本人传统文化和审美的影响,可以说,在明治维新之前,日本人并未『人定胜天』地对昏暗进行改造,而是悦纳了阴翳带给他们的美,并衍生出一系列诸如『侘寂』『枯山水』等设计美学。『妖怪』的概念或许也与这种昏暗阴翳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从文化上来说,日本的儒学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被视作是佛教的附属品,对经典的解释也相对自由,没有

...
显示全文

在日本文化中,妖怪文化独树一帜。

各地流传着当地特有的都市传说,以阴阳师为主角的文艺作品广为流传,水木茂、梦枕貘、京极夏彦等一批画妖怪写妖怪的画师、作家更加是从国内红到国外。

其实同在汉字文化圈的中国也有非常优秀的志怪文学作品,但受到儒家『子不语怪力乱神』的影响,妖怪文化一直是被压迫和排挤的,未能得到官方主流的认可。

而日本就不大一样了。

从地形上看,日本国土狭长,多山多海,地形复杂,特殊的地理因素造成日本自然灾害频发。在遥远的古代,人类对于大自然的力量充满着恐惧和敬畏,这种超越常识的、无法控制的力量便被包装成神怪的意志。另一方面,众多森林、山川、水域遮挡视线,到了傍晚时分视野难免昏昧朦胧,影影绰绰。谷崎润一郎曾在《阴翳礼赞》里集中表现过这种昏暗对日本人传统文化和审美的影响,可以说,在明治维新之前,日本人并未『人定胜天』地对昏暗进行改造,而是悦纳了阴翳带给他们的美,并衍生出一系列诸如『侘寂』『枯山水』等设计美学。『妖怪』的概念或许也与这种昏暗阴翳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从文化上来说,日本的儒学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被视作是佛教的附属品,对经典的解释也相对自由,没有形成某种特定的不可置疑的理论,因此对民众思想的约束也较少。『怪力乱神』并不是不可轻易言说的事情,甚至结合了本土的神道教蓬勃发展起来。

日本人从来不避讳谈鬼神和生死,这种对待生命的态度让一个外国人着迷,后来这个外国人定居在日本,娶了日本女人为妻,入了日本国籍,改名小泉八云。

小泉八云从友人和妻子那里收集了很多日本民间的怪谈,用英语整理好,编纂成《怪谈》。这是一本相对集中表现了日本怪谈文化的作品,收录的故事大体可以分为以下几种:歌颂爱情的,宣扬佛法或轮回的,讲述因果报应的,表达浮生若梦的,描写人性丑恶面的。故事多发生在镰仓幕府时代到江户时代,主角多为武士、僧人等等,这和中国的志怪故事喜欢用书生作为主角不同,大抵也是国情所限。

《怪谈·奇谭》中有许多关于『执念』的故事,如《镜与钟》《生灵》。日本人相信如果对某事有着超乎寻常的欲望,那么人的灵魂将会依附在与之相关的人或物上,对事情的发展产生某种影响。

中国也有类似的说法,但一般是人死后才化成魂魄做成某事,相比起日本的『生灵』还是差了一截,这种『生灵』在人生前就可以脱离躯体自由行动,本人却毫不知情。最著名的例子应该是《源氏物语》中六条夫人的生灵了,在得知因自己的嫉妒心而产生的生灵害死了夕颜和葵夫人之后,六条夫人羞愧难当,与光源氏分手,最终出家为尼度过此生。

小泉八云在收集民间故事和志怪古籍的基础上承袭了传统的价值观,他描绘人性偏执贪恋嫉妒善变的一面,描写聪慧美丽的奇女子,赞扬武士英武守信的品质,同时也对一些设定做了改编。

在这些改编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世俗小说在日本的流传和演变。最典型的是《菊花之约》。这则两个男人间为了遵守约定不惜自决让灵魂赴约的故事,脱胎自上田秋成《雨月物语》,而上田秋成的灵感又是来源于明朝冯梦龙《喻世明言》中的《范巨卿鸡黍生死交》,实际上在中国,『鸡黍之交』早在《后汉书》里就有记载了。

作为市民阶级兴起后产生的话本小说,《喻世明言》里对鸡黍之交的故事已经做了大幅度的改写,增加了『灵魂赶路赴约』的情节,使得故事更加曲折离奇,迎合读者的心理。而到了《雨月物语》中,故事主角由读书人改成了武士,丈部不能如期赴约的原因已经由简单的忙于蝇利上升到了因政见不同而被困监牢,身份的改变和强制性的客观条件更凸显出一种悲剧的力量。到了小泉八云的笔下,故事更加精简,没有二人相识的前因后果,故事的结局也用简洁的叙述代替了详尽的对话。这种改变不知是流传中信息的遗失还是作者有意的改写,但截取最离奇感人的片段确实更符合『怪谈』短小精炼、曲折动人的特点。

另有一篇《宿世之恋》考证起来也是源于中国明代《剪灯新话》中的《牡丹灯记》,流传到日本后已经被改编成狂言、落语和歌舞伎等剧目,情节上相比原作已经丰富了许多。小泉八云根据落语剧目《怪谈牡丹灯笼》创作了《宿世之恋》,并且在故事主体前后加上了自己的见解。

小泉八云以西洋人的目光对故事进行考量,将男主人公新三郎与西洋古典叙事诗中的男主人公进行对比。一个是不信来生转世的基督教徒却能欣然殉情,一个是有千百轮回的佛教徒却不愿因为辗转冥途与之相会的姑娘舍弃生命,可谓是自私且懦弱。

生于武士之家,端着武士的模样,却一点武士的风骨都没有。

而日本朋友则认为故事中当属忠心机灵的丫鬟阿米最令人感动。二人的思想碰撞着实体现了东西方价值观的差异。

听过故事后,小泉八云与朋友还特地造访故事里女主人公露儿和丫鬟阿米的墓地,想要一探究竟。没想到到了目的地一看,只有两块客栈老板和尼姑的墓碑滥竽充数。小泉不禁气愤惊叫起来,却被友人嘲笑:

八云先生,你莫非把那篇怪谈故事还给当了真啦?

真个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呀。

小泉八云《怪谈》的可贵之处,正在于他用一双西洋人的眼睛,凭借着西方文化的视角,去感受东瀛的种种现象,并产生深刻的体会和共鸣。在书中,除了《宿世之恋》,还有《向日葵》《蓬莱》《食梦貘》等等篇目体现了他对东西方两种不同文化的探讨。

在这探讨之中,我们能够发现,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对于人性善恶的评判始终是一致的。

真正的美与丑能够跨越山川湖海、国家阶级、文化历史,在人们心中产生强烈的共鸣。

人间的悲欢离合、荣辱兴衰,透过妖魔鬼怪的眼中,更多了一种宿命感,那至真至善至纯之人定会得到福报,而那作恶多端傲慢无礼之人也定将受到惩罚,是以彰显出人生的真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怪谈·奇谭的更多书评

推荐怪谈·奇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