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桃花源》与《几度夕阳红》

时钧珮
2018-04-11 22:51:45

1986年1月7日由琼瑶小说《几度夕阳红》改编的同年电视剧出现在台湾大众眼前,同年3月3日赖声川则创作出了《暗恋桃花源》。这两部在当年的确都引起了轰动。今天我要谈的恰恰是这两部看似无关的作品。 《几度夕阳红》中的女主名为李梦竹,男主则为何慕天。《暗恋桃花源》中《暗恋》单元男主则是江滨柳,女主则是云之凡。琼瑶是个故乡情很深的人,梦竹即取梦中的湘妃竹之意,而何慕天既可以解释为不必羡慕老天,取天若有情天亦老之意。或,慕天通“暮天”(其女名为晓彤,即朝阳之意,事物的更迭,两者的爱情满足几度夕阳红主旨)。而《暗恋》中云之凡取下凡的云之意。江滨柳则与桓温“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有关。两组取名都与天或植物有关,不可不谓巧合。 在《暗恋》中写云之凡是这样的:云之凡穿着白色的旗袍,留着两条辫子。(壹)云之凡是一朵白色的山茶花……就算是在最不留情的情况下她也是一朵在夜空中开放的……最美丽,最动人的白色的山茶花!(柒) 在《几度夕阳红》中则是这样写李梦竹的:看到一个少女的背影,两条乌黑的长发辫,扎着黑绸结,亭匀的身子,穿着件白底碎花的鲶纱旗袍。“中大的学生背地里都叫她作沙坪坝之花

...
显示全文

1986年1月7日由琼瑶小说《几度夕阳红》改编的同年电视剧出现在台湾大众眼前,同年3月3日赖声川则创作出了《暗恋桃花源》。这两部在当年的确都引起了轰动。今天我要谈的恰恰是这两部看似无关的作品。 《几度夕阳红》中的女主名为李梦竹,男主则为何慕天。《暗恋桃花源》中《暗恋》单元男主则是江滨柳,女主则是云之凡。琼瑶是个故乡情很深的人,梦竹即取梦中的湘妃竹之意,而何慕天既可以解释为不必羡慕老天,取天若有情天亦老之意。或,慕天通“暮天”(其女名为晓彤,即朝阳之意,事物的更迭,两者的爱情满足几度夕阳红主旨)。而《暗恋》中云之凡取下凡的云之意。江滨柳则与桓温“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有关。两组取名都与天或植物有关,不可不谓巧合。 在《暗恋》中写云之凡是这样的:云之凡穿着白色的旗袍,留着两条辫子。(壹)云之凡是一朵白色的山茶花……就算是在最不留情的情况下她也是一朵在夜空中开放的……最美丽,最动人的白色的山茶花!(柒) 在《几度夕阳红》中则是这样写李梦竹的:看到一个少女的背影,两条乌黑的长发辫,扎着黑绸结,亭匀的身子,穿着件白底碎花的鲶纱旗袍。“中大的学生背地里都叫她作沙坪坝之花,小粉蝶儿。”(11章)梦竹也来了,她穿件白底子粉红碎花的旗袍,依然垂着两条大发辫。脸上没有任何脂粉,水红色的嘴唇和面颊仍旧显得红滟滟的。(13章) 这二人的形象出奇的相似还体现在云之凡因时局而与江滨柳分离后的行为。“我写了好多信到上海去……好多信……后来我大哥说,不能再等了。再等……就要老了。”可见云之凡在爱情中的执着。 而《几度夕阳红》中,李梦竹为了爱情则是勇敢地反抗媒妁之言,甚至毅然离家出走。 有一点也要提出,云之凡是昆明人,而何慕天也是昆明人。这两对的悲剧都是在前往昆明后发生的,而后相见地点也都是在台北。 江滨柳是东北流亡学生,云之凡对他说:“你怎么了,又想家了?总有一天你可以回到东北去的!东北又不会永远是这样子的!” 《几度夕阳红》13章则写到: 桌子的另一边,有五六个学生开始谈起时局来,许鹤龄也加入了关于时局的讨论。这一谈就勾起了许多人的愁怀和愤怒,骂日本鬼子的,摩拳擦掌的,越谈越激烈。一个半醉的同学开始唱起流亡三部曲来:“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儿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这一唱,大家都感染了那份兴奋和伤感。因为大部份的学生,都是流亡学生,人人都有一番国仇家恨,也都饱尝离家背井和颠沛流浪的滋味。于是,一部份人加入了合唱,还有些埋头喝酒。桌上的气氛由欢乐一转而为沉重感伤。一个戴眼镜的学生,也就是外号叫特宝的,握着酒杯,摇头晃脑了半天,嘴里念念有辞:“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然后,突然间冒出了两句诗来:“遍地烽烟家万里,锦江数见菊花开……” 而江滨柳和何慕天骨子里都有种坚韧与反传统,执着,恋旧。他们都是道德约束不住的。何慕天虽有妻子却对李倾心相见,而江滨柳则是多年后结婚还是对云之凡念念不忘。这两对的分开或因时局,或因人事,充满着生命的无奈与悲哀。 江滨柳因为朋友而得知云之凡其实身处台北,而李梦竹也是借助朋友王孝城而得知何慕天身处台北。 《暗恋》的矛盾围绕云之凡 江滨柳 江太太。《几度夕阳红》则是李梦竹 何慕天 杨明远。 最后《几度夕阳红》写到:打开纸条,上面是他自己的字迹,龙飞凤舞的写着几行字:“我的心早已失落,暮色里不知飘向何方?在座诸君有谁能寻觅,觅着了(别碰碎它)请妥为收藏!”翻过纸的背面,他看到有梦竹的几行字:“我珍藏着,我保有着,从以前,到现在,到永恒!”他关上了匣子,把那个梦再锁了进去,望着远方的云和天,他的眼睛明亮,心里在唱着歌。 而《暗恋》中则是:江滨柳「想不到啊,想不到啊,好大一个上海,我们可以在一起,一个小小的台北,把我们给难倒了。」云之凡「我该回去了,我儿子还在外面等我呢。」江滨柳「之凡,这些年,你有没有想过我。」云之凡「我 ... ...我写了好多信 到上海,好多信,后来,我大哥说,不能再等了,再等,就要老吶,我先生 人很好,他真的很好,我真的要走了。 」 小星说造化弄人之处在于相逢时的物是人非,是啊,爱而不得,你奈人生何?

何慕天的围巾似与江滨柳契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暗恋桃花源 红色的天空的更多书评

推荐暗恋桃花源 红色的天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