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儿 奴儿 8.0分

拿什么填满贫瘠的生命

张越兮
2018-04-12 07:15:18

一直很爱阎连科的长篇,如《日光流年》、《丁庄梦》、《炸裂志》。他的语言绚烂而瑰丽,格局广博。在那一代的作家身上有一种奇特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总喜欢把拯救与救赎,把对光明的追寻当作自己的使命,用他们的笔表达出来。读他的短篇很偶然,偶然到一直以为沉重、悲悯是他的标签的我,竟然在他的短篇上看到了熟悉又完全不一样的东西——用轻逸去描写沉重,比如这篇我很喜欢的《小安的新闻》。

阎连科是河南裔作家,曾两次获鲁迅文学奖,老舍文学奖,以及2014年卡夫卡文学奖,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提名。他被文学界普遍认为是莫言之后最有希望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自创“神实主义”。他也是国内被禁书籍最多的作家。他的作品总是在现实与理想之间逡巡,最后带给读者诗意的享受,与破灭。

《小安的新闻》故事情节很简单,讲得是主人公用尽一切办法想要实现希望,但希望始终未能实现的故事。

小安唯一的亲人爷爷去世了,留

...
显示全文

一直很爱阎连科的长篇,如《日光流年》、《丁庄梦》、《炸裂志》。他的语言绚烂而瑰丽,格局广博。在那一代的作家身上有一种奇特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总喜欢把拯救与救赎,把对光明的追寻当作自己的使命,用他们的笔表达出来。读他的短篇很偶然,偶然到一直以为沉重、悲悯是他的标签的我,竟然在他的短篇上看到了熟悉又完全不一样的东西——用轻逸去描写沉重,比如这篇我很喜欢的《小安的新闻》。

阎连科是河南裔作家,曾两次获鲁迅文学奖,老舍文学奖,以及2014年卡夫卡文学奖,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提名。他被文学界普遍认为是莫言之后最有希望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自创“神实主义”。他也是国内被禁书籍最多的作家。他的作品总是在现实与理想之间逡巡,最后带给读者诗意的享受,与破灭。

《小安的新闻》故事情节很简单,讲得是主人公用尽一切办法想要实现希望,但希望始终未能实现的故事。

小安唯一的亲人爷爷去世了,留给小安的,是条桌上亲人们的排位和孤独寂寞的生活。

于是小安买了台电视,电视每天播报的乡里的新闻引起了小安的注意:他发现那些新闻都是他身边的人和事,是他所熟知的。于是他也想要上一次电视,数次尝试失败后,他爬上了最高的树并从那里一跃而下,他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上电视的机会,但是最终依然化为泡影—因为事太大了!

读完这样一个令人有些瞠目的故事后我呆了很久,我在想阎连科究竟想要表达什么?孤独?寂寞?不甘?匮乏?对于平庸的厌恶?我想其实都有,但又统统不够完善,因为作者想要告诉读者:贫瘠!精神的贫瘠,远远比物质带来的贫瘠更可怕!

从开篇作者用了寂寞、冷清、烧饭、种地、被褥、日月这六个独立的彼此之间没有任何关联的词语来营造整篇文章基调:单调感!

寂寞、冷清是小安生活的颜色,烧饭、种地是小安的日常工作,被褥、日月是小安日复一日的生活。也可以说,烧饭、种地、被褥、日月构成了小安日复一日的寂寞冷清的生活!

一个十几岁的青春叛逆期的孩子,他渴望生活是丰富多彩的,比起物质,他更渴望的,是精神的充沛与丰盈!

但他的生活,一直都很贫瘠。

《社会性动物》曾强调:“人的影响不仅来自于遗传,更来自环境。”

环境带给人的影响是巨大的,终身的。

十五岁小安生活的地方,就是这样一个贫瘠而荒凉的所在。

在这样初步营造整体氛围后,作者转向了对爷爷去世的描写:没有扛过感冒!躺在暖和的被窝里担心着水缸会冻裂!结果水缸好好,水成了冰坨,人在暖暖的被窝里离去了。

一冷一热,一个完整一个残缺,该冻裂的依然完整,该说笑动弹的僵硬离去!作者通过这样强烈的对应感,赋予文章一种奇特的脆弱感,也正是这种脆弱感,让整个作品有了一种瓷器般的易碎感,这很好地铺垫了后面小安的死,使得整篇文章氛围意外之余又是意料之中。

爷爷死后,小安上街买了一台电视——电视机在这里是一个镜像,它代表着小安在爷爷死后想要丰腴自身的一种想法和行为!所以小安挑电视机,要了别人都不要的色彩不正的样机—

别家的电视中,绿的是绿的,可小安买的电视机,节目中的绿里含有些微的黄和蓝;别家电视中的红颜色,老老实实、软软弱弱是红色,可小安买的电视中,红色和日出一模样,又绚丽,又强硬,连电视中田地间的灰土都有金金黄黄的色泽着,和夏天丰收时的麦田样。

他要与众不同的,因为平庸已充斥了他所有的生命!这同时也为下文做了铺垫:因着不甘平庸,一因着看到他的邻居可以因为一棵开花的杏树、一窝下了十八个仔的母猪而上电视时,他的心,动了!

他终于找到一件可以填充他无聊而干瘪生命的事情—上电视!

不是他有多么强的表现欲望,而是因为对他而言,上电视”这件事情本身,是能为他黑白的生活带来彩色的一支神奇画笔!

于是,小安进行了各种尝试:母鸡生了个鹌鹑蛋似的小鸡蛋;花猫的眼睛会变色;田里五彩斑斓的野鸡!从屋里到屋外,从小到大,从静到动的一系列尝试都失败了,小安没办法,只得自己出场!

作者浓墨重彩地描写了小安的衣服:一身橘红色加金线的运动装!这是文中第一次出现了关于人物服装的描写,它暗示着:小安的生命很可能,仅仅只有这一次的辉煌与明亮!

果不其然,紧接着小安就带着这抹亮色,从五层楼高的树上张开双臂跃了下去,没有一丝犹豫,如一个真正的英雄。

生活如此贫瘠,似乎永远都找不到可以填充的使之丰沛充盈的东西,但凡有一丝能让这灰色贫瘠的生活变得明亮多彩的可能,都要毫不犹豫去做,并满心欢喜的期待!

小安期待的,最终成空。他留在地上的一片红,被迅速覆盖。没有能涂出他生命亮色的东西,生命不能,鲜血不能。

你心心念念想要的,最终还是无法实现。生命如一马平川的荒漠,光秃秃的没有一丝涟漪。你费尽心力在上面栽了一颗小树并割开血管灌溉它,你期待他枝繁叶茂绿树成荫,可最终,它与你的生命一起枯萎。

荒漠依然荒凉。

没人在意你的理想。

这就是生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奴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