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ÉCIS DE DÉCOMPOSITION PRÉCIS DE DÉCOMPOSITION 评价人数不足

非直接的动物

王鈊哲
2018-04-11 22:26:11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王鈊哲(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uri=/note/665038860/ 非直接的动物 是一真正的溃败,以一激进的执念,持续思考人是否存在,是否是人,是否不可能是他者。但,人是什么,千种之定义,皆来发明之,然服人者无一:越是独断的说明,越显得可信。最轻盈的荒谬和最沉重的平庸同样适之。其属性之无限合作成我们想象之极限的最不明之存在。兽类直至其目标,人类在迂回中失道;此乃出类的不直接的动物。其无法验明的反应——源自产生意识的松弛——使之变成一渴望疾患的病人。其内无一是健康的,即便他曾是健康的。他是失其羽翼的天使,或是退其毫毛的猿猴,他能出于造物的匿名,乃其健康之黯然的恩宠。其恶劣的血液合谋了不定者的入侵,许可了疑问的草创;其患病的生机,安排了问号的袭击和惊愕的叹息。一点点毁灭其昏沉,使之不眠于存在的午休间,如此病毒,如何定义?何等的魔虫占据其安息,何等的知识的原始的因素,使他不得不推迟行动,中止嫉妒?是谁将原初的萎靡引入他的

...
显示全文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王鈊哲(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uri=/note/665038860/ 非直接的动物 是一真正的溃败,以一激进的执念,持续思考人是否存在,是否是人,是否不可能是他者。但,人是什么,千种之定义,皆来发明之,然服人者无一:越是独断的说明,越显得可信。最轻盈的荒谬和最沉重的平庸同样适之。其属性之无限合作成我们想象之极限的最不明之存在。兽类直至其目标,人类在迂回中失道;此乃出类的不直接的动物。其无法验明的反应——源自产生意识的松弛——使之变成一渴望疾患的病人。其内无一是健康的,即便他曾是健康的。他是失其羽翼的天使,或是退其毫毛的猿猴,他能出于造物的匿名,乃其健康之黯然的恩宠。其恶劣的血液合谋了不定者的入侵,许可了疑问的草创;其患病的生机,安排了问号的袭击和惊愕的叹息。一点点毁灭其昏沉,使之不眠于存在的午休间,如此病毒,如何定义?何等的魔虫占据其安息,何等的知识的原始的因素,使他不得不推迟行动,中止嫉妒?是谁将原初的萎靡引入他的残酷?出于其它物种的丰饶,他创造了一更为微妙的混淆,以细微之心利用一脱离自身之生命的苦痛。为了治愈自己而所为的一切形成了一更为离奇的疾病:其文明只是求一不治状态之解药的努力——及于此之希望。其精神绝望于健康的降临:人类,皆废物——或者说,人类,皆虚无。当,思考万物之后,他思考他自己——因为思考之完成只能以世界之迂回,因为这是他自问的最后一个问题——他保持惊奇和惑疑。但,他继续偏爱于健康中永久搁浅的天性,爱其固有之失败。 自亚当以来,人之全部的努力皆在于修改人类。改革的目标,教育的目的,其实践以不可复原的数据,变思想之性质,曲思考之运动。知识之敌之最猛烈者乃教化的本性,一乐观者,一有毒者,哲人亦无走脱之策: 其哲学体系何能无损?除不可救药者,一切皆假冒者;是假的,此欲反对伪造的文明,是假的,以武装她自己的真理。 除了古代的怀疑论者和法国的善恶学家,此将是困难的,欲嘉奖一独一的天才,但求其理论,不得以秘密之手段,或以公开之方式,行铸人之目的。但其生存维持不变,虽然他已奉行一个个被献于其好奇之心的高贵箴言,一个个被献于其活力热情的崇高戒律,一个个被献于其迷途错乱的典雅规则。所有生灵皆有其位置于自然之中,而他继续是一形上流浪的造物,迷失于生活里,奇行于创世中。一有效之目的,于人类之历史,虽无人发现之;但人人推荐之;种种目的,繁殖大量,分歧十分,离奇非常,故而目的论是废弃的概念,消亡于天才的讽刺文章里。 每个人皆以自己承受乃人类现象的灾难的此种个性。且时间的唯一意义乃增加此个性,无限增大一纵向之痛苦,其以一无有之物质为基,仗一名之傲慢,用一无求之孤寂。 )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PRÉCIS DE DÉCOMPOSITION的更多书评

推荐PRÉCIS DE DÉCOMPOSITION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