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中国 生育制度》

鲤珠
2018-04-11 23:36:01

大一写的读书报告,生涩得很,还是贴上来吧,看过的书不写点东西就全忘了。

《乡土中国》

《乡土中国》通过中西对比、乡土社会和现代社会的对比阐述了乡土社会的一些特性。针对一些乡村固有的生产生活模式、出现的一些新现象(如现代社会一些要素在农村的实现)和带来的问题进行分析,指出了隐藏在习惯下的乡土社会的本质。从这些或多或少的变化中可以看出,乡土社会并非是一朝能改为现代社会的,必须要经过漫长的过程,才能一点点剔除旧有习惯的根基。

作者反复强调的观点:乡土社会是靠传统维持的“熟人社会”,追求安稳,排斥波动,因此变化很小,依靠约定俗成的生产生活经验和礼俗即可。

全书脉络结构大致分为五部分:概述乡土社会,论乡土社会之传统、熟悉的特性;介绍社会格局(差序格局);介绍基本单位家族;乡土社会的治理方式(礼治);乡土社会中的权力。

乡土社会针对基层的“乡下人”而言,乡下人的“土气”源于农业社会种地的生活来源。乡下人靠种地谋生,养成了向土里讨生活的传统并代代相守。传统的势力太过强大,为乡村安排了固定的生产模式,也就出现了“在最适宜放牧的草原上依旧锄地播种”的现象。

农业是不流动的。从空间上说,世代定居是常态,迁移是变态,少数的迁移也多是由于突然恶劣的环境和饱和的土地,主动的迁移几乎没有(我认为除去客观因素也说得通)。作者从从人和空间的关系上解释不流动,人口流动率小加上乡土社会生活的地方性,形成的农业社会中是同一群人,彼此熟悉信任,是一种长期生活中的规矩和特性。乡土社会的家是小家族,是长期的单系亲属原则的差序格局,可承担政治经济宗教功能,有严格的纪律。父子婆媳是主轴,夫妻是配角,把生育之外的许多功能拉入家族引起了夫妻感情的淡漠。性别差异起着阻碍作用,追求安稳的乡土社会排斥感情波动的恋爱,为了维持秩序,隔离男女有利于社会的安稳。单系的差序格局形成了血缘社会,血缘因人情限制着许多社会活动。

作者对文字下乡一事提出质疑,认为推行文字下乡首先要让乡土性的基层变化。作者认为说乡下人“愚”并不合适,用不认字来断定有失偏颇。乡土社会较现代社会的环境不同,直接接触的机会更多,文字的用处远不如语言来得直接有用。此外,乡土社会的定型生活使得保存经验足以满足生存所需,无需使用文字帮助记忆。

乡土社会的社会格局是差序格局。差序格局是以自己为中心的同心圆状社会关系,不同于西洋社会的团体格局,差序格局对于权利、公私的界限要模糊得多。这样的社会格局导致社会道德只在私人联系中发生意义,从自身出发克己以善待他人,如儒家的“推己及人”。弊端是团体观念不强,标准不统一,对与自己有关的事情评价判断不公。

传统社会是人治也即礼治,礼与法类似是行为规范,但以传统来维持而非权力机构。传统对于乡村极其重要,人们只需学习或尽数抄袭传统的经验而无需改动。经验的累积给乡村人制定了一个生活方案,使人们能够靠“欲望”而不用“计划需要”满足自身生存条件。传统的有效性更加深了人们对传统的敬畏和信服,由此礼治的秩序相当稳固,且也只在稳定的社会(指乡土社会)才可以存在。礼治是主动地服于成规,体现了人们对传统规则的服膺。维持礼治秩序的理想手段是教化,因此乡土社会中“无讼”现象普遍。常用手段是调解教育以儆效尤,为了更好的维持礼俗(而不是厘清权利),因此也就没有诉讼的必要了。

作者将权力分为四种:横暴权力、同意权力、教化权力、时势权力。

横暴权力是由社会冲突产生的压迫性的统治工具,由于统治者无法直接控制乡村,横暴权力因此对于乡土社会的实际影响并不大;且农业社会的剩余不足支撑横暴权力,因此无为而治常常为统治者所采用。同意权力即通常说的个人的权利与义务,乡土社会作为“熟人社会”并不讲求这种权力。教化权力和时势权力对乡土社会的影响较大,教化权力是“长老统治”,是对于文化传统的延续,在较为安稳的社会权力较大,但由于其传统形式不可变化而内容又必须因时而变,常造成“名实分离”。时势权力则是出现在社会变迁较快动荡不安时的“文化英雄”,在社会不稳定时这种权力才能发达。

