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潮 西潮 8.7分

西潮

地爆天星
2018-04-11 23:18:05

中国文化。在一百多年以前,并不像大多数人说的那样,固步自封,油盐不进。枪炮之于决口,当然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的。但,改变中国的,却不在这些枪炮弹药上。回顾历史,改朝换代,不无来自北方鞑靼和匈奴部落的入侵。而,往往,在重文弱的华夏大地之上,只会征战沙场的首领,却只是在原来传统之上增添了砖瓦。有些旧朝遗臣,甚至还能潜藏在政府机构鲜有问津的地带。所谓山高皇帝远,他们蛰居在一方水土之中,卧薪尝胆,蓄势待发,随时准备着揭竿而起。手握兵权,位高权重的宦臣,也可能觊觎皇权,而走上弑君之路。以武力征服的土地,随着新势力的崛起,也迅速地屈服于新的武力之下。与其说,中国像一盘散沙,倒不如说中国是由许多不同的小单位组成的。农耕文明的自给自足。坊间民众接触得更多的,还是耕田用的农具,起火用的燧石,肥水不流外人田的茅坑。他们的思想,停留在这些实用主义的物件之中。幻化出来,更多的是体现一种乐天知命的态度。当通商口岸成为一纸合约之下不容关闭的通道,外国商人及买办兴起的介入,使得日常用品和许多新奇的玩意纷纷涌入中国人的生活之中。蒸汽轮船比鼓棹前进的舢板更快,电报比邮寄更快,汽车、火车比人力车和马车更快等等这些,都让务实的中国普通民众沦陷在新式玩意之中。

自此,总归有人要说,你看吧!还是西洋东西好,西洋制度先进。所以说,我们要追求潮流,跟上时代步伐。然而,最早起来倡导“民主”说要用西式科学之精神来武装自己的,却是在学校里一心只求学问,深不懂下田耕作,早起晚归作息生活的学生。当传统社会里的普通民众还在因为西潮侵入,不知如何消化,而倍感国家之忧患时,还曾一度尊崇“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法门。太平天国、义和团运动,就是一种对新环境,新事物不适应而做出抗拒的最本能反应的体现。另一方面,执政者正在慢慢地听取有识之士较为缓和不彻底的立法维新运动。五四以来的学潮运动,则因它终归更符合辩证历史的节奏,踏上了一个不可避免的矫枉过正的时代。抗拒,缓和,拥抱,无论如何,谁也不能再有理由原封不动,坐享其成。

提前跨入新世界的人正用理智去衡量一切旧有的制度,来自旧世界的人,也正从经学的角度去研判西方的武器、舶来品、科学乃至哲学思想。一隅是透过许多代人反复咀嚼的艺术,一隅又是使一切都简单化、方便化了的科学。走不走民主,怎么走,到底成为了一个难题。《塘沽协定》以前,国内外交战频仍。去中心化的政府,更是在军阀割据的时代中,一度有逆行倒施的踪迹出现。东洋维新运动的结果,虽然曾为国人所效仿,推崇,终归还得用谄媚、离间、挑拨等蚕食的消化手段来达成目的。五年停战的时间,现代化建设成果显著。位于南京朝天宫的底下,仍给国宝文物留下一个便于储存和转运的空间。杭州西湖的保俶塔,自周代以来,经多次翻修,也以最大化的尖塔貌与雷峰塔隔江辉映。这些古老文明的遗产,哪怕在潮流中,也能大放光彩,其独特的魅力,甚至引来外来金石家(斯坦因等)的觊觎。

没错,古老的生命总要面对死亡。新的生命,在我们这,也得经过一个时间的洗礼。正如豆腐的淡味和热炒类菜肴苦辣酸甜的滋味。任何人都会有莼鲈之思。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西潮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潮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