《生育制度》

作者的观点:生育是为了种族的绵续;婚姻是抚育孩子的保障;婚姻关系和双系抚育是为了追求社会结构的完整;基本三角中父母与子女之间抚育和冲突并存。

大致脉络:概述生育制度存在的原因,抚育孩子的任务;由抚育孩子产生婚姻;夫妻的关系;亲子的关系;亲属的关系。

社会结构的完整是生育制度追求的目的,也是实施过程中最重要的因素,是全书的加粗关键字。

生育制度限制着人类的性生活,它包括求偶、结婚、生育。生育制度发生的基础是种族需要延续。在生殖的过程的连环后产生新个体,还要有抚育的过程。抚育包括生理性和社会性两方面。生理上是母体给子体的哺乳,行为上是传授社会性的行为方式。

种族需要绵续,因此需要人为制定出制度来保障。生殖作为一种损己利人的行为,对母体进行消耗和亏损。因为人是社会分子,依靠社会才能生存,社会要求新陈代谢的机构,因此生育是以个体的牺牲来成全种族的绵续,才能维持社会结构的完整。生育制度即是用社会的制裁力来维持这一结构。

父母是抚育孩子的中心人物,这抚育首先以生理上单系的抚育开始,转变为双系的社会教养。为了共同抚育儿女,两性之间需要有持久的感情关联。完整的抚育团体必须包括两性的合作,两性分工是形成双系抚育的重要条件。婚姻则是在保证这种条件下男女相约共同担负抚育他们所生孩子的责任。婚姻是社会力量造成的,从个人间的感情爱好扩大为各种复杂的社会联系。其用意是维持结婚的两个人营造长期的夫妇关系,为抚育子女准备必要的条件。

性和社会常处于相冲突的地位,肆意的性威胁着社会结构的完整,容易扰乱人的身份地位,与要求稳定的社会结构相违背。为了使社会关系能够持久,加强文化交流,人们人为地加以控制,使外婚成为婚姻的规定。外婚使男女相互间的调适成为一个显著问题,社会上由此产生了夫妻间的几种配合方法,如相敬如宾、变相的内婚、自主择偶。夫妻主要的责任是抚育孩子,加上经济压力偏重夫妇事务上的合作,因此免不了产生感情的淡漠,但夫妻二人仍能相处和睦,共同担负家庭事业。变相的内婚意在加强相互的认识。自主择偶产生在社会变迁之时,人的个性变异较大,要求感情上的满足而非事务上的配合。夫妇相处的理想状态是社会合理的安排和两人的恋爱相成。

婚姻的意义在于建立父母子的基本三角,孩子可以起到稳定、调适夫妇关系的作用。在基本三角中,夫妇关系淡漠,区位是隔离的状态;亲子关系早期受生理关系的限制,后期经历从生理性的断乳到心理性的断乳,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也容易出现裂痕。这仍是由于父母担任着抚育的责任而发生的,父母代表社会征服孩子不合于社会的本性,再加上父母常常将自己的理想付诸在孩子身上,推广自己的经验,过分保护甚至干涉孩子的行为,容易使孩子感受到压迫,因此父母与孩子常会产生冲突。但家庭是暂时的,孩子会迎来社会性的断乳,脱离家庭,走入社会。孩子与父母的分离是基本三角的破裂,也是构成下一个三角的开始。

从生育和婚姻中生发出了亲属,一般而言总是单系偏重。亲属是为了生活的需要建立的从家庭出发的社会关系,包括感情和行为的内容。亲属负有协助家庭抚育孩子的任务。亲属是一种社会关系,家庭和氏族是两种根据亲属而组成的团体。氏族是单系的,主要为了处理经济和政治事务。氏族在生育制度中并不是必需的组织,一旦其他功能不再利用亲属关系,氏族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乡土中国 生育制度的更多书评

推荐乡土中国 生育制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